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8, 2005

關於網路交友的幾個問題

今天和久違的死黨張布丁閒聊甚久,談著談著,他提起最近在奇摩交友的境況。張布丁義憤填膺的宣稱奇摩黑到不行,原本公開交友愛心隨便發的規則近來出現變動,每個使用者而今只享有固定的愛心配額,想賒借交換友誼贏取注意,對不起,掏錢買預付點先。

張布丁的這席抱怨倒讓我本來純八卦的情緒突然一下子學術滿點,馬上換以訪談人的姿態正襟危坐,細細探究張布丁對網路交友的看法與經驗。我不是沒有申請過奇摩交友,只可惜熱度非常有限,一來我沒興趣花時間跟陌生人互勾愛心或留些言不及義的讚美,二來我怕豬頭照片看多了將來吃豬肉會反胃,所以興趣大概只維持了三天,我的帳號從此在茫茫網海裡冬眠。

沒有使用習慣倒不見得沒有研究熱情,事實上也正是因為我不熱衷網路交友,反而對那些極度仰賴奇摩的重度使用者特別興趣。我問張布丁為什麼「愛心」如此重要?他說,那是互表友善的基礎,也是贏得注意的來源。以前免費暢用數量不限,賓主可以盡情揮灑兩相盡歡,現在額度有限,對象必須慎選,不但忤逆了過往網路交友進出自由與免費的特性,更使公開自由的交友園地成了變相的婚友聯誼──想配對,付費先。

我接著張布丁的話帶入自己的推論(涉及論文機密,消音消音),張布丁點點頭,說對,既然無法超越現實的桎梏我何必上線。這句話揭示了兩個重點,一是我們對網路的想像仍有烏托邦色彩未除,二是挹注晉級的無所不在。還有另外一個有趣的點在於「愛心」與「禮物」ICON的隱喻,兩者的預設價值或許相同,但對使用者來說卻帶有大相逕庭的含意,顯示ICON隱喻的變化也是可以追索的問題。

嗯,不過我自己的研究都搞不定,無暇分心,只能想想過過學術癮。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