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9, 2005

3/15 台北-東京



美好的旅行需要一雙好鞋和一只好皮箱。

好鞋能伴你上山下海、穿越晴雨,為旅程裡的邂逅、聚處或分離添色,甚至能「帶你走向更遠、更幸福的地方」*。而在經歷多次美麗精巧但咬牙切齒又磨皮滲血的行路艱難之後,我如今已經非常明白鞋靴的選擇將如何對旅行發生影響。

除此之外,旅行也不能缺少一只好皮箱。關於皮箱功能最極致的發揮我不多著墨,有興趣者請參考老電影「跳火山的人」(Joe Versus Volcano),看完之後你一定會非常瞭解,何以LV皮箱明明貴得足以媲美一台還不錯的車價,每年還是能吸引無數珍視性命的凱子和凱子娘收藏(它搞不好就是你落海時的救生艇啊)。

尋常人等的旅行當然不可能奢望有那樣豪華堅固的皮箱(除非你願意僱請十二個門僮沿路抬箱),但我們至少需要一個盡忠職守的皮箱,以便面對暴力摧殘和人為擦撞時可以堅強。好的皮箱要硬韌如鋼但輕巧得像棉絮一樣,使得翻山越領時可以無所顧忌的橫衝直撞,還有它看來不能笨重但容量得無限上綱,或至少在購物症候群病發時可以膨脹。

靴鞋領你迎向前景,皮箱收納回憶並允諾無顧忌的飛行。因此,美好的旅行需要一雙好鞋,還有一只好的皮箱。

我的皮箱是黑底,拉鍊與扣環之處染了金漆,大大的字樣寫著應該是仿冒的品牌之名。我不記得原購價但總之非常便宜,而且可提、可拉、可橫行豎走,更重要的是還可以發育。雖說它軟墊式的外殼曾經讓我非常焦慮,但從六年來只壞了卡鍵的經驗看來,應該還算可以放心。

這個皮箱是六年前去北海道時買的,當時顧慮到將從東京轉幾趟夜車北行,行李箱不但得輕便好提,還要禁得住狂奔時的折騰,我和哥哥就相偕進了大賣場,各挑了順眼好走的出發。後來哥哥的皮箱大概換過幾個,我的倒是忠心耿耿跟著我從南到北的遊蕩。雖然我曾經很肖想那種現代感十足而且看來怎麼摔都不會壞的硬殼式皮箱,也老想要在皮箱上貼滿滿的世界國旗記錄旅行足跡,但是從來都只是口頭嚷嚷,每每出發旅行,拿的還是這個老黑皮箱。

念在幾年來它勞苦功高很該記錄一下,所以我在機場拍了這張。

皮箱登場,旅行啟航。

20050315 008 中午十一點四十五分,空無一人的候機室

今天用的一樣是國泰電子機票。電子機票的好處就是線上來線上去。我用網路訂完票刷完卡,只需等著旅行社用EMAIL傳票過來抄抄號碼,就算不抄也沒關係,反正到機場櫃台出示護照一樣可以搞定。此外價格便宜不說,還可以免去保管機票的憂慮,我深深覺得應該盡快推廣到所有航線才是。

國泰的好處是午去晚回,餐點還附贈溫熱麵包,但潛伏危機是影音系統故障率極高。去年十二月和這次兩趟來回,我還沒有帶著耳機完整的看完一部電影過,因為要不是系統當機,播到三分之二的電影從頭來過,就是喇叭故障,然後空服人員滿懷歉意的廣播說她對電腦一點辦法也沒有,或者是不幸搭到個人電視與耳機孔故障的座位,從頭到尾只有條紋和雜音交錯。

說到國泰還有另一個難忘的經驗:幾年前我們全家去加州探望健康狀態不佳的外公,搭的就是國泰航空。去程時除了座位窄小之外一切還好,回程時的景象卻很令人尷尬。當時那班飛機的計畫是飛抵香港,旅客轉機前往台灣,不料中途飛機需要補給油料,而且好死不死加油地點就是中正國際機場。那班飛機上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目的正是台灣,可想而知經過漫長飛行的折騰後,一聽說已經抵達故鄉自然是興奮非常,於是經濟艙內有一半的人就開始開箱拿行李打算下機,嚇得空服人員匆匆前來阻止,偏偏語言不甚通順,結果搞得兩方火氣非常,差點釀成旅客集體衝撞機門投奔自由的暴動。

經歷了與台灣擦肩而過,又另外候機四五個小時才返回故鄉的折磨後,我爸一下機就憤憤然宣稱,國泰從此被他封鎖。

離題遠了,其實只是非常驚訝,第一次看見偌大的候機室空無一人,拍下來紀念。

20050315 019 春天到了。東京天氣甚好,從SKYLINE車窗可以望見外頭灼紅夕景。

抵達成田機場時大約是下午四點半。今天入關的日本人和外國人都很多,單是出關和拿行李時就耗費了不少時間,坐上SKYLINE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因為有感於這幾天可能會大吃大喝,所以還先在販賣機買了一罐據說可以躺著瘦的AMINO臨時抱佛腳。

