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 2004

黑太郎

黑太郎是我的筆記型電腦,IBM ThinkPad X23,現在大概只有在舊貨店或網路拍賣上才找得到。科技無情,汰換的速度之快之狠,使用者永遠都追趕不了。雖然黑太郎已經從流行的最前端退下,我還是非常珍惜它﹔再怎麼說,這都是花了我大半獎學金買來的珍品,現在要我拿出那樣龐大的數字我恐怕也辦不到。

黑太郎雖然年事已高,我卻仍然記得當年它問世時的磅礡氣勢。那時候它最響亮卓絕的功能叫「中原一點紅」,也就是在鍵盤上卡一顆紅豆型的轉鈕,用習慣了連外接滑鼠都不用,最後甚至成為IBM使用者間相互辨識的暗號。

黑太郎忠心耿耿跟在我身邊多年。從大學跟到研究所,從學士論文跟到碩士論文,又從台灣跟到日本、韓國、歐洲、澳洲等等,也算是陪我跑過了半個世界。

我記得剛開始啟用黑太郎時非常謹慎,老是把它當聖物膜拜似地,非到必須決不按下power鍵,使用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下手前一定先來場三十分鐘的消毒和清潔,用完後還要謹慎收拾物歸原位。

它太珍貴又太神秘,小小的黑盒子裡竟然能藏那樣多東西,讓我常常有種不得不戒慎以待的心情。

後來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黑太郎就突然變得友善可親了起來。我每天背著它奔走跑跳,以它紀錄生活、完成工作、書寫報告。生活三分之一的時間都耗在黑太郎上,頻頻觸碰親密凝望,深刻的程度比起戀愛有過之無不及。

黑太郎是我生活的延展,它上頭微泛的油光是因為我常常抓著巧克力邊啃邊打字,螢幕上有點痕漬則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認真清理。如果有人不怕髒願意舔舔鍵盤,說不定會嚐到一點點鹹,那是我在低潮時落下的眼淚,當時只有黑太郎察覺。

黑太郎跟了我好多年,我卻到最近才發覺它的功能無限,像是紅外線傳輸可以瞬間完成兩台電腦的檔案互傳,內建麥克風則讓skype連連週邊設備都不用。那種驚喜的感覺就像遇到J.K.羅琳筆下的奈威,開始時平凡無奇,越到後續卻越能發覺深藏不露的可貴。

我家的黑太郎沒有asus那樣韌如剛輕如絲的悍猛,沒有apple的精巧可愛和視覺效果,連容量都比不過X3, X4系列的後生晚輩,但在那張老是黑著的臉下頭,仍然藏滿了我的情緒與秘密。

我喜歡黑太郎,就像我喜歡它倒映出的我的縮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