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31, 2005

電影:超完美嬌妻

這個週末我過的生活只有墮落二字可以形容。一來是第二章第一節終於在拖磨之中完成,總覺得得先放鬆一下才有繼續的氣力,二來是適逢出血,全身衰軟得像條毛毛蟲,而且還是不肯爬的那種。所以我就連翹了兩天日文,窩在家裡翻書看VCD睡覺修改前文字詞。

我看了兩部VCD,一個是妮可基曼(Nicole Kidman)的《超完美嬌妻》(The Stepford Wives),另一部是爛片《第三者》。

《超完美嬌妻》的劇情比我想像中有趣,它其實是部有點SF的電影。劇情說的是妮可基曼飾演的女強人慘遭開除、婚姻破碎,連精神都近乎崩潰,於是舉家遷移到康乃迪克州一處高級社區,打算藉著悠閒生活重建夫妻感情。妮可基曼很快就發現周圍的不對勁,小鎮裡的妻子個個都完美遲緩而且被動得不可思議,直到她身邊的兩個摯友紛紛從同志與女性主義者轉了型,她才驚覺鎮上的丈夫們藏了某種秘密。

於是妮可基曼打算逃離城鎮,卻意外闖入男性會的世界,而且終於揭穿整座小鎮的隱藏真相。原來小鎮的妻子過去個個都是女強人,卻在丈夫們聯手移植晶片後一夜轉型,從此個個受控於腦中的晶片和丈夫手裡的遙控器(學長,塞伯(cyborg)啊塞伯)。就在這個時候,妮可基曼的丈夫也陷入改變她或不改變的僵局。結果到底變了沒有?真正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

老實說,我原本以為這是一部非常女性主義的嘲諷,想藉著劇裡機械大師麥可之口宣稱,「當女人努力變成男人的時候,男人卻是讓自己變成上帝」一樣,開科技和性別一個玩笑,順便戲謔的捏一把無法忍受女性意識抬頭的保守觀點。直到後來殺出了一個程咬金,整齣戲的角度突然逆轉,一時間我突然不知道嘲諷的箭頭到底對準了誰?

就像假如今天你發現,原來主張女人應該更女人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的話,你該怎麼去解釋這個觀點?這個問題使得整部戲登時變成雙重諷刺的迴圈:因為女人控制男人,再以男人去控制其他女人,讓整個世界看起來男尊女卑,但運行的大權卻還操持在單一女人的手裡,只為確保這種尊卑的運行不悖。啊,再想下去我今晚可能會失眠,所以點到即可,無心解決。

如果把性別抽開,這部戲另一個貢獻是賞了科技和人性一個大巴掌,它證明技術等於權力,權力使人崩潰,所以無論男男女女,一旦沈溺技術,就只有等著造出瑪莉雪萊之科學怪人,再天涯海角收拾殘局的份兒。而人類之所以迷戀科技,肇因於無法接受自己和他人的不完美,無法接受黃金比例、理想數字、完美的圓全都不存在的幻滅,無法接受原來世界極為殘缺,又無法改變性格裡這個無法接受的特點,最後就只有這麼苦苦糾結的份了(就像技術發展和SF的憂心忡忡也永遠揪在一起沒有終結)。

《超完美嬌妻》是SF系的電影,它玩弄著科技、完美、烏托邦、幻滅與人性的纏繞與掙扎。雖然妮可基曼在這裡頭還是沒什麼發揮,而且再次證明她的金髮造型美如幻境壓倒一切,不過還算是很有趣的片子。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