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6, 2004

金庸的人魚公主

前陣子流行起金庸占卜,我所有的朋友都迷上這種變相的姓名論斷,不但爭相把名字輸入系統,還四處較勁自己帶了哪個男傑女俠的英雄氣魄。於是我瞬間捲入一場金庸旋風,走到哪都遇上一群段譽香香公主和楊過,而且還得興高采烈聽他們議論算命結果。O開心自己是愛慕者眾的香香公主,G則因為算出左右逢源的段譽,慘遭女友極刑逼供。歡聲遍野哀聲滿地之餘,反而罕有人關心原著主角的顛沛流離,比以及那些苦苦糾纏卻不得善終的心碎與憂鬱。

我必須死守口風以防不小心拆穿朋友的美夢,比如說楊過的那隻大雕指的不是屌,而他之所以黯然消魂,乃是源自斷臂斷情還差點斷命的悽慘折磨。還有段譽乍看左擁右抱好不快活,事實上抱過的妹妹個個都是老爸在外的孽種,最後雖然驗明自己也是老媽偷情的結果還抱回王語嫣,但說得難聽點,也不過是好死不死撿了慕容家不要的繡花鞋。

至於回族之美香香公主,成也異香敗也異香,她的人生幾乎是遺憾與遺憾的平方。她讓君王與總舵主險拋國城大業,她讓翠羽黃衫的寂寞成了大漠裡最幽深的惆悵,而她的芳魂遠走,則讓沙塵古城從此失了顏色也失去蝴蝶翩翩。
這些遺憾隱身於金門絶學之後,卻不是人人能懂。

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金庸不是飛雪連天射白鹿,不是笑書神俠倚翠鴛;金庸是徐克歐蘭朵式的東方不敗,是周遊瞎掰的老龍女與小鱉三,是古天樂包公版的楊過,是范文芳頭髮梳得像雷龍。金庸是戲、是虛構、是肥皂劇另類的衍生夢,偏偏那視覺至極的金庸,對我來說反而一點都不再金庸。

我媽曾說,她不能想像華語世界的男孩不看金庸。我也不能想像,那個曾經讓我徹夜煉功走火入魔最後狂吐膽汁的金庸,竟然有人連書皮都沒翻開過。別開玩笑了,他是華文世界的幻想尖峰、武俠競技的核心頂點,他的威猛遠遠勝過科幻小說的吉布森和艾西莫夫,你怎麼能說你沒看過金庸?

金庸寫文寫武,把史實與杜撰的情節交雜編織猶如彩虹,一道一道地相互暈染彼此滲透。金庸寫英雄,敦實的郭靖猶疑的無忌豪氣的喬峰柔軟的段譽灑脫的令狐沖,男人在他筆下都伏上悲劇的因子與浪漫不羈的魅惑,是亦正亦邪包山包海的完整個體。而金庸的女人總逃不過被擇取的命運。她們必須有嬌嗔任性天真爛漫冰清玉潔豪放大膽聰明機伶強悍堅毅各種日灼星閃的特性,才有可能在險惡如武林的愛裡奪令掌旗。

女性主義者說金庸是最肥大的沙文種豬,他的男女不等基因觀透過大眾文學一代一代傳佈。儘管如此,我還是很喜歡金庸和他筆下的女朋友,怎麼說她們都比深閨裡舞文弄墨的李清照與卓文君多了幾番鮮活,也比撥弦撫琴的李師師、陳圓圓更有悍毅的俠氣,我很喜歡金庸和他筆下的女朋友。

金庸寫過的女角多不勝數,我特別喜歡叫做「程靈素」的那個女孩。

靈為靈樞,素指素問,中國兩大醫書的精華,全匯聚在瘦小黃髮不起眼的女孩腦中。程靈素不美,體質癯弱,面色枯黃,唯一悍人的是那雙清澈透亮的眼瞳,細細凝望彷彿能讀出天地榮華。程靈素聰明,她精通計算,事事都在她的盤畫裡,沒有一個落了預料。她善毒善謀略,她看盡了浪子胡斐的心緒變化,她深深明白胡斐的愛裡不會有她。

「少女的心事本來是極難捉摸的,像程靈素那樣的少女,更加永遠沒人能猜得透到底她心中在想些什麽。」(飛狐外傳)

我忍不住要想,這樣頭腦燦瑩如水晶、心腸清亮如玻璃的女孩,何以將自己密封至極於此,終至無人猜得透她如何作想。沒有人看破她,沒有人能害她,自然也沒有人能愛了吧。不定胡斐也是怕了這點,所以自始至終都不能全心相待。
於是程靈素養成一株天下毒物七心海棠,卻養不活一段真摯的愛戀,也養不出一個信任的戀人,那滋味鐵定比三毒穿心還要邪傷。就像人魚公主賣聲賣尾換得人間變化,卻眼睜睜看著王子奔向錯認的公主身旁,連叫喊都乏了力量。

我忍不住要問,程靈素到底是聰明到了極致,或者其實有種單純的癡傻,癡傻到竟不明白,有時你必須老老實實,有時你必須刻意偽裝。把那些女兒氣的細膩老實坦白,把那些大智慧、大野心、大謀略包裝收藏,像偶用媚計的趙敏、像偶使嬌氣的黃蓉、像善唆使的馬夫人。程靈素顯然不懂這層道理,所以她以性命換得真心,卻只是一種遺憾而不是愛藏。而靈樞素問道盡了天下病症與經脈癒療,獨獨漏了情愛絕症的藥方。

金庸最後寫,「又或許,這也是在她意料之中。她知道胡斐並沒愛她,更沒有像自己愛他一般深切的愛著自己,不如就是這樣了結。用情郎身上的毒血,毒死了自己,救了情郎的性命。很淒涼,很傷心,可是幹淨利落,一了百了,那正不愧為“毒手藥王”的弟子,不愧為天下第一毒物“七心海棠”的主人。」(飛狐外傳)
她的愛是無私頂點,也是原始的愚鈍狀態,就像啞音捱痛的人魚公主沒有下刀勇氣,只能在天明時濡沫入海,姿態靜謐得彷彿不曾存在。天下至毒,毒不過無愛的痛楚,毒不過傻氣的純愛。

我多麼多麼慶幸,不曾聽見誰的命運有著程靈素的橋段。

她實在是金庸筆下最不美麗,卻最最絕美的遺憾。

*靈樞、素問合稱「皇帝內經」,是中國古代知名的兩大醫書,Google大神對此有詳盡解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