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4, 2004

奧客倫理與網拍時代精神

WWW的發明人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說得好,儘管他一直以來秉持力求普及的心態從事網路推展,同時也期許網路成為公開資訊的交換平台,然而,「網路絶對無法避免商業資訊」的存在。

網路當然無法避免商業資訊的存在,說得更直接一點,網路已經成為平面廣電之外不容小覷的媒體平台,而其所掮復的商業潛力,我相信早已超越伯納斯李原初設想的棋盤。

網路現在不只是便捷的商業資訊載體,還是迅猛生腥直逼侏儸紀的商業戰場。大型企業與入口網站競逐造訪人次和點閱數量,玩起合縱連橫結盟拆夥的遊戲毫不手軟。至於小本經營白手起家的虛擬賣場,耍起跳樓拍賣血拼清倉那股力道狠勁,更是絶不遜於週年慶期的百貨商家。

網際網路把我們的生活變成一處巨無霸式的賣場,Click和ID讓我們成為無處不在無所不買通天下地的無敵買家,而網路特有的匿名性,更讓一切匪夷所思的想像都標上了價。

男人在這裡買3C電子通訊產品,女人在這裡挑面膜和瘦身道具,小孩買漫畫公仔明星海報,老人買按摩器材和保健食品。然而網路購物又豈只是如此三言兩語可以道盡,怎麼說它都是綜合了高級百貨旗艦名店批發賣場和二手回收的超級合體,沒有什麼在這裡不能出清。上至千百十萬的高級跑車、古董座椅、經典絕版LV,下至只融於水不融於手的處女膜即可拋,以及自家生產僅此一雙的喬丹藍白拖鞋之王。只要拿得出手,網路什麼都有,就連布蘭妮吐出的口香糖都不必嫌髒,包起來一樣放得上網。

網路購物與拍賣帶動了不見實體的消費活動。如今下個標、轉個帳,只要不上當,兩天後商品乖乖到家,一切的金流人流全都隱於光纖電纜與數字按鈕之後。商業活動突然乾淨俐落了起來,我們也不再苦於大包小包揮汗採買的窘境,上線讓 費變得非常簡單。

然而,這種不見身不現影的暗處商業活動,卻造就了一股網路澳客旋風,讓有幸逢者人人頭痛。

說起澳客,人人都懂,多半就是指涉那些廢話多批評多挑剔多,提出的意見卻全然沒有建設性的無聊買家。只是話多也就罷了,澳客們還喜歡比價,然後四處轉貼其他網站蒐來的價格,逼問你憑什麼比人多設高十塊的起價,難道你家賣的Burberry多了一隻馬?還是LV鑲金帶銀裝了法國總店的錶框?

比價其實是種節約儉樸的美德,照理說應該為他們起立鼓掌。問題就出在,澳客買家通常只是游擊戰似的試探下價,他們事前不做好調查,事後又時常後悔出價,常常耍著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手段,就為了逼著賣家無條件取消得標。

我遇過最機車的買家,是一百塊錢的商品賴了兩個星期珊珊來遲,匯款時還刻意忘了附上郵資,卻沒忘記要我用最快的方式郵寄商品給她。另外還有個更絶的買家,愛拿信箱發廣告結果慘遭封鎖,她卻把帳全都怪到我頭上,還用了一句「當賣家怎麼不學著機伶點」,堅持要我給她精神賠償,讓我氣得邊寄商品邊在心底送她五個XX,只差沒紮個小人插針寄上。

至於面交遲到、放鴿子、銀貨眼看就要兩訖還堅持殺價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的澳客行徑,我猜大家都能舉出兩三樁。仔細想想,澳客買家也算是網路界的奇葩,他們的存在至少證明了,網路並不是人人安康守信的烏托邦。這就好像大賣場即使貼滿偷竊罰百倍的警告信,還是會有小賊忍不住伸手牽羊。

光纖電纜取代了實體金流物流與人流,網路交易將商業變得乾淨俐落,然而人的本質卻沒有因為上線出現任何淨化的動作。

也就是說,我們只不過是踏入了一座通電的伊甸園,精神上卻仍然頹唐軟弱,不足以抗拒撒旦的誘惑,也依然竊嚐著鮮紅的蘋果。

說穿了,虛擬世界,不過也就是座血淋淋的人性拍賣場,隨時歡迎你來這裡競標、定價。

*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WWW發明人,其生平事蹟可見商務出版之<<一千零一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