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7, 2004

Dinner with Nina

昨晚我和Nina碰了面。

算算從她到加拿大以來,差不多過了一年的時間,一年足以讓很多事情轉個大圈,有時走得遙遠,有時繞回原點,結果永遠不在我們可以預料的範圍。這一年我和Nina的境遇,就很適用這個邏輯。去了加拿大以後,她的人生一百八十度轉變,留在原地繼續和研究所掙扎的我,也走上了曲曲折折的徑路,繞了一個大圈。出乎意料的是,這一年倒在我們身上留下了過去始料未及的共通點。

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和Nina碰面特別讓我覺得有種難得之音的歡快,起碼我說的那些她都明白,她講的重點我也通通可以理解,單是彼此相互取笑、一起鬧開的感覺,就讓人覺得好心安。

還有,Nina也成熟了好多,不管是想法、言談、行為都不再那麼像小女孩,果然女人談了戀愛就會有麝自然香,從light on 變成light through,自有光彩從裡頭輝映出來,真正是由內補外啊。

等Nina的男朋友來,姊妹團再一起出來吃飯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