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5, 2004

演唱會


演唱會、演唱會,顧名思義就是有「演」又有「唱」的集合。我看演唱會的經驗不多,但好歹也目睹過幾個海內外名人,勉強可以歸納出兩種類型。

第一類演唱會賣的是視覺效果。成本驚人是它們一貫的特色,設備費用動輒七八位數起跳,鈔票全都砸在舞台和藝人身上。這類演唱會的舞台通常華麗得讓人眼花撩亂,不但非常計較造型有幾個角幾個椎,還必須內外兼修有看有用,同時發揮噴乾冰、放煙火、吊鋼絲、飛鞦韆的複合功能,精巧得簡直媲美一座馬戲劇團。

舞台尚且至此,演唱會的主人翁自然更上一層。這類藝人打得是面貌、身材和排場,演唱會是他們SNG的現場寫真,而致勝準則就是露的要比遮住的多很多。所以胸前沒肉得用針灸補強,或者穿萊卡材質七千塊繃緊緊小可愛,或者用眼影畫出一條小溝充場。

這類活動是名副其實的「『演』唱會,重點在「演」不在唱。反正唱了也只是BGM,是因應劇情需要的演出,對嘴發聲就可以打發。因此,音響設備與樂團品質通常不會太過講究,觀眾看的是人不是聲音,只要有個遠處比手指還小的藝人在面前揮汗蹦跳,就足以喚起歇斯底里的驚聲尖叫一百二十分鐘。

我參加過這種偶像級演唱會幾次,其中包括某海外知名美少年團體。這類活動的氣氛真的很HIGH足以媲美Disco pub,音響大到什麼都聽不清楚,眼睛前方還留有不時閃起的火花殘像。最讚的是全場歌迷會和你一起大聲狂吼,然後死命的奔搶台上拋下的撥子、礦泉水和臭毛巾。參加完演唱會後,我通常要在家裡癱瘓三天,腦袋裡除了藝人露點的畫面其他一片空白。如果被問起他唱得怎樣,最多也只能丟出一塊CD,反正他在台上放的也是這張。

第二種演唱會沒有華麗舞台,藝人的服裝也很少變化,但是通常會有極佳的杜比音響,以及整團看起來就很瘋狂的樂手在場加持。出席的藝人多半寡言不多話,沒有音樂的時候靜靜坐在一旁,樂歌響起則立刻變身發光。我常常覺得,他們的少言是因為心意全都凝聚在聲音裡,歌唱是他們誠心誠意的寒喧。

第二種演唱會的樂迷通常冷靜。不時看到有人閉眼搖晃,以抹去視線的方式求取全然的音樂浸淫。如果唱的是慢歌,會有愛侶情不自禁相擁;如果是快歌,會有人如入無人之境狂放舞動,整個現場像是歌迷與歌手的對話空間。

王菲、陳綺貞、BonniPink,是近年來三個讓我有這種感受的藝人。聽他們的演唱會你必須把自己放空像塊海綿,泡在純粹的聲音裡任其鼓漲,最後被極為個人化的情緒充滿。你問我他們唱得好不好,我總忍不住想搬出整座人生回答,告訴你eyes on me和thinking of you…曾經在生命裡的哪處發光。

麥克魯漢提出了「冷/熱媒體」之分,恰好適用於說明演唱會的兩種型態。「熱」演唱會以瘋狂的視覺效果取勝,在那裡迷成了mess,從事集體而齊一的行動,個人化的經驗既不重要也被抹煞。第二種演唱會把人拉回音響空間,迷用全身感知音樂,用生命經驗回應召喚﹔聲音、聆聽、思考、情緒貫穿密閉的空間,演唱會登時成為個人美學的展現。

七月底到澀谷聽了Bonnie pink演唱會,當她請來的小號手在台上癲狂起舞時,我真的有種「天啊我愛死演唱會」的感覺。演唱會像是從現實切割、抽空出來的另一個世界,既有的秩序被樂迷與樂手重寫,激昂有理、瘋狂無罪,就像達利那張帶有魔魅想像的紅沙發,老是會讓人有種「啊,原來世界可以這樣搞」的驚艷。

*Bonnie Pink 是最近迷上的日本女歌手。台灣華納發行過兩張她的單曲,現在大概只剩玫瑰唱片西門店還找得到。原本聽說最新的專輯Even so台灣會發,不過我等得快望穿秋水了仍沒下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