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6, 2004

星期天的早餐

有時候,就是想在星期天早晨吃頓悠閒的早餐。

最好是在一座明亮清爽的廳堂,牆頭有藍、橙的馬賽克瓷磚拼成不規則圖樣,地板的顏色是烤布蕾的焦糖黃,木製桌椅則像冬天的摩卡一樣深,然後音樂雀躍似地滑過天邊,空氣裡散逸溫茶的花果香,麵包在爐間沙沙伸著懶腰長大。

然後,桌上要擺滿白瓷茶具、銀鑲餐器,玻璃杯水晶透明,對比餐肴裡的彩虹盛禮。阿薩姆混牛奶調出亞麻色的勻和,萵苣和黃瓜片出青翠綠光,莓醬總是艷艷地像春天,半透明蛋包黃澄澄的醬汁像要鼓炸。

多好的一副畫,我幾乎都嗅到吐司微焦的香,聽見砂糖墜落杯底的撲通聲響。

我光想都要笑了,邊吃,邊快樂,多理想的計畫呵。只可惜,對早餐的想望總耽誤我的起床,出門時不但趕不上所有的優雅,也追不及麥當勞的早餐時段,最後的選擇只剩下油膩膩的美而美,或是二十四小時從不打烊但口味貧乏的便利超商。

我真的想在星期天早晨吃頓悠閒的早餐,只可惜,最後陪著我的還是只有M&M+叉燒包這樣既不悠閒也不優雅的雙缺早餐。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