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4, 2005

春神來了誰知道?

小時候唱過一首歌,曲名叫做春神來了,歌詞裡頭提及「春神來了誰知道,梅花黃鶯報到」。然而眼下這個年頭,梅花恐怕只有在觀光景地才見得到,至於黃鶯,也許得到鳥市裡賭賭運氣找一找。雖然如此,城市裡的人們並不會因此錯失春日屆臨的線索,因為即使寒流強烈、氣溫低迷,只要美容專櫃換上新的妝彩產品,女人的消費雷達自然會嗡嗡響起,急促預告著春天的腳步將近。

我當然知道自己現在走在十二度的寒冬街頭,離回暖還有一段距離,而身邊枯枝黃葉的蕭瑟場景,很難襯映海水藍、青草綠或者蜜柑橘。這些我當然都知道,只是一旦拆開五顏六色詞藻華麗的傳單DM,春天的氛圍似乎就再也無法壓抑,逕自潮湧滾滾漫了開來,捲走寒天烏雲、捲走黑衣灰裙,順道也捲走了皮夾裡數目幾稀的新台幣。

該怪的到底是誘惑抵抗力零的我,還是美容工業與資本主義的完美聯手?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美容工業更為敏感精明,也沒有什麼能夠勝過資本主義的俐落勤快。他們攜手打造了夢般的浮華世界,在冰冷冬夜裡用彩妝劃亮春天幻影,讓番紅花、棕梠葉、澗水藍與粉嫩櫻彷彿散落周圍。何等多彩、何等美妍,身處黑白灰裡的我們怎麼能不迷戀?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不也是在天寒地凍的寂寞裡,才特別想望喧嘩夜宴與溫暖臂膀?

所以就算知道腮紅買來通常只有過期遭棄而無用磬可能,唇蜜入袋有如踏入後宮,而眼影多半是三天寵愛換來三年獨坐的後果,我還是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對寫滿艷姿炫影粉霧燦光的字詞閉上眼睛,也沒有辦法克制,腦海裡已經開始浮漾的春色輝芒。

蘭蔻說,里耶維拉,美好時光。粉色的肌膚映上水藍眼影,睫毛密得像林葉,最令人心動則是橘膚色透亮唇蜜,乾淨得仿若清晨微光。雖然我捕捉不到里耶維拉意義何在,倒是已經迷上了那只清晨微光;要不是站前缺貨,現在它應該已經躺入我的彩妝蒐藏。

所以,沒有梅花黃鶯報到又何妨。

春神來了誰知道?答案請向彩妝專櫃和女人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