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7, 2005

不穿洞的理由

這世上我最不可能去做的一件事,就是「穿耳洞」。

有一次我在百貨公司逛首飾,原本只是想買條長墜式的項鍊,想不到專櫃小姐熱心過頭,賣了項鍊不夠還想推銷耳環。我被推銷煩了,只好撩起蓋住耳朵的髮絲,請她參觀我長得很像小精靈的耳朵,順便證明無洞在耳,買了耳環拿不成是拿回去當別針用?小姐不死心,雙手俐落的拿出穿耳洞的工具,嘴裡還直嚷著「來來來,我幫你」,嚇得我收起信用卡迅速走人。

我沒有穿耳洞,也不想穿耳洞。雖然我身邊多得是拿穿洞當消遣,然後三不五時會興高采烈嚷著她在哪裡加了一個洞的朋友,但是我除了敬佩他們可以把自己的耳朵拿來當高爾夫球場用,實在是連一點點都沒有動心過。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不穿耳洞?我也講不出一個明確的理由。有人穿耳洞是為了美麗的媚惑,為了讓晶亮的徽芒浮上耳際,讓若隱若現的誘引藏在髮梢臉角;也有人穿耳洞是為了與眾不同,為了打破規範或宣示身體主權,為了讓叛逆自始由終。還有人穿耳洞是從眾效應的結果,當一票女生個個耳際有洞時,那符號雖沉默可是意義與壓力俱重。還有人純粹就是上了癮,遇上心煩就去搞兩個洞玩玩,然後每日替換金銀銅鐵珍珠寶石好不快活。

這些對我來說都沒有太大的驅動效果,但是我也不像同樣堅拒耳洞的好友卡洛那樣振振有詞。卡洛永遠穿著時髦華麗,然而舉出的說法卻活脫脫清末民初似地,她堅信「穿了耳洞下輩子投胎得當女生」,而她覺得自己若是男人會更有氣魄,所以寧可放棄耳上這處小小的舞台,先為下輩子未雨綢繆。我聽了這個說法下巴差點沒跌斷在桌上,只好慌忙宣稱我和卡洛立場完全不同,一來我對生為女兒身怡然自得沒有不滿,二來也沒有寄情來世的念頭。

另外一個好友犀利金好像也沒有穿耳洞,不過我一時想不起她為什麼不這麼做。總之如果真要我說出抗拒耳洞的理由,我只能說,我覺得穿了耳洞之後,耳朵上彷彿平添一個視線可以穿透的洞口。也就是說,我看著別人的耳洞,常會有種我好像可以透過她耳上的洞看見後頭景象的聯想,光這樣就覺得亂噁心一把的,怎麼可能有嘗試的念頭。

所以我的耳朵至今齊整無缺,乾淨無瑕得足以讓我媽拿去當國學教材,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啊,現在也只有在我的精靈耳上看得見了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