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0, 2005

白骨精與蠹蟲

很多人聽見我念新聞所的第一個反應,要不是「哇那我以後不就常常在電視上看到你」,就是「那你以後要當主播嫁入豪門喔」這類令人尷尬的抬舉。面對這種過份友善的疑問,我通常要先愣個三秒,然後額頭爬滿無數線條虛偽尷尬的笑一笑,「呵呵呵,那我可能要先去整個型削個骨減個肥,再看看上了鏡頭臉會不會變得比較小」。這種尷尬其實跟大學時沒什麼兩樣,只不過那時我念的是公關,凡聽者無不滿臉問號,誇張一點的還會私下議論,原來陪酒還有專門科系,而這小孩的父母也真忍心推女兒入火坑。

這種詭異問題聽得多了,我慢慢習慣打馬虎眼敷衍,比如說把話題帶到整形縮骨,或開始對當朝主播排名評點。這些八卦招式通常很快見效,反正對方只是隨口問問搪塞時間,如果我真的花上三個小時介紹啟蒙歷程學業轉折,那才真的是見鬼了大家都想逃。雖然如此,這些話柄還是常常成為我們自娛的話題。

話說某一天,研究室只剩下D與我留守,我們閒談八卦之餘,扯到了名媛貴婦豪門與主播。我心想D在這行混得久,又是正統新聞科班出身,對這些八卦議題應該敏銳過人,所以隨口一問,從他專業眼光判斷,我們班上二十多個女生,將來誰有機會嫁入豪門,每天靠修指甲做臉護髮瘦身傳宗接代和捉姦奪財產了此殘生?

D很慎重的想了一想,搖搖頭,說應該沒有。

我聽了自然很為班上女性同胞不平,就算有主播臉的比例很少,但好歹有志於記者的人數目可觀,而每日東跑西跑人脈廣闊,至少也有機會出現三兩隻隱性鳳凰。

D一反平常的嬉笑怒罵,正色說,讀新聞所的女性同胞通常仕途風順,一路名列前茅向上,這樣的人自我意識不可能弱,而且鐵定很有想法與主張,這樣的人你怎麼能奢求她們放下身段委曲求全?別傻了,老公出軌不鬧出閹割或家暴就很不錯,遑論公諸於世後還牽著老公的手出來道歉認錯。

我想想,果然身邊不是母獅怒吼、天蠍舞著毒尾巴,就是犄角又尖又彎的火爆牡羊,以及變臉和翻書一樣的雙子旋風。這些女人自己創業當老闆或者包養小白臉的機會,怎麼算都比嫁入豪門還大。

D反問我,你知不知道漢武帝身旁的李夫人,除了美色之外,還有什麼伎倆讓武帝乖如綿羊?

我很得意的背出色衰愛馳的典故,D點點頭,但說這還不夠,舉了一段稗官野史讓我甘拜下風。D說,李夫人出身鄉野,在妓院打過滾,深諳人情世故不說,還兼善各種奇形怪狀的床第技巧,當然有本事壓過養在深宮不知冷暖的嬌嬌后妃,也理所當然把武帝治得服服貼貼棉花一樣。換句話說,要入豪門,也得有李夫人這等身段、絕活和心思,這可不是舌尖齒利或花容月貌就可以打平。

D據此引申做成比較基準,套在班上眾姝身上細想後,搖搖頭,奉勸吾等女性專心學術或致力創業比較有用。至於豪門,小開大概寧願送你蜜斯佛陀也不願聽你談李維史陀(Claude Levi-Strauss),對婦科的興趣應該比傅柯(Michelle Foucault)濃厚;所以別傻了,蠹蟲遇上花枝招展白骨精,真真是連比較的本錢都沒有。

D的論證引經據典合理正當,我只好跟著默唸阿門,但願上帝保佑我們這些蠹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