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5, 2005

全身沸騰的返國

38.9度,好幾年沒有燒到這個溫度了。早上只是覺得全身痠痛,下午邊吹風邊等待的時候就一直發冷,搭上快線的時候昏昏沉沉,上了飛機後簡直就像有盆火揣在肚子裡燒,連餐點中最誘人的巧克力蛋糕我都提不起箸,只是一直向空姐要水,然後狂跑廁所狂睡。更讚的是,通過機場紅外線時果然BB了兩聲,雖然沒被攔下盤查,但顯見體溫果然飆高,出關時我連耳朵都聽不太清楚。

還好三重有一家還沒關門的小兒科,吃了退燒藥,現在好多了。我猜是壓力一次解放的結果吧,不管了,睡覺先。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