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9, 2004

The Da Vinci Code

我其實很想花一些時間寫篇心得談談《達文西密碼》,然而光是看這本書都已經算是對讀書計畫的忤逆,假如再花個半天寫篇嚴肅心得,我想我可能一輩子都看不見論文的臉。所以,就當是日記,用BLOG簡單紀錄一些思考點。

《達文西密碼》帶給我的直覺聯想,是Eco的《玫瑰的名字》。看過這本書的人可能會發現,兩者之間有些巧合近似:比方說作者都是符號學研究場裡的專家,不約而同鑽取了歷史縫隙,創造一個極為逼真且爭議重重的小說世界。如果你去爭執到底有沒有那層史實,其實落入了他們的嘲謔;如果你去追溯那些空缺的歷史謎團,也算是被他們牽引進入似真似幻的陷阱。

他們只是很聰明的,引人類揣想謎團的心理作為背景,然後帶出知識、權力與危險的關連,順便又朝讀者的穿鑿附會丟出意味深長的笑臉。我認為,這兩個作者不約而同都朝知識渴慕發出了冷箭,他們把對知識的企盼視為一種危險,或者說,他們嘲笑的是一種貪戀理性與「知」的態度。

知識一直被當成普羅米修斯的火炬,我們時常說它點亮了人類生活,然而,在《玫瑰的名字》裡,那把火有崩潰殺亡的意念,在《達文西密碼》裡,它則成了催逼狂絕的誘惑。知識是種誘惑,探求者的窺伺與守護者的捍衛恆常在此間拉扯,有人想要保密,有人想要窺探秘密,這兩者其實根本同源,盡皆反映了知識可以轉換為權力發生影響的特性。也就是說,知識同時兼有創造與毀滅的權能,它因而成為一種權力,誘使接連產生的逐權與傾軋,然後成為危險。

知識、權力、危險,這是作者埋下的詭譎伏筆,一旦你開始揣想,你便落入了這個邏輯。所以,也許什麼都不想才是對的。過多的詮釋是對知識渴慕的表現,它藏著逐權的欲望,它十分靠近危險。所以,也許看完之後什麼都不想,才是唯一的正確。

以上,我的簡言歸結。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