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 2004

愛的語言

全世界有多少語言?

我求助網路,發現語言學研究者已經找出至少二十種語系,而其下枝節四散的語言則高達數千多種,還不包括驅控機械儀器所採用的人造語言,以及消逝無可考者。何其驚人的數量。這意味著每個眨眼的瞬間,世界上即有億萬人口依循不同聲調、驅策不同音節、流散不同字母,訴說著相同的人間喜怒。這也意味著,即便是真摯單一的愛戀,也可以翻身跳躍,頃刻轉譯為繁複的千種舞姿,在此等彼處翩翩活躍。

全世界有多少語言,就有多少種談情說愛的方式。

語言與文化本是雞蛋相生的糾纏因果,遂使愛情也染上了獨一無二的文化氣味﹔說愛的姿態聲調與表情,無不帶著極強的地域風采。

人們常說法文是最適合戀愛的語言,軟聲軟調的音節隱躲在收密的脣齒之間。旁人聽著總覺得不清楚,彷彿字辭都模糊曖昧地裹在一起,像極了那些沾著蜜似的情話絮語,黏、甜、稠密,一個Je T’aime勝過千言萬語。

相同的話在英語德語中文裡就少了這股欲遮還現的柔氣。語音和結構過度清楚,反而抹殺戀愛時必然的那些揣測與猶疑,那些心焦、那些掛慮,那些相思欲寄無從寄。I love you, Ich liebe dich或我愛你,太清楚的主辭動辭受辭區隔,反倒像是訂定契約似的有種謀殺浪漫的嫌疑。

另一種適合戀愛的語言其實是日語。

不同於日本民族性予人的硬直線條感,日語是種迴彎改道層層繚繞的語言。過多的謙讓語、尊敬語、肯定式的否定句,無一不在避免直接而正面性的直擊。於是愛在他們口中往往化成「喜歡你的事情」、「與你相遇真是太好了」等等側面性的感動,而旁敲側擊的告白方式,反而擴充日語中傾訴衷情的可能詞彙。

愛在日語裡於是不單只是愛戀而已,還能成為相遇的感激、喜歡的昇華、幸福的至極。就像繁複多面的水晶柱體,每一面都倒映了瑰麗多彩的光,然而相似的輝芒之下又嵌著細微的差異,交錯形成一副巨大的關於愛的意象。

用繪畫來形容就是印象派的風景。我們嘗試捕捉形蹤光影,最後只能勾勒幽昧的輪廓,而意象猶仍漂動浮流。愛是如此,語言亦復如是,同是妖魅卻無從掌握者,人在其間只能奮力觸碰。

全世界有多少語言,就有多少談情的姿態、說愛的方式、戀慕的言詞。我們是語言霧境的蜉蝣,在Je Taime、Sa-Rang-Hae-Yo、love、Suki和喜歡的翻譯等式與不等式間,摸索相戀的輪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