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8, 2005

review-books

每年這個時候,各家書店都會祭出年度百大的排行,附以折扣為餌,誘引資訊焦慮的讀者上當。有段時間我十分熱中於這種年終的知識盤點,時常一邊比對著百大排行,一邊反省今年多讀了哪些廢物又少讀了哪些名著,然後再大筆大筆的抱著新書刷卡,彷彿缺了一本就會登時顯得面目可憎一樣。

這幾年我漸漸懷疑,說不定上榜的百大,根本就是書店年終清貨尾的詭計,又或者,那只是為了彌補流行追風過度印刷的虧空(see 可魯、白色巨塔、達文西密碼…)。無論如何,我不再那麼迷信百大,但是書倒還是要看的。看久了,難免也有自己的喜惡好憎想要抒發,那麼,趁著年末年始想想一年來碰過的書籍,何嘗不是一個回顧展望的好視點。

如果你看了前述兩段,就以為我要列出今年讀過的書目,那真是把我想得太神或太簡單。我確實有這個野心,只是心有餘力不足,特別是經歷了幾次大規模的書櫃掃蕩,記憶又嚴重退化,如果我還能一一列舉今年看過的書籍,要不是暗示這三百六十五天我讀過的文字十指可以數完,就是告訴你我看完書後還會掃瞄編碼歸檔像變態一樣。

只可惜,小妹我雖然不是什麼用功的好學生,但是看起小說的執念與速度勉強可以列入上人之流(至少和三色貓看了半年的金光鵝相比),而且一旦著迷絕對是誓不看完全套不能罷休的那種,所以十指可以數完的數目,大概只限於論文用書。至於編碼歸檔雖然符合我酷愛秩序迷信規範的特性,但可惜我房間已經容不下過多書籍,所以不是印象特別深刻特別感動或特別全身戰慄的書籍,這幾年我通常傾向看完筆記之後,旋即轉賣他人手裡。

既然前述兩種論點都已遭到否定,回顧今年讀物這檔子事對我而言,毫無疑問也就只有辦不到三個字而已。

不過我還是很用力的回想了一下,今年有哪些書籍令我印象深刻。想來想去,第一個憶起的就是部落格中有提及,我買不到、借不夠,只好央著林達老師動用關係向譯者商借的愛西莫夫(見Issac AsimovAsimov again!!)。台灣可以弄到的中譯本有「正子人」、「夜幕低垂」、「醜小孩」和科普講題系列。

除此之外,今年看了兩本村上龍,「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和剛剛買下的「六九」。不過,比起去年震撼甚深的「共生蟲」、「希望之國」和「五分後的世界」,這兩本只算是稀釋版的村上龍。

然後,好像是在今年初春看了很多渡邊淳一,「紫丁香冷的街道」、「泡沫」、「化妝」、「一片雪」、「變身」。還有一本是柯老師作序的小說,忘了,不知道是不是紫丁香冷。至於「失樂園」和「紅色城堡」,名氣太大了,圖書館始終預約不到。我對感情有潔癖,特別厭惡出軌外遇情事,所以沒有辦法打從心底喜歡渡邊淳一。不過,論起對景致、女人曖昧之美、和妝的描述,渡邊淳一還是堪稱今年看到之最。

江國香織的小說今年看了很多,內容大致相同,都是淡漠的悲傷、深不可測的寂寞,在書店看看也就罷了,唯一買下的只有「寂寞東京鐵塔」;內容普普,我只是喜歡那段東京鐵塔的描述。

山颯和李修文不知道是不是今年看的,反正都是看了以後會發冷發抖驚駭至深。李修文的詞藻絕美像清晨的露沫,美的姿態裡飄著消亡的氣息,故事則是愁情濃郁悲慘到底,「滴淚痣」、「綑綁上天堂」都是純然悲劇。順帶一提,他的長相和筆觸極為斷裂,不欲幻想泡滅者請勿查詢照片。山颯的「圍棋少女」放了真感情,大概是確切走過抗爭的路,寫起來顛簸都特別逼真,「消失的天堂鳥」就沒有那麼強烈的情緒了。

啊,還有李碧華的「餃子」,請直接參見心得。本來想放進論文裡,但寫出的東西被老師評為浮泛無鋒,忍痛捨棄了。另外關於托斯卡尼兩本,個人覺得內容上電影取勝,但若是想擴充色彩與香料的詞彙,托斯卡尼兩本助益甚多。

國內作家,就是柯老師的書了,說真的,我喜歡第一本多些,第二本的文字大概都在報紙副刊讀過了,再讀時沒有那樣大的感覺。還有還有,我一直很喜歡老師幾年前寫的短篇「冰箱」,至今還沒見它被收錄出書,仍然在等。

暫時只想起這些,零八眾友,大家還記得我2004年看了那些書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