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3, 2004

焦糖瑪奇朵蛋塔

我最近吃到最美好的甜品,是肯德基新出爐的焦糖瑪奇朶蛋塔。

肯德基的蛋塔通常有個小碗的形狀,通體貴氣黃澄澄地亮著,出爐時則泛著熱騰騰的煙光。蛋塔的中央散落著一片金黃色的海洋,其光澤之美好,實在讓我不得不做作的用上「天啊,夕陽西下的尼羅河」那種噁心的形容來比照。

總之,那景象誘惑像極了雷諾瓦的畫,光看就讓人打從心底泛起美好的甜蜜。更何況,新款的蛋塔竟然還配上了香膩膩的焦糖,我一想起焦糖迸開時那聲小巧而清脆的聲響,就忍不住把一個月來謹守的卡洛里攝取標準通通拋光。

就這樣,我連續三天都上肯德基嗑蛋塔。即使那裡處處泛著雞味而且油煙漫天,一點都不像是美好的午茶時光,也不可能有愛蜜麗閃著大眼邂逅的浪漫情懷,然而一惦記起焦糖瑪奇朶的蛋塔,我就像鴉片病人不能沒有罌粟花,寧可裹著渾身油氣並且忍耐隔壁小孩的咭哩呱拉,也要乖乖坐著品嚐珍寶似的焦糖蛋塔。

我曾經不是那麼喜歡蛋塔,皮厚餡乾是我一直以來的惡劣印象。我特別記得小時候,麵包店裡的蛋塔多半有著虛假的花瓣圖樣,偏偏皮厚乾硬耐不起半點摩擦,稍稍觸及就像偷工減料的海砂屋,裂紋處處碎屑滿嘴,怎麼吃都不舒服。至於餡料就更別提了,大概就是蛋打糊加點奶油砂糖,然後放很多黃色素,就怕顧客看不出這裡頭藏了個蛋似的。

一直到台灣開始流行葡式蛋塔,花形的傳統蛋塔終於走入歷史。

新型的蛋塔不再充斥厚硬的餅乾皮,倒是出現了層層疊疊萬重山似的千層酥皮,口感層次的細密突然成為蛋塔的唯一標準,不但一入口香脆無比,飛散的餅屑還得輕薄如花雨,才足堪擔起蛋塔之名。

蛋奶醬是蛋塔另一個重點。從傳統蛋塔、椰奶蛋塔、冰蛋塔到黑糖蛋塔,醬料的變化成為蛋塔發展策略最重要的軸心。在嚐過除了無特色的黑糖蛋塔,冰得像冷凍水餃的四度C蛋塔,以及噁心到讓我寧願被椰子打昏的椰奶蛋塔之後,肯德基終於推出一個值得鼓掌叫好的焦糖瑪奇朵,讓我心甘情願每天掏出二十七塊銅板,只為換取五口甜膩膩的夢想。

雖然我始終沒搞懂,除了蛋是雞下的這種牽強辯解,肯德基還有什麼理由賣蛋塔。但是說起焦糖瑪奇朶蛋塔,那可真是甘癮者的罌粟,是甜膩膩的夢想,是我這三天苦暗生活裡唯一的糖和光。

所以肯德基,請你千萬不要停掉焦糖瑪奇朵蛋塔。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