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1, 2004

December 31, my birthday

1231,我的生日。

二十五年來,我一直很以自己的出生日期為傲,總覺得這真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印記,就算成不了大器,起碼可以讓聽過的人都記得這個特別的日期。

十二月三十一是個很特別的日子,它是一年的句點,是反省的時間,也是初始前最後的蟄伏,讓所有期盼與希望都於此日攀達最高點。我們會在元旦瞻俯未來,卻不會回首從前;我們會於所有時刻懷想過去,卻老覺得離新生時刻還遠。只有十二月三十一日,你會同時站在過去與未來的邊界;也只有十二月三十一日,你才能同時想著既往又遠眺眼前。更是只有在這一天,舊的火花才會邂逅新的光線。

雖然我不要臉的花了兩段話吹捧十二月三十一的獨特性,但是有個秘密其實我隱藏多年──二十五年前,我媽的預產期原本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前的二十一天,也就是說,我原該是個十二月十日生誕的射手悍妹,只是出於不明理由,我晚產並且加入了十二月三十一的壽星行列。

據說在物資普遍不足營養又不若今日均衡的年代裡,婦產科遇到的從來只有早產或流產的案例,像我這樣死賴著不出肚的晚產嬰兒少之又少,而一賴就是二十一天,還硬從射手熬成魔羯的怪嬰事件,更是放眼全院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讓當時一心想回家過節的醫生非常惱火,他零失誤的生產判斷惟獨在我媽和我身上摔了跟斗;耐不住性子的醫生於是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產檢時放話,直說元旦假期結束後他要立刻催生,以防貪懶嬰兒錯把人體當成大象子宮或馬桶,不呆上十數個月不肯出頭。

醫生放完話,收拾公事包下班回家,只剩我媽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懷疑自己是不是懷了隻豬或者變種象。想著想著,羊水竟然就破了,陣痛襲來,肚子裡的變種嬰兒蠢蠢欲動。媽慌忙按鈴,留守的護士卻因看多狼來了的案例姍姍來遲,一進房才發現羊水破了滿床,連滾帶爬出外找醫生接生。然後一陣慌亂,早該來的嬰兒終於在不該來的時刻報到,時間正好是十二月三十一,不晚不早,趕得上歲末黑夜與元旦曦晨,也趕得上在醫院下班前進房保溫。

就這樣,我正式成為行動遲緩的摩羯一員,順理成章加入了十二月三十一的壽星行列,而且迎向了第二十五個年月。

1231,我的生日,我的第二十五年。從二十五年前那場序幕開始,就註定這是我的一天

December 31st, this is my day.:P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