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0, 2004

12/25 @ Tokyo

12月25日,聖誕節。今天的計畫是去拜訪煙斗先生居住了將近二十年的故鄉-千葉縣柏市,然後順道嚐一嚐我朝思暮想的糖朝日本分店,還有現在在台灣很珍奇火熱但在日本氾濫有如便利商店的甜甜圈先生(Mr.Donuts)。

我們大約十點多從秋葉原出發,先搭山手線到上野轉車,再花半小時左右的車程抵達柏市。出門的時候雖然已經出了太陽,但是空氣還是冰冰涼涼的,即使是一向不太怕冷的我,都忍不住邊縮頭邊搓手吐氣,然後一直唸著SAMUI,SAMUI。這種時候進車站或搭電車就成了一種享受,特別是日本的電車多會在座位底下配置暖氣,既可收保暖之效,又有高熱加溫解除疲勞的效果,往往烘著烘著就開始意識模糊。在往柏市的路上,好像沒多久我就陷入昏睡狀態,一直到煙斗先生拉著我下車才醒來。

之前我一直以為煙斗先生的住家是屬於比較郊區的地方,就是那種住宅區配上小小商店街的安靜地點,但是後來聽說車站旁有高島屋後,忍不住覺得荒郊野外的是我家才對。柏市是一個蠻熱鬧的地區,不但周邊有大型商店街,車站附近更是百貨公司林立,稍遠處還有職業球隊比賽用的足球場,生活機能完備至極,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嘉義才能往這個目標邁進。

下了車之後,不斷嚷餓的煙斗和我直奔高島屋糖朝分店。糖朝是香港很有名的餐廳,尤其以甜品糖水見長;之前在香港嚐到它的好滋味後,幾年來一直念念不忘,不但在凱恩斯拼命向香港豪哥大讚糖朝,煙斗先生幾週前向我提到他們全家去吃糖朝的經過時,我還回了一篇充滿對食物懷念和口水的MAIL,所以煙斗決定在日本行中為我實現這個飢餓許久的糖朝夢。

日本的菜單和香港本店不同,這裡主要是以菜餚為主,甜品和糖水的種類沒有那麼多樣,不過基本的幾項名點如豆腐花芝麻糊芒果布丁還是保留著。煙斗點了廣式炒麵的午餐組合,我則單點了腸粉/奶皇包/叉燒包,然後外加一碗芝麻糊。腸粉普普,不夠滑透,是那種一入口就黏呼呼的一般等級,醬油則稍嫌過鹹,和港店順潤的口感及鹹中帶點清甜的醬汁有些距離。奶皇包和叉燒包不錯,但還是屬芝麻糊最佳,香濃但口感細膩不沙,而且喝完後整個人都暖起來了,可舒服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