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7, 2004

遠距離

妮娜的ID看起來很寂寞。

我傳了訊問她好不好,她提不起精神,說好,說自己又高興又難過。

我知道她為什麼這麼說。K先生回日本了,妮娜則回到自己的生活,重新開始另一個等待的週期,每天倒數下次碰面的時機,情緒回穩還需要花上一點時間調適。那是遠距離戀愛必然的試煉:見面時幸福得像夢,一邊貪戀著,一邊畏懼倒數,然後又到了不得不說再見,不得不隔著海關招手的時候。

遠距離戀愛必然的試煉,在隔著海洋的距離裡,更顯得分外折磨。戀人得一直、一直重複這樣的迴圈,直到距離被打破,直到思念不必再透過SKYPE傳遞,不需要翻山越嶺、漂洋過海,汲取天地距離,直到兩個人終於肩並肩靠在一起,這樣的試煉才能告終。

我知道妮娜一定很難過。

K先生接下來會從日本飛往加拿大,妮娜的入學通知卻還得花上半年等待時間。這半年,兩個人的距離將不只是三個小時的飛行,也不只是一個鐘頭的時差,更不是彼方地震此方有感的地理牽連。這半年,思念要跨越半個地球的考驗,要體驗白天黑夜間的落差,要捱過許多許多的不安、憂慮、揣測與眼淚。

這會是很辛苦的半年,要很濃很濃的思念、很深很深的相信,還有不斷不斷對愛情肯定才能跨越。

Dear Nina, 頑張っ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