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3, 2005

椪柑

連續一個星期,我以每天兩到三枚的速度消化椪柑。

原因無他,冬天夜寒,吃蘋果得先洗了再動刀,吃草莓又得浸泡搓揉確保農藥去掉,然而這種天氣,雙手光放在空氣裡都覺得冷了,何況撫水執刀?再說,好像也沒有必要為了補充維他命C,每天強迫自己體驗冰穿心肺沁透骨髓的鐵人歷練。這種時候,不用放進冰箱、不用洗、不用搓,只需輕輕使力便能掰開澄黃表皮的椪柑之流,就成了畏寒時最完美的水果。

這時節正好是椪柑產季,前幾天我買時還是一斤五十五,這幾天已經迅速下滑到四字頭,大量進貨的賣場更有四斤一百的驚人價碼。便宜歸便宜,品質倒也不差,尤其越到歲末,越是一個比一個沉,還個個亮華得像鍍層金似的。

金玉其外,裡頭同樣多汁可口。以前對椪柑的印象,總不脫便宜、碩大、色淡而肉軟,汁少、甜度不密。這幾年果農大概改良得很不錯,便宜、碩大沒有變,但是顏色越來越金澄潤紅;肉仍軟,口感卻比過去細緻很多,尤其是咬下那刻果粒灑落口中,若用舌頭輕輾,則汁液四濺,橙香沿著唾沫流散滿喉,甜得爽口。如果願意多花幾十塊錢,澳洲進口的美人柑雖然小了些,但是口感更像和了蜜似的甜,也像藏了罐橙汁般水汁豐足,又是更精緻些的好味道。

而且椪柑下了肚,殘餘的果渣不多,頂多就是幾大塊皮和小小籽粒,不黏不沾手也不引蚊蟲,特別適合喜歡攝取維他命C但討厭善後的朋友服用。說著說著,我又嗑掉了今天才買的五分之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