Mar 23, 2005

3/17-東京

昨天經歷了暖烘烘的一天,原本以為從此春暖花開氣溫回升,想不到一覺醒來天氣驟變,不但天空飄起小雨,氣溫也直直滑落,顯然又回復成不穿外套會直凍腦門的寒天氣候。今天中午要和煙斗的媽媽和阿姨午餐,在這之前我們先花了一點時間整理入學申請資料;比較麻煩的是學位證明書這份文件,說明書上寫著需要刊載"預計"畢業時間,不過研究所的在學證明不提供這條資訊(因為畢不畢業全憑個人造化,教務處哪能為你作保啊?),所以煙斗後來還打了電話向申請的學校方面洽詢,另外推荐函和學習計畫等等我還得趕快補上才能搞定。申請學校真是條漫漫長路,不過最催折的,想必還是等待放榜時的忐忑不安吧。

約莫中午從飯田橋出發,花了一點時間才到達稍遠的荻窪,然後隨著越來越靠近煙斗阿姨的公司,我開始陷入焦慮的緊張狀態。一來是因為和長輩見面本來就很容易不安,二來是敬語一點進步也沒有,雖然本來立志要好好學習正確的敬語用法並且優雅的使用,但人生就是那麼不湊巧,二月接連因為出國和重感冒缺了好幾次課,在這之間上階段的日文課悄悄畫上句點,最後我還是錯過了敬語的時間。我在煙斗阿姨公司樓下開始坐立不安的同時,煙斗突然說了句「啊,我也有點緊張欸」,結果我們兩個人就一起在沙發上用僵硬的姿態緊張了起來。

會合後,煙斗的媽媽和阿姨帶我們到附近的天婦羅店午餐。煙斗阿姨感覺是個很活潑的人,她先說了些之前到台灣旅行的趣事,然後聽過我們前天和煙斗弟弟碰面之後,又開始和煙斗媽媽一搭一唱的笑說"這兩兄弟長得一點都不像"。後來煙斗阿姨還指著自己的臉和煙斗問我,"我們兩個是不是長得比較像"。答案是"是",煙斗和煙斗阿姨的眼睛真的很像,都是雙眼皮很深大大圓圓的形狀,臉型也蠻相仿。煙斗媽媽後來還講了煙斗小時候的趣事,實在很好笑,不過因為涉及煙斗的隱私,此處忍痛消音。:P

用完餐後,我們一起到煙斗阿姨的公司一起午茶,因為門口的擺設非常有趣,我跟煙斗就一人一台相機照個沒完。為了配合公司名稱,煙斗阿姨和同事們外出旅行時,只要看到可愛的蘋果(林檎)裝飾品就會買來放著,結果整個小櫥櫃裡現在堆滿了形形色色的蘋果。我覺得其中最特別的當屬右圖那棵蘋果樹,大約是巴掌大的尺寸,樹上吊滿了細緻的水晶玻璃蘋果,第一次看到這麼別緻的裝飾品。

20050317 00820050317 009 煙斗阿姨公司的蘋果們,尤以這棵手掌大的蘋果樹最為特別

與煙斗媽媽和阿姨道別後,因為時間還早,我們搭車前往距離不遠的吉卜力美術館。吉卜力美術館雖然位在三鷹,不過煙斗帶我提前一站下車,步行穿過幅員廣大的井之頭公園,運動兼消化。進入公園前首先看到的是龍貓標牌,上頭大大寫著還有一公里餘的字樣,不過真正引人注目的不卻是上頭那隻微笑奸邪的龍貓(TOTORO)。 我推推煙斗,"為什麼這隻龍貓的笑容那麼像壞蛋",煙斗仔細看了一下冷靜的說,"因為有形形色色的龍貓啊,這是另一種啦..."。

20050317 010 奸邪微笑的龍貓(Totoro)

