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3, 2005

藏書之愛

今天很早就離開麥當勞,原因無他,原訂進度中的【Flame War】這本合輯與我論文需求有出入。我邊讀邊覺得無聊,忍不住懷疑它的Flame War藏得太好,因此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到,是以駑鈍如小妹我便只有呵欠恍神的份兒。

其實,真正的原因也可能是著作年份太早。1994年看起來離今天不遠,仔細想想卻已經超過十年,除非是先驅、創始或有經典意義的書冊,否則連我碩一寫報告時的參考資料,而今看起來都已經嫌老。這多少反映了網路時代變遷的本質,任何談網路文化的書,不消幾年便有可能被推翻掉,談技術談市場的更不用說了,書還沒寫好公司可能已經垮倒。

太早回家沒事做,我開始搜尋誠品、金石堂和博客來的特惠方案,看看有哪些好康可以趁著歲末清倉一次搶購。

下單之前,我先是訝異的發現,《博士熱愛的算式》在幾家書店大獲好評。這本書我大概在八月看的,沒有特別喜歡或特別反感,只覺得關於浮動的記憶與愛的守候這種主題,這幾年好像特別流行。如果你喜歡這個主題,我的建議是可以延伸看看兩部電影:《王牌冤家》、《我的失憶女友》。遺忘、被遺忘、不忘、不想忘、不能忘,這些情緒與能力的糾纏,果然都逃不過愛的追索。

另外,就是《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原著小說,本人完全不推薦。某主編給該書的評語是,「它教導我們必須要珍惜人生的每一天」。但我個人發自內心的覺得,如果要珍惜人生的每一天,更不必浪費時間在這本小說身上,特別是假如你已經不是青少年,過去也沒有任何愛人逝去的慘劇記憶,那就不用來看這本明明是希代之流卻假冒文學名號的作品。看電影吧,電影比小說有張力,也比較好看一些。

還有,雖然是多事的一提,但我還是要說,柴崎幸客串演出的《黃泉路》(よみがえり),無論小說或電影都比這部精彩動人。此外,《黃泉路》是科幻系的故事,是SF(Science fiction)而非靈異或恐怖,別被名字嚇得錯失一本好書。

對了,另外一本昨天才向研究室同學提到的綿矢莉莎《欠踹的背影》,除了她早慧早紅這點很令人羨幕(一九八四年生的已經拿過大獎了,七零年尾出生還靠家裡養的我簡直像垃圾一樣),小說本身倒是普通。筆法、內容,都很像台灣這幾年大量翻譯的日本小說特性,主角有種隱性淡漠的反社會心態;或者那不是反,只是一種不甘心卻又不知所措所構成的疏離感。

所以,如果想對「迷」有多點了解,建議去看電影《青春電幻物語》(又名:莉莉周的一切),或者村上龍的小說《共生蟲》。如果對早慧作家很感興趣,我看完後覺得很有突破性的是平野啟一郎的《日蝕》,說不定混著《玫瑰的名字》與《達文西密碼》看,會另有感觸。

誠品推薦書單還有一本我很喜歡,D.Keyse所著的《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Flowers for Algernon),據說曾經改編為日劇上演。小說的主題是對科技發出質疑,同時也關切在裡頭人性遭遇的考驗、扭曲、挑戰等等。我沒有看過日劇版本,但是小說的書寫方式很特別。 作者以第一人稱的日記書寫筆法轉折,揭示、暗喻了主角治療的好壞效果,對讀者而言則有雙重涉入的功效:一方面墜入情節,另一方面對主角心理反應感同身受、加劇認同。極好的小說,一直被我歸於終身收藏區收納著,差點忘了提。

