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7, 2004

失蹤的滷味攤

公館夜市最近出現了詭異的變化,那些原本做生意最勤快,商品又特別多元的滷味攤,不知道為什麼全都消聲匿跡了。原先以為是因為警察抓得緊,但想想又沒道理其他攤位個個俱在,獨獨滷味攤的老闆落跑避風頭。更何況,水源市場到東南亞的路上,至少有四家以便宜雞爪和豆乾為主的小攤,其中兩攤是由姊妹經營,另一攤菜色少的是一對老夫婦交替,還有頂呱呱旁的則像是母子輪流,看起來彼此間並沒有什麼親戚關係,也不太可能是因為全家出遊所以集體歇攤。

因此,想來想去,除了台北市滷味工會舉行集體連誼,或者滷味攤有冬眠習性這種白爛的理由,我已經找不出任何說法可以合理解釋這不尋常的缺席運動。

要命的是,我平常對滷味雖然沒有特別偏好,但拔牙以後因為不得親近熱食,又想吃吃鹹口味的食材稍作平衡,不自覺地便開始懷念公館滷味攤上堆積如山的雞爪,還有那些吸飽醬汁縮成小小塊的豆干,想著想著口水都要流了滿床。所以我連續幾天每逢下午、晚上便到公館夜市游走,偏偏以前見到膩的滷味攤,這下子全都無影無蹤。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自己貪吃去得早還沒開攤,後來就發現這根本是集體性的罷工。好像是從我拔牙的那天開始,公館的滷味攤也全部進入休眠狀態。

今晚我實在耐不住飢寒交迫,轉而投奔大世紀關東煮,用蘿蔔、蒟蒻和竹輪為身體加溫。大世紀關東煮也算此處赫赫有名的小攤,起碼它的蘿蔔燉得嫩軟入味,蒟蒻QQ的和甜辣醬汁很相稱,竹輪則稍稍能彌補多日不知咀嚼為何感的遺憾,加上還附碗鮮美高湯,有此晚餐照理說應該心滿意足低頭謝恩。

雖然如此,我還是有點想念雞爪滑皮的口感,還有那些醬味滲到內層的豆干。我尤其想知道,那些平日遊走公館、燙煮菜餚動作俐落的滷味攤販,這會兒到底上哪去了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