煙斗說,井之頭公園內種植大量的梅花和櫻花,所以春天來時花團錦簇景致動人。只可惜,我們是在微寒的雨天進到這裡,整個園內灰蒼蒼的,加以水氣染濛景色,四周看起來就像曖昧模糊的山水畫,行人不多,更使得遼闊的公園有種非常寂寥的氣氛縈繞著。雖然如此,井之頭公園內倒也處處藏著有趣的景象。比方說我們進園沒多久,就看見一堆發了福的水鳥動也不動隨波漂流,而且因為太胖又全身蜷曲的關係,看起來實在很像日本過年時吃的鏡餅。 煙斗還發現噴水池附近聚集了一堆水鳥環狀排列,好像在作SPA水柱按摩似地佇在那裡,場面亂好笑一把。而在水鳥浴池不遠,另有一個復古的汲水器,就是龍貓卡通裡有出現的那種,上頭貼了大大的"禁止使用",大概是要維護古蹟吧。

20050317 013 鏡餅水鳥 20050317 021 水鳥出浴
20050317 018 途中發現復古汲水器,不過是"禁止使用"的古蹟

再往前走一些,雪白、嫩粉的梅花盛盛佔滿枝頭,讓整個冷清寂寞的井之頭公園多添了一些色彩。再走遠,還很幸運地遇上盛開的櫻花,大概是品種比較特別的櫻木,才會在這麼冷的天氣裡先綻,只可惜數量不多,不然一定是很美很美的。

20050317 02720050317 029 左為梅,右為櫻

好不容易走完一公里的長路,終於看到形狀非常奇異的吉卜力美術館,不幸的是這間美術館必須預先訂票,雖然附近有Lowson可以電子購票,但是當天園內遊客甚多,我注意到煙斗一看見眺望台上滿是排隊等候的人群時,臉上露出十分驚駭的表情,就跟昨天在迪士尼樂園的那聲長嘆一樣帶著創傷症候群的症狀,再加上走了那麼遠實在沒力氣好好參觀,我們就決定等下次天氣好些再購票入場。最後只有在園外的龍貓售票口拍了這張有點反光的照片,然後就搭上畫滿黑黑精靈的小車,在車中不知名嬰兒一路狂嘯的哭鬧聲中往三鷹站去了。

20050317 03420050317 039 龍貓售票亭與黑黑精靈公車

後來在新宿晃晃之後,我們還先回飯店休息,直到晚上七點才出門和煙斗的登山四人組好友碰面。我發現煙斗的朋友群有個很好玩的特色,就是裡頭的角色分別非常明顯,會有很體貼很會照顧人的爸爸/哥哥型人物(黑川大哥, 川本san),很溫柔而且細心的人(愛子,佐藤san),還有肢體動作與表情豐富而且講話又很爆笑的人(周子,待山san),呵呵呵。

另外一個很有趣的是,煙斗和其他三個男生的談話真的就是很男生的說話方式,也就是我學日文以來最少接觸的的對談。日文裡頭有敬語、一般的用語和簡化過的用語,然後有些字彙女孩子是不太用的(命令形之類的),恰好我學日文以來遇見的全部都是女老師,所以這種年輕男生之間的對話幾乎沒有聽過,因此對我來說也算是非常新鮮的體驗。總之我就是很努力的豎起耳朵,並且全心全意在聽大家說了什麼,不過真的很難欸,大概要比一般對話花更久的時間才能想通,不知道有什麼精進的辦法。

然後煙斗的朋友很有趣,跟我印象差別最大的應該是待山san,本來看照片的時候覺得他的笑容很有小孩的天真氣,所以以為他是有點害羞的男生。結果完全錯誤,他說話時表情和動作之豐富已經到達出神入化的境界,再加上寶到不行,完全就是搞笑藝人的天性。川本san則跟煙斗的形容一樣,是很值得信任的大哥型人物,而且他跟黑川大哥一樣是很細心的人,隨時都會注意到誰的杯子空了之類的,看到我一臉困惑還會叫煙斗翻譯一下剛才的談話內容,要離開前我外套領子沒弄好,他還很細心的幫我翻開,我當下頓時覺得如果有這種哥哥應該會非常幸福才是。佐藤san則是有靦腆微笑的大男生,而且也是蠻細心的人,注意到我在聽話時,還會特別把說話的速度放慢讓我明白,人真好。T_Tb

20050317 042
登山四人組與他們熱愛的中國餐館,麻婆豆腐甚辣但真的很好吃

*旅行照片已經上傳,想看圖的請點選相簿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