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2, 2004

阿拉法特

阿拉法特病危的消息沸沸湯湯吵了一星期,昨天上午終於在軍方證實下確認了他的死訊。他們說,阿拉法特昨晨病逝巴黎。我問問週邊的朋友誰相信,每個人都笑著搖頭,答案如出一轍的是「想也知道不可能」。我們大多認為他掛點起碼已經幾天,說不定還長達幾週之久,總之不會那麼巧合,在記者軍隊與接班手續全都妥當的時機裡駕鶴仙去。

阿拉法特的政治生命,讓他連死亡都成了一種禁忌。

想著想著我突然為他感到悲傷,政治天生註定扭曲事物本質,也註定不能脫離浮誇的謊,於是一旦牽扯政治,即便是死亡這等個人化的情節,都得導入更龐大的政局思維作想。因此,阿拉法特的死亡不再操縱於他的手上,阿拉法特的死亡和他敬奉的信仰也已無關,阿拉法特成為以巴、西方、全球政治謀略的一環,註定脫離不了無人相信的謊,就像覆掩鹹魚遮瞞屍臭的始皇身體,更久以前就已經死在鉤心鬥角的路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