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8, 2004

樂透彩

有鑑於扁桃炎的醫藥所需嚴重侵蝕我本月的生活費,我終於搭上六億槓龜熱潮,買了生平第一張全憑己力的樂透彩

。話說要買彩券的當天早上我還有點怯懦,窩在投注站旁的要不是買菜的歐巴桑和散步的老伯,要不就是看起來就對工作很不滿的苦命上班族,像我這樣穿著短袖短裙弔兒郎當還半臉睡像的賭客大概還是頭一遭上門。

我假裝很熟練的丟進一張百元鈔票,連選號都不敢多言,拿了裝在紅包袋的兩張彩券轉頭就跑。其實那情景有點像第一次上菜場買蔥的尷尬。聽多了蔥蒜不分的笑話,買菜經驗不多的我只好擺出一副很自信的臉孔,指著離我最近的長柄綠色植物大叫,老闆娘給我兩把蔥。老闆娘愣了一會沒回話,過了好久才強忍笑意回說那是蒜苗,害我尷尬的差點從現場隱形。

ANYWAY,這次的重點是彩券不是蒜苗。話說如此,我還是連彩券幾碼可以對獎,幾點開獎等等細節事宜都一頭霧水。反正只要有中就偷笑,也不奢望能拿下千塊以上的大獎(二十五年來,統一發票第一次中到一千塊時硬是讓我high了半月)。

到了半夜,我對著中天號碼發現三碼上線,匆匆MSN探問三碼多少錢。也作過發財夢的Joshua轉貼台北銀行啟示給我,順道恭喜我終於否極泰來撥雲見日天上掉下兩百塊。 沒錯,貨真價實的兩百塊,扣除成本我起碼賺了一百;看來,越邪的號碼中獎機率越高,而病得很慘的也能靠這彌補身體上的空虛,果然是何樂而不為的樂透彩啊。

話說回來,誰知道兩百塊到底要去哪裡兌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