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31, 2004

白木耳是窮人的燕窩

這學期我迷上了銀耳蓮子湯,那是一款清甜又爽口的甜品,炎炎夏日吃了有涼意打心底向外沁開,秋風微寒時若改配溫湯,頃刻便能暖起身來。我常常邊吃邊嚼邊讚嘆,這樣至聖至美的食材,要是有一天吃不到了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銀耳蓮子好處多多,一來可以消暑去火冰心,二來可以美白去斑養顏,再加上食材擷取容易價格低廉,一直以來都是中藥食補極為推崇的清膳美味。銀耳還有「窮人燕窩」的美稱,不但內含膠質豐富不遜血燕唾液的結晶,論起衛生又比吞燕子口水(偶爾還會沾染到排泄物)乾淨,加上沒有不識貨遭人誑騙的危機,真真是吃在嘴裡補在臉上又甜在心底的至聖珍品。

它的做法不難,但要燉得好得下功夫:首先要將白木耳去蒂,浸水發開,再把蓮子洗淨、除芯,以防芯裡暗藏的澀味壞了整鍋甜湯。接下來兩樣混著下鍋,文火慢煮,待熟、待軟。收火時勻灑半匙冰糖,起碗前再下點兒紅棗,就成了一鍋雅俗共賞宜室宜家的好味道。

說得雖然簡單,但小妹我一來手拙二來性急,銀耳在我手上變成魚翅落英繽紛的可能性遠比留個全屍容易,至於蓮子則很有機會挑戰粉圓的彈性,或者媲美撒尿牛丸,打場乒乓球還十足有餘。至於清清爽爽入口即化的蓮子佐以微微彈牙略有嚼勁的銀耳,我想直接向對門小攤的大嬸討碗來喝比較快些,畢竟我唯一的長處就是嘴挑嗜甜愛美食,動動口不困難,真要下手就得三思後行以免血濺四方。

我雖然沒有掌握銀耳蓮子的訣竅,卻在對門大嬸的小攤裡尋得一整天的希望。下午四點出爐的銀耳蓮子於是像不能抗拒的銀鈴召喚,只要「叮鈴」時鐘一響,我必然同時跳起,並且開始往小攤的路上奔跑,只為貪得300CC不到卻如若珍寶的甜蜜時光。

就像《餃子》裡艾菁菁屈服嬰胎餃由內補外的神效,我們這裡一堆女人也膜拜起銀耳蓮子攤,吃飲的姿態像極了邪教神秘祭儀,宛若已著魔道:第一杓入口時,蓮子香氣在嘴裡漾開,信徒們會情不自禁闔眼、吸氣、舔舔上唇,神態滿足彷彿聖靈充滿(想來摩西與保羅感受神蹟的反應約莫也就是這樣)。接下來則氣勢磅礡、威震八方,狼吞虎嚥恨不得再來一碗。而末了從研究室抬出的紙碗和塑膠匙,鐵定已經乾乾淨淨連螞蟻都不招引,因為最後一抹甜汁早被我們榨了出來吃乾抹淨。

可惜在我陷入銀耳蓮子魔咒不可自拔的當口,小攤大嬸卻悄悄為菜單換了季,銀耳蓮子就這樣隨著逝去的夏日尾巴,成為一場不可追回的美好。我們不甘心到想發動連署簽名求老闆娘回心轉意,每天為我們燉煮一鍋熱燙燙的銀耳湯去寒暖冬。然而走的還是走了,留不住的就是留不住,午茶時間隨著銀耳湯的消失黯然匿跡,生活又回到一成不變懶洋洋的步調,我也開始吞巧克力代替甜品。

我以為冬天就要這樣來臨,而我注定在沒有滋補只有熱量的生活裡滾著發胖。未料昨晚路行巷口,赫然發現餃子攤旁我從沒注意的冰品店,竟然高掛著「銀耳蓮子」四個漆紅大字,而且冷熱皆有,不分冬夏。我樂昏頭了,慌忙奔入店裡,顫抖著拿出紅色紙鈔,恭恭敬敬地點了兩碗帶走。一回家,待不得晚餐消化,興匆匆打開一碗──

啊,這味兒、這嚼勁、這甜爽、這芬芳,果然只有銀耳蓮子才供得起吶。我滿足的吞下一口接一口,暗自立下雖然不便宜還是要一天一杯的宏願。再怎麼說,這會兒都是「寧不知傾城與傾國,銀耳蓮子難再得」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