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4, 2005

台灣瞭解世界

新聞局長林佳龍談及國際形象時,說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話語;他強調,我們要「讓世界看到台灣,台灣瞭解世界」。我對林佳龍沒有太多的好惡評價,但真的覺得這句話說得非常之好,特別好在後頭那段讓「台灣瞭解世界」的展望。因為讓世界看到台灣非常容易,但要讓台灣瞭解世界,需要何等深闊的心胸與視野。

我的朋友好心妹曾經感嘆,身在南方熱帶的他們,瞭解台灣總是比台灣瞭解他們多一些。我當時為了這句話震撼許久,那時正值島嶼為了政治嚴重撕裂,我們連自己身旁的族群困難都看不見,何況是百里之遙、海洋以外的疆域,我們什麼時候把他們的文化、社會影響和內容意義放在眼底?除了「外籍」,除了馬華文學,我們還知道他們什麼(老實說,好心妹我對不起你,因為我時常搞不清楚到底哪些作家源出馬國疆域,就逕自把他們歸為台灣土長作家並論)?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竟把自己活成不看不聽,只知揮刀舞槍的盲劍客?

展現是多麼容易的一件事,只要不斷搶白、不斷述己所欲、不斷炫示、不斷的插語或扭轉話題,只要不去理解、不去煩惱、不去思考那些教人頭痛的繁瑣,或者在更大的糾纏掉落以前跳出綑綁,那麼當然無處不是展現的舞台。相對而言,瞭解又多麼困難;不單得費力聽懂一個人的細聲吶喊,思考他的焦慮不安,還得鑽入全然陌生的脈絡情節裡,揣測、模擬、掙扎、混亂。

讓世界看到台灣很簡單,但是要讓台灣瞭解世界,要讓我們以對自我揭露的熱衷去看見世界的紋理、穿透文化的光影,怕是還有好長一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