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8, 2004

新聞台上,愛情永不下檔

Soft Castle雖然開張不久,卻不是我第一個新聞台,也不等同於我流浪新聞台間的時光長度。我漂浮在這裡的時間很久很久了。邂逅過各式各樣的書寫,目睹了千百種文字架構的舞台,與無數的人生經歷擦肩而行。

看得久了,看得多了,恍然明白愛情是這裡最深刻的主題。

愛情是無盡的主題,愛情是創作的動機。關於好的壞的積極的消極的思念的遺忘的亢奮的絕望的黑的白的紅的黃的微笑的哭泣的渾身是傷的心裂開的情節,新聞台裡處處散逸。

我見過無數的書寫者以各種姿態悼念愛情。我並不認識他或她,更不清楚真實世界裡,他們經歷了如何轟轟烈烈的戰役。只是那留下的瘡疤與傷啊,總讓讀著的人也跟著揪起了心。

尤其害怕關於三角戀情的敘述。不論我多想對她說聲別傻了放手吧,卻沒有足夠的勇氣保證分手後陽光清亮,何況我不也曾經當過死硬不聽話的傻瓜?我也非常畏懼揭露遊戲人間的情場真相。那樣的文章總讓我特別疼惜,不忍猜測他們賠上了多少的青春與真心真意,才把人生飲食男女看得那樣清晰?

高夫曼(E.Goffman)的表演說是近年最常被用以比喻虛擬空間的理論。網路空間是一座巨大的舞台,男男女女來來去去,偶爾錯身交織片段故事。個人新聞台徹底貫徹了這等思想。在這裡,我看見相愛的人步入禮堂,看見愛得激烈卻難逃分別的遺憾,看見孤獨仍堅持悍戰的同志之愛。

人生是座舞台,新聞台則是巨大而微縮的劇場,它收納了千百萬計的人生點滴,它放大了人心的脆弱柔軟,而愛,在此處永不下檔。

我見過無數的書寫者,我見過單戀、初戀、迷戀、相戀、異性戀、雙性戀、同性戀、異國之戀、忘年之戀以及移情別戀。我見過無數熱愛的身影,我常常羨幕他們情感的深切與坦直。我也見過千百種悼念愛情的身影,儘管我並不認識她與他,更不清楚真實世界裡誰讓他們心傷。只是我有時真的希望,書寫能成為一種療癒、一種堅強的力量,讓那些破碎的愛情重新出發。

新聞台是一座巨大而微縮的劇場。它包容多樣的情感發芽,它放大愛戀裡柔軟的憂傷的想像。愛在此處,永不下檔。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