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7, 2004

Asimov again!

在琳達老師的熱情贊助之下,我終於讀到絕版的《醜小孩》,內容精采果然不是一個簡單的「讚」字可以表達(琳達老師,請受我一拜)。所以,昨晚我雖然還陷在麥克魯漢的遺毒裡心神疲憊,但愛西莫夫一翻開,就無可抵擋地直直讀了下去不能罷手。

很多人提愛西莫夫都只談它的「機器人三大法則」,並且引以攻訐愛西莫夫的立場,指稱他崇尚科技同時過於放大人的控制力量。我原先對這種說法半信半疑,但看完三本中譯小說之後,絕對可以毫不猶豫的反駁,這個觀點嚴重誤解了愛西莫夫的想法,而且根本性背離他對科學研究倫理的反省和質疑。

愛西莫夫在《正子人》談人與機器人的關係,在《夜幕低垂》思考並諷刺科學與迷信間本質的近似,《醜小孩》則點出科學家假「創新」之名行毀壞倫理、傷害人性的行止。總結三本小說的觀點,我認為出身科學背景的愛西莫夫,其實對科學研究採取了極強的批判態度,尤以高舉科學為萬能盾牌者為最。

此外,愛西莫夫好以性別對比,將女性視為具有撫慰/質疑/感性特質的一方,突顯唯有借助這些本質上與科技相反的力量,才能力抗科學作為一種霸權信仰造成的破壞力量。《正子人》中的小小姐、《夜幕低垂》的考古學者、《醜小孩》的費洛,都是愛西莫夫筆下的「蓋婭」。

扁桃腺炎蠢蠢欲動,不多寫了,總之愛西莫夫真的是很讚的科幻小說家,我決定明天要拿M&M感謝琳達老師,犀利金(送我實用白紙一張),八卦鵝(話不一次說清楚...給她半包就好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