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6, 2004

Rachel

我的英文名字叫Rachel。

很多朋友都好奇它的來歷,偏偏聽我說了以後又總是搖頭,直呼這之間缺乏對照的邏輯,甚至懷疑是我自己編構出來解套的答案。趁著白紙黑字,我在這裡重申一次,Rachel是從我中文名字的音譯而來﹔雖然不可思議,但是對老外來說,Huichieh多唸幾遍聽起來就是很像Rachel,當然也可能只是神來一筆隨便賜名,硬要追究其間的來龍去脈,說真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總之經過十四年的制約,Rachel已經成為強而有力的召喚,用它來叫我,威力保證不會比受之於父母不敢毀棄但又不甚喜歡的官方註冊版來得弱。

其實我非常感謝老外老師當年的神來之筆,至少他沒有丟下Amy, Mary, Susan,這類美國化的淑芬、美麗與惠玲,讓我免於菜市場情結困擾,不必整天擔心被人放email取笑。另外我也要向「六人行」(Friends)致敬,多虧了這齣肥皂劇以及珍妮佛安妮絲頓和布萊德彼特的戀愛八卦,月暈效果促使「Rachel」的正確發音普及,我於是擺脫老被人喚作「哩洽」並和「Richard」搞混的惡夢,從此不用再以三條線的尷尬回答「你為什麼要取男生名」的白濫問題,更不用費盡苦心糾正對方以舌尖抵上牙床的方式發「el」音。

非英語系的民族裡,大概只有華人盛行取英文名,其間的由來我並不清楚,大概只是想找一條容易打入全球舞台的捷徑。這種做法常常引來外人質疑,比如說我就不只一次被問到,為什麼要取異化於母語的名字,是不是甘願屈從於另一個語言放棄國籍?這時我通常會報上原本的姓名請他正確發音,接下來就可以等著看對方臉色從白轉紅再泛紫流黑的好戲。通常最後的結果,發問者會搖搖頭說他恍然大悟,自此對中華文化與語言之精博奧妙心存畏敬,再也不敢輕易挑釁。

事實上,Rachel的版權本來就不屬於盎格魯薩克遜人,她真正的來源是希伯來語,而且早在聖經的舊約創世紀裡就已經聞名(手邊有聖經者請翻到創世紀二十九章第九節,證明我沒有呼嚨你)。中譯本把Rachel翻作「拉結」,形容她:

「利亞的眼睛沒有神氣,拉結卻生得美貌俊秀。雅各愛拉結,就說,我願為你小女兒拉結服事你七年...他因為深愛拉結,就看這七年如同幾天」(創世紀29:17-20)

乍聽之下好像拉結美貌溫柔而且愛情順遂,甚至吸引了癡情男子服事七年,只可惜聖經從來不會對女人公平,拉結不過是父親與姐姐騙婚的工具,結果是雅各服事了岳父二十一年,先後娶得利亞與拉結,但拉結是妾,生不出長子,為了鞏固地位還不得不邀丈夫和女僕同睡。我忍不住想,如果人生可以重來,第一個拉結可能極願捨棄美貌俊秀,只求一份專一完整的愛。

其他的拉結呢?散佈在世界上,幾萬幾千幾百個不同族裔不同膚色不同信仰不同語言的拉結們,心底求取的又是什麼樣的期盼?

我的英文名字叫Rachel。

Rachel是上古聖經裡的那個Rachel,是紐約上城的那個Rachel,是清秀佳人裡喋喋不休的鄰居老太婆Rachel。是的,就是Rachel(不會發音的可以嘗試"瑞-秋"或直喚皮卡丘進化後的雷秋,反正我已經說過,此名召喚力之強不會遜於巴夫洛夫騙狗的鈴鐺,歡迎大量使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