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9, 2004

12/24 @ Tokyo

這一次去東京選搭的是國泰航空,為了這個我還去申請了亞太萬里通卡作為累計之用,不過我想日後大概派不太上用場,畢竟國泰除了上餐時附贈熱騰騰的麵包這點(還有價錢)值得稱道,其他服務都只能算是普普。好比說,這次去程和回程時,我都遇上個人電視故障的問題,所以鯊魚黑幫雖然看了三次,每次都到威爾史密斯和素食鯊魚聯手的片段就開始倒帶從頭,最後始終沒搞清楚結局是什麼。另外,國泰明明飛機上同時有中粵日三聲帶的空服員,但每當遇到只說中文或日文的老先生老太太時,空服員也不會改請其他人員支援,就死硬著只用英文跟人雞同鴨講,最後常常演變成乘客不愉快的攤手無奈,空服員聲音越放越大的尷尬(他們家空服員之所以常在網路上被人批評有種族歧視,大概就是這些情形引發公憤)。

今天雖然是聖誕夜,出國人數卻沒有想像的多,感覺今年過聖誕節的氣氛也不怎麼濃厚。候機乘客大多是要返國或赴日出差的中年男人,情侶出遊只有一兩對,至於旅行團就更少了,畢竟還不到旺季。去程大約花了兩個半小時的飛行,午餐普普,唯一特殊的是附贈一個枸杞白木耳甜凍,看起來雖然噁心,味道卻很像我平常熱愛的白木耳蓮子湯,不過一想到減肥尚未成功而聖誕已屆,我還是強迫自己放棄剩下的半個,淺嘗即止。

完成出關手續約莫五點,煙斗先生如約穿了西裝來接機(我應該有mention過我有西裝戀物癖);搭skyline至飯店放了行李後,我們才轉往東京車站參觀最近展出的ミレナリオ。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煙斗已經事先警告過我東京高溫不過十度,而且路程間又大多在暖氣放送的車站和車廂度過,但是單單幾分鐘的步行時間,已經足以讓人感受東京的冰寒氣溫。反正全身上下只要沒有被裹住的地方一律冷到發紅,雞皮疙瘩只差沒有結塊落下而已,真正就是一個冷字。

ミレナリオ是利用東京車站和皇居間的馬路與廣場設計的特別展,也就是規劃出一塊人行步道,在上頭架起華麗的燈架裝飾,刻意建構出一條節慶味濃重的華燈大道,在冬夜裡看來尤其燈光美氣氛佳。只不過,ミレナリオ雖然是以夜燈之美為號召,展覽時間卻還一貫日式的早起早睡;整個展覽只從聖誕節維持到除夕夜,而且只有每天下午五點半到九點之間前來,才有機會體驗華燈大道的美感。一過九點,燈熄光滅,一切又回復成冰冷的鐵灰色,光華甚至比灰姑娘的魔法還短暫些。

不過,真的很美很美喔!

我替它取了新的名字,叫幸せな道,幸福大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