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 2004

女生的週期性煩惱

當女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時時刻刻都得和身體內看不見的腺體作戰,週期性地隨著內分泌高低起伏,在身體、心理、食慾與焦慮上感受極大壓力。這些令人煩躁的症狀受控於體內不容掌握的神秘韻律,就算一輩子有幾十年得每月一次面臨相同考驗,痛苦並不會因此而減少一些,更沒有所謂習慣成自然,或者久病成良醫這種明顯是廢話的奇異恩典可以受領。

日子到了,該痛的就是會在地上翻滾,該萎靡的依然軟趴趴癱成一團泥,該血崩的則得打包好上醫院吊點滴。如果真的有什麼必然發生的效應,就是這些隨著周期而來固定的痛楚,苦苦糾纏仿若不肯放手的魅影。

和我的女性親友團相比,我算是症狀輕微的案例。痛當然還是有的,但不嚴重,至少沒到咬著牙過不了關,或臉色發青嗑普拿疼當糖吃的慘狀。萎靡也會,不過還不會下不了床。至於血崩,我想應該算是中等流量,起碼不會演變到天崩地裂、排山倒海,或者血淹雷峰塔等級的厄景荒災。

儘管如此,並不代表我的週期因此過得比較安穩,相反地,每逢危機將至,我整個人就像地震前螞蟻搬家萬蟲蠕動和鯰魚翻滾一樣,自動自發地陷入無以名狀的焦慮暴走狀態。那感覺很難說的清楚,大概就像是靈媒感應到鬼魂親近一般,嗶的一聲整個人頓時進入紅燈警戒期。

這時候,通常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視線昏茫,神志鬆散,躺著睡不著,趴著會盜汗,什麼都想吃卻又什麼都嫌腥,肚子撐漲到極至卻排不出半點空氣,說到底就是一個嘔字。最後唯一繃得老緊的只剩下一股脾氣,看什麼都不順眼,假如哪個不識相的在這時輕易招惹,就只有落得挨罵待刮的份。至於不熟的人我雖然壓抑著不發脾氣,但通常會在心底暗紮他家三代草人,順帶附送一套馬殺雞式的全身插針,以洩心頭之憤。

女生週期式的躁鬱不安實在超出言語可以表述,真要比喻就像睡意正酣卻有蚊子嗡嗡打轉,手腳並用地揮舞半天,還是聽得它跋扈作響消遙掌外,恨意豈是三兩更字可以抹滅。更慘的是,蚊子好歹還活在可以目睹的視線範圍,週期卻是躲藏在暗不見光的身體內處,連抵抗防禦都無從做起,只能默默依循它的變化軌跡。

當女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身體、心理、食慾、焦慮全都受控於看不見的腺體。週期前煩躁不安卻說不出個緣由,週期時放塊護墊在大腿中間感覺一點都不好受(廣告裡再怎麼超薄纖密輕柔都是謊話,不然你試包尿布一整天看看屁股會不會長疹發紅),更別說整天提心吊膽,深怕滲透外露移位髒污腹痛等等心理上的折磨。而在運動、飲食、清潔上的種種限制,更讓週期成為每個女生嘆氣搖頭的惡夢。週期後雖然有短暫的幾天可以狂瘦,卻得撐著一張蒼白的臉硬吞四物、狂喝雞精,以免下一回週期成為更大的苦痛。

當女生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面對週期更是要命的折磨。所以,奉勸各位男性同胞,如果你身邊的女孩白著臉撫肚子喊疼跑廁所又脾氣焦躁,那是她們正和女人命運拉扯的成長記號,請多給予一點安慰、一點寬容、一點包容和體諒,那才真的是最溫柔的良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