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1, 2005

3/16 東京

這次住的Agnes Hotel & Apartment據說是設計給長期居留的旅客泊宿,所以不但房間內備用簡單的烹調用具,飯店早餐也和一般旅店不同,多了現榨橙汁和可以自選烹調方式的蛋料理,菜色比較偏向西式風格,沒有白飯或漬菜等日式餐點,倒多了焗飯、義大利麵等選擇。真要說的話,就是有點家的味道吧(不過不是我家,是電影托斯卡尼裡那種家...)。 再加上長期泊宿的旅客居多,三不五時可以聽見正要離席的外國人笑著告訴侍應,「See you tomorrow.」這類溫暖的問候辭話。

Tokyo Rikka Daigaku 近代科學博物館 fujiya飯田橋限定PEKO車輪餅

飽餐之後的計畫是迪士尼樂園(Disney Land)。我們出發時已經將近正午,途中先繞至不二家預定今晚的生日蛋糕,雖然肚子明明就很飽,卻因為無法抵抗"當店限定"的誘惑,各買了起司和奶油的PEKO車輪餅。至於味道,恩,就是車輪餅那樣。邊走邊吃邊進地鐵站時,有個表情嚴肅的站員從前方走來,我當時非常驚慌,匆匆把剩下的車輪餅塞入嘴裡企圖湮滅證據,而且十分困惑煙斗怎麼可以如此氣定神閑地優哉,後來猛然反應過來,這裡是東京不是台北MRT,我到底在緊張個什麼勁(如果我回台北也來一次空間錯亂,下個要吃的就是數千元的罰單...)

從飯田橋可搭有樂町線到新木場,再從該站轉JR,大約兩站就到了舞濱,比從東京車站七拐八彎的轉車方便多了。途中還會經過葛西臨海公園、水族館、植物園等等,另有一座不尋常地立於原野中央的摩天輪(一般都是臨海而築...)。去程時,我非常好奇是不是真的會有人跑來這裡搭摩天輪俯瞰原野和遙遠的迪士尼,回程時特別仔細看了一下,車廂空空如也,只有燈光不斷地旋轉著,那感覺真是寂寞非常(還是說,這跟路邊善心人士奉茶一樣,是良心摩天輪啊?)。

Disney Land 東京迪士尼精神地標:仙履奇緣城堡

關於迪士尼的行程,大家請參考網站或國興衛視,我不想花篇幅和時間幫他們做免費公關。上個月國興衛視才播過”Princess Day Event”的宣傳消息,辣妹主持人最後還用中文說了幾句,顯然很有吸引台灣旅客的機心,請自行連結尋覓。我要在這裡寫的,是東京迪士尼內幾個有趣的特色:

第一,人肉迷宮。

相信大家多少有耳聞,東京迪士尼是世上罕見年年盈餘的迪士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還號稱所有迪士尼樂園裡的盈餘最巨,巨到甚至足以填補法國迪士尼捅出的婁子(不過會想到去城堡密集的國家蓋座假城和雲霄飛車,也算貫徹了迪士尼有夢最美的精神勇氣,只是有沒有賺錢的希望相隨就再議)。東京迪士尼之所以締造出這番不可思議的成績,亞洲遊客的共襄盛舉不容小覷,但歸根究底,還是得歸功於日本人對迪士尼的熱愛與執迷。

一直忘了問煙斗,日本人一生中平均會去幾次迪士尼?小妹我粗估起碼四五次有餘。小學時怎麼樣都會吵著爸媽去一次,中學時開始學著和朋友結伴同行,高中時因為同學洗牌了必須重新結夥凝聚感情,上大學雖然開始抗拒孩童玩意,但是約會時怎麼能不去,而如果交了不只一個女朋友,那去的次數也得成正比。最後角色晉級,當了爸媽之後變成被小孩吵著去。這樣循序累計,四五次算是跑不掉的底限,而從園內充斥著準備周到且熟門熟路的小辣妹們看來,入園次數曲線大概還會隨著性別、年齡、居住區域有所增減。有這麼充沛的後援力量,難怪迪士尼會一年四季人牆萬里長。

之前去過兩次東京迪士尼,每次都會被重新囑咐一遍這裡人山人海,想多玩幾項就得抓緊逆時鐘前進的訣竅。沒錯,東京迪士尼真的人潮洶湧,以前我也不是沒有經歷過一項設施要等一百二十分鐘的折磨,但是若和這次相比,過去的經驗實在都不能算什麼。我想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看過那麼爆滿的迪士尼(或任何遊樂園),那感覺就像整個東京人口都移民到這裡似的,滿到你步伐跨大些就會誤踩別人的小孩或嬰兒車,滿到買個爆米花都得繞著餐車排上十到十五分,滿到園內所有餐廳都要排隊入場,餐點得從午餐等成下午茶,而所有設施的等待時間一律是從三十分鐘開始上揚(當日最高紀綠是巨雷山的一百四十分鐘,我們離開時還持續增加…)。

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滿,滿到連前進後退都很困難,更恐怖的是途中發現小飛象的雕塑想衝上前去照相,一轉頭卻赫然發現旁邊已經自成十人小隊且繼續增加。而雖然東京迪士尼非常貼心地開發FASTPASS試圖紓解人潮,但是當我和煙斗在下午一點五十分時已經領到晚上六點四十的FASTPASS,除了斜線滿臉我實在想不到更貼切的形容詞。這時終於恍然大悟,煙斗入園前一聲長嘆並不是衝刺前的深呼吸,他大概是因為停車場密密麻麻的車輛隊伍,而想起了迪士尼遇上三月春假時激盪出的化學反應……。

