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30, 2004

行政系統是m

身為國科會助理最精采的片段,絕對是每月末尾上網報帳的經歷。早在我正式上任以前,對於報帳歷史曾經發生的慘烈事蹟就已經耳熟能詳﹔研究室裡處處都是當過砲灰的烈士,只要提起任何關於報帳的說辭,鐵定會換來一陣怒吼與抱怨橫飛,那種慘狀比起六月飛雪的悲情有過之而無不及。

報帳手續之於助理,就像台灣男性眼裡的兵役﹔心裡頭就算幹翻了,該做的還是一件都不能少。

報帳的痛苦來自兩個源頭:首先,報帳的流程十分繁瑣,不但得先使用行政系統完成造冊,還得下載會計室提供的申報單,然後黏貼單據、計算總額,再一一送交計畫主持人、單位主管與會計室審核。其間如果少蓋一個章,或者忘了註明收據上的資訊,都有可能被發回待審,延誤薪水或代墊款入賬救命的時機。

正因如此,第一次報帳時我膽戰心驚,來回檢查表格數十次,偏偏還是難逃退件補齊的宿命。第二次報帳時我雖然立志一次闖關,想不到不但退稿速度很快,還連續退了兩趟。到了第三次,學校雖然宣稱流程簡化,我還是跑了兩個樓層各兩次,才終於把問題解決、資料搞定,然而一天的時間就這麼去了一半,我則在校園裡來回奔跑得氣喘吁吁,唯一的好處是強迫性的運動身體。

第二個痛苦無關人事,而是導因於該死的行政系統。

話說線上行政系統原本是為便民而生,如果散居各地的助理可以透過系統完成報帳,何嘗不是一件美事。偏偏行政系統雖然造冊容易,卻常常出現「無法讀取」然後自動關閉的反應,以致我常常得為印表一張造冊清單,連續輸入密碼輸到手軟。最後要不是移除軟體重新灌輸,就是得在心底賭咒砸毀這台電腦,行政系統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秀出正常運作的畫面。

說也奇怪,每當我開始失去耐性,並且發誓再不成功就寄木馬程式毒啞電腦的同時,行政資訊系統會立刻呈現乖乖聽話的溫馴狀態。不但吐出清單順暢無比,連續修改儲存也沒有問題,和早先那副桀驁不馴的叛逆姿態全然兩樣。

今天早上我親身驗證,果然又是如此:對它客氣它放肆當機,耍狠變臉它卻立刻搖尾乞憐。我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設計者在裡頭安插了被虐的程式,以致它吃硬不吃軟,只在屢遭威脅時滿足要求?

我忍不住懷疑,學校的行政資訊系統,是不是潛藏的被虐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