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6, 2004

論文=惡夢2

寫論文是一場惡夢!

雖然我其實是這個站上最沒有資格說這種話的人,畢竟比起剛寫罄上下巨冊的張狼、榨腦汁榨了一年的八卦鵝、執著完美開頭而行動緩慢的琳達老師、邊寫邊跑新聞還回來搶獎學金的王心地、三不五時為了問題意識暴走的犀利金,起步最晚還沒meeting過的我實在沒資格嗆聲。至於鄧好心之所以不在前列,是因為她隸屬於更高等級,不能委屈她降尊紆貴和我們這些草芥混在一起。想想鄧好心投上N篇論文的時候,我們可還沉溺在白爛的無間道遊戲裡。

雖然如此,寫論文真是一場惡夢。我花了一個月強逼自己在dead line前完成第一章,劃下句點的那一刻,不但有種腦汁被吸乾、五臟六腑乾坤大挪移的昏亂,還硬是在廁所裡蹲了一個小時,把從裡到外蓄積的所有毒素徹底排乾。老實說我坐在馬桶上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一條水管,上頭的污物排到論文裡,下頭的穢物洩往不知名的水道鴻溝,兩邊都掏空了,整個人變成無內裡的人乾。

這還只是第一章而已呢。最簡單、最情緒化、最不嚴謹、最自我的第一章都弄成這樣了,接下來不知道會怎麼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