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7, 2005

6th APNG Camp



第六屆APNG CAMP在京都成功落幕,另一個值得興奮的好消息是,第七屆APNG CAMP將移師台北舉行。也就是說,今年八月底,不必出國也可以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上拓展外交,與各國友人暢談網路發展與各式各樣的文化議題和新趨勢,有志參與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這個難得的好機會!

回台北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病倒,在病榻中完成了亞太網路歷史博物館的更新file,已寄送給APNG 秘書處,接下來就是等他們更新,已經補上一些尚未繳交報告的國家資料。另外,該交給TWNIC的出國報告書,也已於前天寄出,雖然Ian和Chiao還在日本境內忙碌,不過應該回台就會收到了。接下來只剩下報帳,以及向上級呈報等小細項,完成後,我在這裡的階段性任務也就畫上句點了。

下一屆APNG的主席將由Benson出任,他的學養專業與待人處世的圓融我舉雙手THUMBS UP,相信在他的領導下,第七屆APNG CAMP必然會是一次令人難忘的美好體驗。另外敝人在下小妹我因為種種因素繼續續任副主席到第七屆CAMP結束,雖說陷於碩士論文與申請入學雙重壓力夾擊之下,這個頭銜實在過於沉重,但既然接下,盡力便是。

很想把每天的日記好好寫出,但是一來會議期間議程滿滿滿,二來一回台灣就臥病在床,所以細節容後再補,簡要回顧一下這次CAMP最值得大書特書的幾點:


(1)第一次目睹"下雪"的場景,京都東本願寺飄起鵝毛羽絨似的翩翩細雪,感動萬分。果真是[灑鹽空中差可擬],但又[未若柳絮因風起]。尤其,看到初雪的時候身邊有煙斗在,至高無上的幸福v^O^v。

(2)遇見寮國來的兄弟。寮國兄弟Pone在中國留學,說得一口流利中文,腔調跟我那些華僑舅舅們一模一樣,第一天看到他就很有親切感,後來果然麻吉得很。昨天在電話裡跟我媽說遇見寮國兄弟一事,我媽樂的,還因為不知道萬項是哪個城市,匆匆掛上電話翻起地圖查詢,五分鐘後又興高采烈的來電。對了,金光鵝我也有遇到妳們緬甸來的姐妹!

(3)Localization project:一開始SANA講述這個計畫的時候,我並沒有抓到內容的精要,後來跟正於柬埔寨從事相似工作的Norbert Klein先生細聊後才明白,原來這個計畫並不只是網路上可供擷取內容的翻譯而已,還涉及了整個硬體設備(諸如鍵盤,行動電話)的譯碼。這時候我就明白,我之前的不解正好反映了"落差"的所在,也意味著台灣很早就超越這個瓶頸,以致於它從來不曾成為通訊上的困擾。在台灣我們早就習慣行動電話與鍵盤上刻滿注音符號,卻忽略了這是整個數位在地化過程裡極為重要而基礎的一環。Klein先生提到柬埔寨的發音字符至少超過九十個,他們面臨最大的困難就是不知道該如何將之轉換、壓縮至行動電話有限的按鍵上(值得注意的是,在某些極度缺乏基礎建設的國家中,行動通訊往往正是他們主要的連線工具)。

BTW,Mr.Klein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他的經歷背景也超越了我們以"國籍"所能定義的範圍。我記得我問他的國籍,他說了一個我聽不懂的國名,重複兩次以後他笑著說,這個國家在匈牙利的附近,然而後來消滅了,被臨近兩個國家瓜分。他搬移到德國,在哪裡當了十幾年沒有國籍的人,才終於領得德國國籍,然後四方遊走,日本十年,柬埔寨十四年,世界為家。然而每當問起國籍,他總還是惦記那個不存在的名字,那個而今只在回憶裡留存的國家。

APNG CAMP的獨特之處,就在於不只是網路議題的交換,還有許多精采的文化故事可以談講。

(4)gender issue:下禮拜我要記得去幫SAGARIKA找台灣的相關著作。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