因為今天週二煙斗要上班不能接機,加上這次訂的旅館不在山手線周邊,所以煙斗事先交代了轉車方式,還千叮萬囑一定要找黃色的中央線才可以上車。不幸的是我因為太遵循"黃色的中央線"這句話,完全忽略了黃色的"總武線"會在中途與中央線合流,結果從日暮里出來苦尋不著"黃色中央線"後,只好改搭山手線往大站走,滿心想著到上野或東京車站一定碰得到中央線。後來過程我有點忘了,大概是搭到御茶水後找著了中央線的標牌,上車時雖然有點疑惑怎麼中央線的黃色看起來那麼橘,不過在路程圖上找著飯田橋的站名後就安了心。直到電車越走越快眼看就要抵達新宿,我才覺得有點不對勁,匆匆在新宿下了車後果然發現,原來中央線的車廂有兩個顏色,橘色的是只停大站的快速,黃色與總武線合流的才是我該搭的線路。

最後我大概花了四十分鐘才找到其實與日暮里兩站之隔的飯田橋,出站時看見熟悉的煙斗,情緒之激動只能用苦打電動玩具三天三夜後終於破關的心情形容T_T。

20050315 027 煙斗與他的手機們。銀色有電視電話功能,藍色的可以漫遊海外和收聽廣播。

不用說大家也知道,日本手機進化的速度與程度堪稱手機界的超級塞亞人(也難怪Rheingold要在"Smart mobs"裡記上一筆)。話說去年八月我還震懾於煙斗的手機竟然可以聽廣播,今年的新款已經出現收看電視的功能,如果有空翻翻日本雜誌,更是不難見到各種推廣以手機付帳的平面廣告(所以i-cash card真的已經遜掉...)。拍照和EMAIL這種基本功能就不用說了,上電車晃一圈或是到熱鬧場合逛逛都可以親身體驗,最令我驚訝的是他們用手機拍照的解析度甚好,好到讓我屢屢想把拍起照來有如懷舊電影般的J-100砸掉。

煙斗的雖然不是可以收看電視的機台,但仍附有影像電話的功能,只要對方也持一樣的機種,兩個人就可以邊看影像邊對談(不過要額外付費),真好。這種令人嘆為觀止的手機研發創意,已經讓人不知如何形容才好,總之我深深期待著下一波日本手機的進化風潮(有電視有收音機有金融卡之後,下一波會不會是手機可以自己吐鈔票?)

20050315 031Enyu & AE
Enyu, AE, Rachel20050315 032

安頓好行李,晚上要和煙斗的弟弟Yutaka-san一起晚餐。

我們搭地下鐵到赤坂站,穿過猶如巨型迷宮的地鐵通道後,終於回到地面上。煙斗說,東京都內的地下鐵錯綜複雜到不可置信,因此有出版社發行專門書籍討論地鐵路線的設計緣由,據說其間還牽涉了重大軍事與財政機密云云。我邊聽邊覺得這陰謀論觀點真是酷斃了(不論是地鐵或是日本的出版業,後者業務之繁盛興茂,唸過傳播的人一定都耳聞多時),愈發立志一定要把日文精進到可以閱讀書籍的程度才行。

出了赤坂站沒有多久,就看到髮型非常動漫畫的煙斗弟弟Yutaka-san。煙斗弟弟乍看和煙斗不太像,不過鼻子和耳朵的形狀倒是非常近似,而且兩個人遇到相機時的自然反應姿勢,也是令人意外的一模一樣。稍晚還要回公司加班的煙斗弟弟帶我們去吃沖繩料理,席間還發現煙斗弟弟在大學時修過兩年中文,他雖然謙稱記得不多,不過發起音來倒是非常標準,尤其是講"七"和"弟"這兩個音時真的一點腔調都沒有,好厲害。

飯後,煙斗說要到Yutaka-san的公司晃晃,所以我們就一起散步到他公司樓下。跟Yutaka-san說完再見之後,我跟煙斗嚷著電視公司的招牌和車輛很可愛,所以又跑回公司的停車場偷拍了Yutaka-san公司的宣傳車和招牌(...這個被看到以後可能會被當作是愛拍照的變態^^)。順帶一提,台灣還沒有立法管制頻道的時候,曾經因為衛星溢波的關係可以收看WOWOW(大概是十年前吧,我還在唸中學的時候有看過),不過後來因為CABLE興起和頻道生態驟變,現在只有安裝小耳朵的地方才收得到。

20050315 033 這張是偷拍的招牌20050315 034 這張是偷拍的小車


偷拍完以後,我和煙斗心滿意足到上智大學附近散步。這晚天上有很好的月亮和星光,橋墩下是潺潺河水,隔著橋則有整個城市在發亮。風吹著但是不冷,空氣裡已經有春天的味道。

上智是煙斗二十歲的起點,在二十代的最後一天重回這裡,意義特別深遠。更開心的是,在這麼重要的時刻裡,我和煙斗在一起。

20050315 043 飯店走廊的擺飾,覺得啊很漂亮就拍下去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