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6, 2004

我們都是機器人

今天讀完R.Brooks的《我們都是機器人:人機合一的大時代》(Flesh and Machines: How Robots Will Change Us)。作者是MIT人工智慧實驗室主任,也是長年致力於機器人開發的科學家。通書除對全球機器人學發展與流變進行概述,也涵括了歷來關於人、機關係的質疑、論辯與反省,算是頗能兼顧科學與非科學論述的平衡。

《我們都是機器人》有幾處有趣的觀點值得延伸。

首先,作者扭轉了普遍存在的質疑,即散見於科幻小說與電影情節中,有關機器人接管人類世界的恐懼。相反的,他改以「我們就是它們」的角度切入,重新定義人機之間複雜的共生共存關係,有極大部分源自於人類的主動吸納與併入。

換句話說,不是機器人吞併我們,而是我們主動變成機器化的人。書中列舉的例證是急凍技術引發的熱潮,我覺得更好的例示也許可以參考「攻殼機動隊」。這部已經被封為cyborg經典的動畫,對人大量將科技身體化的行動有極為深刻的反省,特別是關於由此引發的「存在」問題:我的存在到底在不在?存在的形式是人抑或機器?

除了人機合體可能引發的存在爭議,這裡也點出了科技發展始終不能脫離人類的主動選擇。Brooks批評了許多意圖利用智慧、情感劃分人機差異,並作為鞏固人類個殊性的說法。我卻認為,慾望其實才是造成人機現有差異的主因。我們或者不能矯情的引用「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但卻無法否認科技應用實與人類慾望息息關聯。機器人可以用來清掃、割草,機器人可以用來下棋、模擬體操,當然也可以取代肢體,或者用以誇耀國力促進外交(不然小泉?一郎何必帶著百斤重的艾希莫千里迢迢遠赴捷克)。這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慾望」。

慾望是正面的用詞或是負面的形容,我不敢斷言。在U.Eco的《玫瑰的名字》(the Name of the Rose)裡,求知的慾望成為連串死亡事件的肇因。在舊約聖經的故事裡,慾望帶來了挑戰天廳的巴別塔,也帶來了分歧錯落的語言。慾望釀成了《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的謀殺行動,慾望釀成了《AI》的悲傷分離。在現階段還未足以造就具備慾望功能的機器人時,人類的慾望才是促進科學前進的動能,才是引發道德危機的主因。

Brooks說所有的科幻小說都存在著機器人恐懼心理。然而如果稍微追本溯源,我們也許可以重新定義,一來所有的科幻小說都是本著作家的慾望而生,二來,科幻小說的故事情節也皆肇始於人的慾望發想。所以我會說,科幻小說其實不是關於機械恐懼與機械想望的情節,科幻小說其實是在橫剖人類慾望的層面:人造機器的慾望,人用機器的慾望,主導世界的慾望,迴避失去的慾望。科幻小說是舖著白矽銀塑鋼小晶片的人類慾望,和歷史故事、情色文學其實沒有什麼兩樣。

有點扯遠了,再回頭來講講機器人學的世界發展。前期的商業週刊恰好論及美日機器人學的養成背景,其中提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直指日本之所以享譽機器人圈,與他們長年浸濡科幻漫畫,並擁有龐大的漫畫工業作為後盾息息相關。

機器人在日本是以小叮噹(DORAEMON)、原子小金剛(ATOM)等正面形象深殖人心,間接影響了日本看待機器人的眼光。他們酷愛寵物形、人形機器人,嚮往的是友伴式、生活化的機械夥伴,間接促成電子雞、AIBO和艾希莫(ASIMO)的產生。這種說法帶入了大眾文化與社會性的意涵,也突顯出科技發展揉合了文化價值與社會影響。既然如此,科技就不當只是閉鎖於實驗室內的行動,也不會是專屬於科學家的玩偶,理當對非技術領域興起的反省與質疑敞開心胸。

說是這麼說,但技術與非技術之間的對話空間在哪,顯然還是一個極大的問號。

最近常想,我參加TWING Camp和APNG Camp最大的收穫,其實是聽到了非常多來自技術背景的聲音。當然裡頭有很多東西我不懂,也有很多觀點我不能認同,但是如果沒有眼見耳聞,不會那麼清楚地感受技術與非技術間的斷裂。比如說,講到IM、遠端遙控,技術人才會手舞足蹈的說科技讓我們越來越貼近,社會科學圈則會開始質疑此間牽扯的安全、信任與權力分配,而兩者之間的對話還是非常空缺。講難聽一點,就像激進派與保守派的女性主義針鋒相對一樣。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慶幸多了一個邂逅雙邊的經驗。認識是第一步,了解是第二步,跨出了前期階段,才有可能建構對話機會。就像Turkle仍對人工智慧抱持質疑,但親身接觸的經驗確實帶給她新的刺激一樣。我們有沒有可能延續Brooks書中揭示的問題點,轉而連結網際網路技術與人文間的斷裂,達到共生共長、交互刺激的可能呢?

延伸閱讀
1. Brooks, R.;蔡承志譯(2003)。《我們都是機器人:人機合一的大時代》。台北:究竟。
2. 黃惠娟(2004)。〈機器愛人〉,《商業週刊》,871:96-103。
3. 鄭呈皇(2004)。〈機器指揮家、外交家 日本全民狂愛〉,《商業週刊》,871:104-109。
4. 林宏達〈2004〉。〈去年世界足球機器人比賽 台灣拿冠軍〉,《商業週刊》,871:110-112-。
5. 李名揚(2004/09/06)。〈奧林匹克機器人大賽 闖迷宮 翻筋斗〉,聯合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