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8, 2004

cookie

我喜歡吃甜食是眾人皆知的事實,不管是巧克力、蛋糕、餅乾、和果子或中式點心,幾乎都能找到我覓食的蹤跡。不過,我嗜甜歸嗜甜,擇取甜食還是有個基本的標準,不至於淪落到凡是有糖就入口的飢不擇食程度。

就拿餅乾來說,我不喜歡那種純粹由麵粉和蛋、糖、可可混合烤出的成品,它們咬起來不但沒有嚼勁和口感,味道也像是集成塊狀的巧克力奶粉,碎碎散散,說穿了就只値一個「爛」字。學校和公館一帶都有出產此類產品的糕餅店,要價不便宜,但品質絕對不値。

相對於此,我喜歡的是那種添加燕麥或果仁的餅乾。一來這種餅乾比較酥脆,光是聽著咀嚼燕麥喀啦喀啦的聲音就覺得過癮。二來,它們的香氣也濃,特別是混了核果或杏仁的那種,光聞氣味就叫人食指大動,不像粉末餅乾總是一派死硬的奶粉味。目前吃過這類餅乾最好的兩家店,一個是詩特麗,另一個是惟客爾,後者月底前特價兩包九十九,沒有減肥焦慮症的人可以參考。

除此之外,我還喜歡那種美式豪邁形的巧克力餅乾,就是一大塊不規則圓,上頭灑滿巧克力顆粒,然後熱量和甜味都充沛得會讓體重計崩潰的那種。我和這種餅乾的結緣始於94年,暑假到美國西半部的玫瑰城波特蘭遊學﹔當時寄宿家庭的媽媽不常下廚,但是做起甜點時的氣魄可真正是豪氣干雲。

我記得她在第一個禮拜作出的餅乾就高達數百公克,後來還陸續祭出布朗尼、松子糕等等讓人邊吃邊鬆褲帶的美食。在發現我深為巧克力餅乾著迷之後,寄宿媽媽如獲知音,二話不說帶著我直奔超商採購原料,把一大包跟白米一樣重的巧克力顆粒、一袋砸下來鐵定出人命的麵粉、還有台灣從沒出現過的M&M巨無霸包通通丟入推車裡,然後回到廚房指導我如何自掘墳墓容納卡洛里。

後來台灣也出現那種餅乾的進口版,迷你的以藍色塑膠袋裝,正常size的則是裹以藍色紙盒,幾乎各大便利超商都可見其蹤影,我猜想應該有不少無辜民眾肥死在它的熱量裡。

我只能說,餅乾是減肥的剋星、熱量的幫兇﹔它是甜食界的平民皇后,那樣可親卻又胖得如此容易。總而言之,它是甘黨成員無法抗拒的誘引,所以我連續兩天嗑了兩包,在歡樂與痛苦的邊緣掙扎得好心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