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7, 2004

摔跤界的第一把交椅

我特愛穿繫帶又細長的酒瓶跟鞋,自以為多了那兩三公分的高度,身高看起來就會比較貼近一百七的完美比例。不幸的是我雖然愛穿高跟鞋,卻沒有足以搭襯的美腿,連走路步法都大剌剌的,平白糟蹋了幾雙好鞋。

走路難看也就算了,我還是摔倒界的天后,行路的姿態總像沒長眼睛一樣,下半身三不五時就多出一堆莫名其妙的瘀傷。我猜我應該可以坐上摔倒界的第一把交椅,畢竟我平路摔、山路扭,連過馬路都會踩空爾後刮傷腳踝。好心的朋友勸我脫去高跟鞋以保平安,卻不知道,即使穿上平底的夾腳拖鞋或號稱非常sporty的nike跑鞋,我仍然有本事滑倒以大字狀。

馬路上、捷運站、校園裡、餐廳外...無處不是摔倒的舞台。

我摔跤摔得非常習慣,淤血擦傷簡直就像三餐吃飯一樣常態。老實說,有時候我還會因為自己摔得非常精采或閃躲得漂亮而陷入變態地自滿。反正痛一下拐兩步,三分鐘後又是一條好漢,我依然蹦蹦跳跳活力四射,依然繼續我不優雅的走路姿態。

然而頻繁的摔倒次數還是極易損壞美好的靴鞋,往往一個夏季我就要換上三四雙涼鞋,冬天則至少得備妥三雙以上的候補長靴。假如玻璃鞋穿在我的腳上,一下馬車大概就像車禍現場,只是碎掉的不是車窗而是神仙教母的魔法。假如紅舞鞋穿在我的腳上,應該也無需擔心我會舞動到精力耗盡的下場,反正舞鞋一定在那之前就被穿到斷跟掉皮絲帶鬆卸,最後還會落得屍體不全的慘狀。

今天我吃完晚餐離開鵝肉麵的小攤,硬是在人群滿滿的麵包店前摔了一下,旁邊兩個國中女生嚇得停止喧嘩,牽車的高中男生則張大嘴巴,只有我鎮定無比的起身拍拍膝蓋,然後毫無表情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我其實很想安慰當時錯愕的小朋友們,摔倒只是我苦悶生活裡的俗常表演,大家真的不必那麼驚慌。

我是摔倒界的第一把交椅,跌落的姿態像泰森出拳震天撼地。我是摔倒界的第一女王,連作假的吹風機都不用,就能像瑪麗蓮夢露一樣自然曝光。我還是摔倒界的金牌,跌落與再起都能high的異常,巴不得學北島康介洋洋得意喊出「超気持ちいい」的經典名話。

我實在太會摔了,連Atsushi離開台灣前,都忍不住送我一句「Please be careful when you walk」作為告別。這讓我忍不住覺得自己該算是個台灣奇蹟,起碼我已經摔跤摔到享譽國際,下次派我去招商搞不好比馬市長的微笑更有吸引力。起碼我可以刺激鞋業再起,並且吸引大量的醫療復健機構進駐,然後帶起台灣另一波經濟奇蹟。

廢話一堆,我懷疑我今天可能摔跤摔到腦子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