說了幾段廢話,重點是2005年新希望,該買些什麼書開胃口才好?我翻閱了依下誠品和博客來79折的書單,想買的書包括:

l 跟著妹妹搭巴士 by 瑞邱.賽蒙(Rachel Simons)
這個作者另部作品台灣有翻譯,叫做《怪女孩出列》,是與女性主義相關的書籍,主要在探討少女間的跟風、排擠等等軟性欺凌文化。題材很有趣,研究方法則是大量的質化訪談,同時作者在書寫時不斷把自己的經驗、情緒寫入,因此讀起來沒有太僵硬或一面倒的偏激感(也可能是因為我同時讀了艾莉絲史瓦澤,說到偏激──喔,不,是立場堅定──也沒有誰能與她相比。)。

l 索多瑪120天 by 薩德 (Marquis de Sade)
不是伊能靜的《索多瑪城》,而是性虐待字眼中藏隱其名的薩德侯爵。《鵝毛筆》(Quills)上映多年後,薩德的作品終於也翻成中文問世。我原先是傾向在誠品翻一翻看完就好,只可惜它被列入十八禁上了封套,不得其門而入讓我更想知道裡頭到底寫了什麼,才足以讓巴特、波娃相繼著文興歎?。

我當初非常期待《鵝毛筆》這部電影,因為預告剪輯之精采,真是把薩德「不寫毋寧死」的書寫慾望展現得痛快淋漓;只可惜,預告也真是所有片段精華之所在,電影給我的感覺是過度誇示薩德作品和將之神化,除了拿糞便書寫那段以外完全看不出任何「不寫毋寧死」的澎湃情懷(這還得歸功於薩德沒有便秘這個毛病)。

l 藏書之愛 (The Amenities of Book-Collecting ) by A.愛德華.紐頓
這本我還在掙扎中。一來此書極貴,打了折還是可以抵兩到三本其他書籍的價格;二來,這書又厚又重,搬它回家無疑是打了書名一掌──什麼藏書之愛,大概最後只剩下無處可藏時又痛又恨的情緒罷了,一如今年研究室風波我清出四大箱書籍,一箱一箱扛下樓運回老家時,心理真是寫滿了五百頁的髒話。

艾德華紐頓,你是不是也面臨過愛書買書但無處可藏的尷尬?

l 西蒙波娃的越洋情書 by 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
理由:西蒙波娃是我心中的女神和偶像。

陳玉慧(不太確定是不是她)在她的書裡頭提到,西蒙波娃這本書的出版讓許多女性主義者跌破眼鏡。這個以不結婚、不下廚、自由伴侶聞名的女菁英,向來被奉為女性主義崇拜的對象,然而情書裡不但寫滿她對美國愛人的溫言軟語,還揭露了和她理念背道而馳的小女人貌,怎不令人訝然,也因此引發了此非出於西蒙波娃之手的駁斥戰。

不過,我可是覺得合理正當。

西蒙波娃是摩羯座(Capricorn),而摩羯雖以務實見長,心底卻也藏了不可思議的情感與激狂。希臘神話的星座故事裡頭,大家只記得摩羯座變身不及,從此呈現半魚半羊的形象,卻忘了摩羯還曾瘋狂愛慕某位女神,甚至把最終化成一片樹葉的她作成草笛,終年常伴身旁。

我一直相信,摩羯座有很深很深的情感,一旦陷入了便拋天捨地、萬物可棄,所以西蒙波娃眼裡只有戀人的愛慕之情一點也不令人訝異。我也相信,摩羯座沉默但是想像如潮,書寫時光采爆裂更勝口語,彷彿筆尖藏了只萬花鏡,倒映出他們腦裡變化的蒼穹宇宙與流轉明星(我說的是托爾金(J. Tolkien)、艾希莫夫(Issac Assimov)與艾科(Umberto Eco),絕無自吹自捧之意,哈哈哈。)

l 我等之輩 by 蘇珊桑塔格;火山情人 by 蘇珊桑塔格(Susan Suntag)

因為她的《論攝影》要講的東西流動迷離,看不懂,所以想看看她寫的小說會不會比較清明。

說了那麼多,在收入微薄房間又窄小得承擔不了巨著的前提下,我還是得過濾個優先順序再說。

藏書之愛、愛書之藏,在現實前頭,也不得不伏首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