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0, 2004

女兒

花了一個星期看完鍾文音的小說。據稱是她耗費五年寫出的作品,一部關於流浪與自我逐蹤的長程漂流。說真的我沒有特別喜歡她搭建的意象和文字堡壘,所以看完也就罷了手,沒什麼極度深刻的感動。這種感覺像是赴完一場豐足的晨宴,每道菜餚都精雕細琢,燒賣鑲嵌四色花彩,小籠包子拼組成白龍赤鳳,然而光看卻已饜足,茫然撐飽著分辨不出其中況味。所以也就是飽,這樣而已。

頗堪玩味的反倒是她有意無意重複述出的話語──她說,「每個女兒都是父親前生的戀人」。女兒是父親前生的戀人,纖細的腳踝手指纏滿未了的情債,於是重山疊嶺、汪洋闊海,路途雖遠卻定要朝著模糊的記憶和身影追索而來。

這說法帶著濃厚的輪迴意念,也為父女情緣籠上浪漫的彩光。我初聞時雖有笑開的衝動,但想及那些寵溺嬌女如同天上星子的父親顏容,還是忍不住連聲贊同。

女兒是父親前生的戀人,再怎麼嚴苛僵直的男人都抗拒不了小女兒嬌軟的笑聲。無怪乎我見過許多強悍威猛的男人,他們在名利場上武裝廝殺毫不手軟,回家對待妻兒也未必溫柔,獨獨在博女一笑時不惜賣乖裝傻,沉溺嫩蕾笑靨像貪戀褒姒的酒窩。

女兒的笑是珍珠是花蕾,回眸顧盼裡寫滿未盡的愛的痕跡,前生不及圓滿的遺憾,此世終於尋得善果,老父的沉醉於是帶著圓滿贖還的感動。女兒的眼淚則像光雷閃電,一道一道轟隆作響,全都擊進了男人心房﹔痛是真真切切的,是帶著歷史性的,像千百年未盡未了未癒合的傷口鼓鼓發漲。

輪轉的宿命、未盡的愛戀呵。

女兒是父親前生的戀人,那麼那些膝下無女的父親,他們前世的愛戀遺落何方?還在冥河彼岸浮浮沉沉,抑或傷極了自求不再相逢?而那些有兩個、三個、四個,甚至多個女兒的父親,是不是前生處處多情,讓每個錯身的戀人都抱著思念與遺憾重生?

那麼,下世相逢的唐明皇,是不是仍將寵溺玉環如珍視玫瑰?下世相逢的胡蘭成,是不是注定容忍張愛玲帶著嬌氣的怨懟?前生的戀人,牽掛的夙願,懷想的容顏。疼愛、疼愛,愛裡帶著莫名椎心的疼意,是不是男人愧疚著對愁腸遺憾的化解?而嬌嬌女出閣時老父無以名之的憂傷,是不是必然償還的一種撕裂,一種前世戀人對男子負心的懲戒?

女兒是父親前生的戀人,這說法有著絕美而宿命的色彩。而我身邊有極多極多的父女型態。A的父親有多個情人,沒有一個能夠取代A和姊妹們的地位,不定過往她也苦於相同的週旋選擇之擾。I的父親有極強的政治立場,甚至允準她在聯考摒棄三民主義,我猜他們可能曾經是亂世兒女,在烽火連天的孤城裡為革命棄捨愛情,以至於今生厭棄腐敗。T的父親栽培她如待男兒,要她唸書立業、要他堅毅自守。也許他們前世因為朱門竹門的錯落未能攜手,是以此生懷著遺憾而來。

幸運的是我家只有一個女兒,老爸上輩子大概還算專一,只是前生戀人說恐怕會讓他百感交集好一陣子,說不定還得苦苦揣想,上輩子究竟犯下哪些風流冤債,才招惹今生刁蠻任性的女兒成天作怪。而從小深刻體驗不平等待遇的哥哥可能可以就此釋懷,至少這解釋了何以他偷買電動就得被痛打三天不能起身,我卻從小到大連個巴掌都沒被老爸甩過,回家省親還能領到鼓勵獎金的緣由。

女兒是父親前生的戀人,因此得天獨厚,理當成為無端寵溺的唯一理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