華德迪士尼要是地下有知,看到海洋彼端有這麼滿坑滿谷、蓋天覆地的支持者,鐵定是要落下老人淚的。

順帶一提,當天最擠的商店莫過於世界市集的糖果店,我在裡頭不用踏步都可以被人潮推著走。整家店有十數名工作人員不斷在補貨,可是不論怎麼補,櫥櫃上還是一盒餅乾糖果都沒有,最誇張的是我還目睹補貨車一推出就有無數手臂伸來奪搶的景象,商品連上架的機會都沒有。後來好不容易擠到櫥櫃邊,原本想拿的餅乾糖果還是一個不剩,最後只好有什麼拿什麼,戰況之激烈只能用殺紅眼來形容。不過為了日文班和408眾友,我還是賣命搶到了兩盒......

第二,變裝秀。

人多是東京迪士尼的第一個特色,第二個特色也是我最敬佩日本遊客的一點,那就是大家非常非常入戲,可以自動自發由內而外全面「迪士尼」化。這麼說吧,加州迪士尼販賣的商品大多是用來吃的、玩的,東京迪士尼一項不少,但是還多了許多可以用來穿、戴、扮裝的道具,舉凡髮箍、圍巾、造型帽、T恤、公主裝,你想得到的COSPLAY道具,這裡可以一次買齊。如果只是買回家紀念並沒有什麼了不起,此處最大的特色就是泰半遊客都很熱衷於變裝遊戲。

上次在迪士尼海洋世界時,因為天寒地凍風又大,最受歡迎的大概就是我放過照片的米老鼠玉手耳罩(那個耳罩造型其實還借用了日語耳罩的雙關意義),以及另外一種有點像以前日本軍人的帽子,可以把頭耳完全罩住的動物造型帽(我戲稱為迪士尼安全帽)。這次在迪士尼因為遇上Princess Day祭典,於是場內從八歲到五十八歲的女性,要不是用了迪士尼出品的王冠髪飾,就是帶了有王冠與動物耳朵的髮箍巡場。比較有心的媽媽還會幫小孩穿上整套的公主裝,於是園內處處是迷你白雪、辛蒂雷拉和睡美人,撒潑吵嚷著要吃旁邊的爆米花。

東京迪士尼常會讓我有種誤闖化妝舞會的錯覺,因為放眼處處都是長著老鼠、貓或兔子耳朵的人扮公主,到最後根本分不清楚哪些是園內派出來的合照人物;有時抓著煙斗匆匆向前去,才發現追的只是帶了動物安全帽的尋常遊客而已。 徘徊在這種虛虛實實的交錯裡,更覺得將迪士尼描述為虛擬世界的文化理論家們應當來東京迪士尼走走,親身體驗這場巨大的萬人變裝秀。在這裡,入園者不只是踏入了一處虛擬世界,他們還將自己完全虛擬化、夢境化、幻覺化;在這裡,幻覺是真真切切的實際,而面具和欲望到底是日常的那張臉或是動物安全帽,此間的纏繞與迷離,我懷疑學者們的理論是不是可以使得出勁力。

20050316 145 金光鵝來的時候一定會買這個!

迪士尼除了園區內遊客萬萬千,另一個特色就是工作人員數量也多得嚇人,而且制服依據效力的設施與餐廳有別,在色彩、配件、款式上花樣百出。如果哪天把園內所有制服一一攤開,拼組起來約莫也是一副色彩斑斕的好風景。我個人最推的是幽靈公寓的管家制服,帽子上別個小蝙蝠的造型真是非常可愛,只可惜當時還沒想到應該拍拍制服圖片作個紀念,下次要來發起"迪士尼制服圖片蒐集活動"。

Image1
這次拍到的十一種制服。

煙斗和我在迪士尼晃到晚上七點多,玩完最後一個水花山之後,正好趕上灰姑娘加冠式的煙火,稍微拍了夜景就離園坐車去了。因為午餐吃得很晚,加上等會兒還有個卡洛里滿點的巧克力蛋糕,所以煙斗提議吃神樂坂五十番的中華肉包填填肚子。

煙斗去年寄過這家店的網址給我,當時因為網站圖樣太可愛,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家走時髦路線粉嫩色系的包子店,可能像是肉包版本的MOS Burger或Mr.Donuts之類的。這次一看才曉得我天真了,神樂坂五十番是不折不扣的正統中華料理餐廳,跟我想像中肉包滿天飛還推出紀念商品的Mr.Manjyuu或MOS Manjyuu形象相去甚遠。

此外,網站上雖然附了非常可愛的包子尺寸介紹,但是一來我跟數字不熟概念模糊,二來畢竟是吃台灣包子長大的,從沒想過包子渡海而行之後,可能會因混血和喝過洋墨水的關係發育比較良好。事實證明果然有差,這個隻手無法掌握又媲美排球尺寸的傢伙,就是神樂坂五十番無敵大肉包(用更精確的尺寸來說,它是我終生望塵莫及的D-Cup......=_=)。

20050316 16320050316 162 輸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