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3, 2005

12/27 @ Tokyo

12/27,預計搭乘下午三點的班機返回台灣。

煙斗和我把行李託寄在旅館,前往明治大學對面的吉野家早餐。本來有點困惑為什麼不就近在旅館附近的吉野家用餐,聽了煙斗的說明後恍然大悟,原來日本的吉野家每家都有專屬菜單,有些料理是僅此一家絕無分號的限定版。比如說,我們去的明治大學店,就有醬汁豬排和煙燻叉燒兩道特別菜單,爾後在御茶水車站附近看到的吉野家,則是提供鐵盤牛肉這道特別料理。我告訴煙斗台灣吉野家最近推出麻婆豆腐,煙斗說,日本的吉野家也有某些店家提供這道菜。蠻有趣的,不失為品牌加值和形象塑造的變通之道。煙斗點了醬汁豬排,我則選了每家都有的咖哩牛肉;雖然咖哩牛肉一點也不特別,可是至少台灣的吉野家吃不到嘛。

吃完吉野家,煙斗為了滿足我對甜甜圈先生無可抗拒的思念,掏出手機尋找御茶水附近的甜甜圈店,結果發現最近的一家得走回秋葉原。雖然路程有點遠,不過正好可以消化剛剛吞下的吉野家早餐,所以我和煙斗就展開短程跋涉,從御茶水步行返回秋葉原。

秋葉原的甜甜圈先生比較西化,整座店面白亮清爽,一大排剛出爐的甜甜圈擺在入口處的左邊。我們照例各點了三個,其中少不了我迷戀的HONEY DE RING,以及煙斗熱愛的OLD FASHION。除此之外,我們還點了CRISPY CHOCOLATE,MUFFIN和內包奶油餡的甜甜圈。雖然眼前兩大盤甜甜圈份量不少熱量又很高,但再怎麼說也是在寒風中步行了十分鐘有餘,肚子早就空出一塊園地供甜甜圈安息,毫無困難便解決眼前佳餚。

十二點多,提領行李,從神田搭車前往日暮里,再轉搭SKYLINE到成田機場。CHECK-IN之後,煙斗帶我到第一航站的二樓休息區,那裡有處陽台可以觀看飛機起降,我們就窩在那裡曬了半個小時的陽光。一點五十,我進海關,隔著玻璃和煙斗揮揮手。

分離,是下次會面倒數的開始。

物理空間雖然遙遠,可是在心靈距離上,我知道沒有人比他靠我更近。[遠距離戀愛]有五個字,別人看到了遠距離,戀人看見的,是[戀愛]的深刻與美麗。

2005年も一緒に素晴らしい年にしましょ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