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5, 2004

泳池畔的春光

大概從一年半前開始,我把游泳當成一種消除壓力的習慣,累了或不想思考的時候,就往水底鑽。我對泳池的設備環境沒有太多苛求,但並不太喜歡大鍋滾水餃式的人擠人馬拉松,所以今年夏天我下水的次數屈指可數,反而是入了秋天氣漸涼的這幾天,我又重新開始游泳。

天越冷,我越愛往泳池邊跑,一方面貪圖人少清靜,另一方面,窗外寒流越是冷颼颼,池子裡終年恆溫的23度便越顯得溫暖,還帶著一股泡湯式的舒爽。然而我喜歡游泳的理由不止於消除壓力或卡洛里那麼簡單。最重要的原因是,泳池不但是健身消脂的好去處,更是人生百態的倒影﹔從泳姿泳癖泳衣到泳伴,無處不是泳客個人特質的伸展台。

譬如那個每晚八點出現,總是著黑泳衣的壯碩女孩,我猜她大概正準備什麼比賽﹔她不斷練習各種姿勢,臉上的表情也隨著逡巡的速度時急時緩。又像是那個戴天空藍泳帽的男生,他的肩膀鼓漲得像塞了兩顆包子似的,約莫是紀錄了他對蝶式泳姿的熱愛。泳池裡翻滾著不同的姿態、色彩、身形,個個都有著說不完的故事情懷。正因如此,我特別喜歡邊浮邊潛邊觀望,透過氤氳的水氣揣測故事內涵。

以上所述固然帶有幾分浪漫,但是浪漫畢竟來自我美化過的想像,並不等於泳池畔的真實場景。今天,我就是要來揭發池畔的真相,特別是關於那些流洩不盡的春光。

說到泳池畔的春光,一般人聯想的約莫就是穿著高叉低胸露臍小可愛,而且爆乳翹臀溝痕看不完的辣妹集團,或者是那些身上肌肉飽滿到讓你想拿針戳戳看會不會爆炸,線紋清晰又遠遠超越好萊塢化妝術境界的猛男。再限制級一點,可能還會想到泳裝不小心跑錯地方,於是露奶現臀小鳥飛翔的壯麗景象。這的確是我要說的第一種春光,只可惜對象不是辣妹也沒有猛男,但常常是腰圍比胸圍還大的阿嬤,或是讓你誤以為他罹患女乳症的勞萊與王哥,光想都叫人頭皮發麻,更別提出現任何可能的興奮現象。不過意外春光發生的機會畢竟微乎其微,更何況,如果和女更衣室裡精采萬分的演出相比,這些實在都只是小咖。

如果要我用一句話來形容女更衣室,那一定就是「木瓜曝曬場」。

話說我第一次見到女泳客洗完澡後一絲不掛走出浴室時,驚嚇得差點沒把滿手衣物丟開尖叫,偏偏她走到正在吹頭髮的我身旁著衣,害我我尷尬得不知道眼睛該擺哪裡好。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更衣室堪稱台灣女性擺脫身體束縛的第一個戰場,因為這裡多的是赤裸裸離開浴室的女性同胞。她們裸露得非常自然,顯然他人的目光或鏡中的倒影都不能阻止這種袒身的權利,於是不論大的小的黑的白的下垂的上揚的或不對稱的,通通有機會在這裡說話。

雖然這些走在時代尖端的女性實在讓我敬佩不已,只可惜我保守成習,始終沒有面對赤裸的勇氣,最後只能草草吹頭落荒而逃。我的男性友人聽了大多口水滿地,還不斷打探有沒有看過精雕細琢的翠玉木瓜。我不願意破壞他們的想像,但見多了垂地或乾癟的木瓜,我現在連聽到木瓜牛奶都會害怕,想不透男人怎麼會願意大費工夫偷窺偷拍,只為了一睹遍地濫木瓜的景象(看了以後,你們還舉的起來嗎?)。

第二種春光好發於泳池之內,通常就是兩個小情侶粘得緊緊,不游泳卻老靠在池邊,甜言蜜語摸來撫去順便善盡擋路之責,破壞眾人游興。這些小情侶可能過度放大了水面折射干擾視覺的效果,老以為兩手藏在水面下就可以避開視線為所欲為。殊不知,除了眼睛朝上的仰式,自由式和蛙式都各有一半時間潛在水裡,只要有心,什麼都能看見,當然也不會錯過精采刺激的A級畫面。

第一次見到時我還能一笑置之,只當是遇到乾柴烈火所以下水熄火的小couple。但見多了幾次突然覺得有點噁心,游泳池彷彿變成小情侶交歡的浴缸,不知道哪天換氣的時候會不會吞下不知名人士灑出來的野種,這個焦慮嚇得我懼水長達好幾週。

春光乍洩是一種曖昧的美,但泳池畔的春光往往來得生猛率直又強烈,震撼程度則直逼災難片和恐怖情節,時時威脅著視線安全。雖然我非常感謝不吝展現春光的泳客,但還是想呼籲你們行行好,別讓保守的泳客老懷著「以後要戴防毒面具」的恐懼感下水。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