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 2016

Turn around II:2Y5M


 
若非筆尖無墨,我還真以為這她寫的XDDD



蛇妹滿25個月。

本月最顯著的變化,是她對《冰雪奇緣》(日譯:アナと雪の女王)的熱情進入大爆炸期。兩年前我曾被迫晨昏定省的主題歌,近日又重新搬上耳際,唯一的差別在於主唱的交接。

蛇妹喜歡冰雪奇緣並非一天兩天,不過一開始她還十分敬重虎姊(或者認命),若有相關玩具入手,不論什麼都會自動朝安娜靠攏。但自從發現虎姊對艾莎興趣缺缺之後,蛇妹也決定不再掩飾她問鼎女王寶座的決心,諸如:(1)每天在家綁棉被偽裝披風或長裙、(2)主動指定下次去迪士尼要穿艾莎洋裝入場、(3)對COSTCO買回的雙姝浴巾愛不釋手、(4)反覆耳提面命,終於成功逼得我幫她做了一個(偷工減料TSUMTSUM版的)艾莎磁鐵包等等,眾多行為都展現出她對莎姊遲來卻真摯的憧憬。

我以為這已是極致,哪裡知道她又讓我看到了新的頂點,前幾天她唱完第285遍ありのままで之後,正色對我宣布,「我不是煙斗XXX,我是煙斗A路撒。」父母賜名也可拋,這兩歲兒的熱情真不是蓋的。

不知是否因為逐步靠近叛逆期,最近突然變得不怎麼愛走,即使短距離也常常纏抱。還有,固執哭鬧的頻率變高了。種種跡象都提醒著我虎姊當年激烈的戰況,雖然這回已非茫然應戰,但一想到之後可能出現的場面,還是忍不住頭皮發麻,同時開始認真思考念大悲咒來鎮獸的效果。

另一個考驗則是蛇妹開始步入「問題兒童」期。「為什麼」成了她的口頭禪,一段話裡總要夾雜數不盡的問號。求知慾旺盛當然是好事,但姊姊都還沒從這階段畢業,妹妹又忙不迭地踏了進來,等於是讓本人慘遭包夾,每天從睜眼到閉眼,都有無數的問號攻擊,明明離校已遠,卻常常有作業怎麼寫都寫不完的焦慮。

和虎姊仍然保持著又吵又好的關係。還是常常鬥嘴,還是偶爾挑釁,不過老二就是老二,比虎姊識時務多了,一旦發現苗頭不對,譬如有可能遭到肢體攻擊,或是更兇的人要來了(如老母),立刻會閉嘴求生。

回台灣一趟,和姊姊一起迷上了粉紅豬小妹,網上購入的原文迷你繪本聽了雖然不知有沒有懂,但依然愛不釋手。10ぴっきのカエル10隻小青蛙)」是另一套深得妹心的作品,上個月返台前念了不夠,一回日本馬上又去圖書館挖了出來,毫不掩飾她對這群兩棲動物的熱愛。

熱衷的玩樂主題略有轉變,大概是耳濡目染虎姊自編自導自演的幻想劇碼,現在蛇妹也很喜歡拿著玩偶搞一人分飾多角的小劇場。只要看她對著玩偶嘀嘀咕咕,就知道不能靠近騷擾,否則便只有換得蛇妹怒吼,「你不要說話啦!」的下場。

這個月因為虎姊學校安排,蛇妹跟著參與了一場親子便當會。第一次拿自己的便當盒用餐這事對蛇妹似乎意義重大,當日她不但迅速俐落地完食,事後更頻頻回味,此後三不五時就要提醒我,「下次便當會我也要去!」雖然提三人份便當與水壺(加地墊加幼兒加推車)這事有點教我頭疼,但若能增加蛇妹對幼稚園的好感,為娘的也只好拚了。


近來天氣轉暖,蛇妹冬眠許久的娃娃心也跟著蠢蠢欲動,成天想要親近陽光、綠草,以及鞦韆滑梯。日日上公園打滾,我想大概就是我們接下來這個月最重要的行程吧。

Apr 30, 2016

[零工文]神奇繪本 帶領小女孩們進行紙上探險


四、五歲大的小女孩,正是愛漂亮又愛逛街的年紀,她們不但特別留意櫥窗裡晶晶亮亮的商品,也很愛模仿大人,一件件拿在手裡把玩。三不五時還會吵著要負責結帳,藉由各種小小的行動來體驗獨立的滋味,同時也向爸媽證明,自己又比昨天長大了一點。

這些讓人又好氣、又好笑的行為,對家有幼女的爸媽來說肯定不陌生,除了讓她們在百貨賣場實際扮演小幫手,準備一本《我的購物書(わたしのおかいもの)》,也能滿足這些小女孩的好奇心。

↑↑↑零工文,請助讚↑↑↑

Apr 28, 2016

書僮筆記:《だいすきのしるし(「好喜歡你」的暗號)》



玲奈期盼已久的發表會終於來臨,沒想到出門前,弟弟發了高燒。媽媽只得拜託同學的母親帶玲奈一起上學,自己則拎著弟弟直奔醫院。獨自在學校著裝的玲奈強忍緊張,反覆安慰自己,「沒關係,說不定媽媽趕得及。」在眼淚潰堤前,媽媽真的來了,不但看完整場表演,還和她手牽手回家。正面相對、十指緊握,這是玲奈與媽媽間的暗號,「好喜歡你!」

這內容看在幼稚園家長兼雙童兒的母親眼裡,尤其感觸良多。我讀著讀著,忍不住就打了個冷顫,老大的重點日遇上老二掛病號,這媽媽的惡夢無疑啊。此書同時也點出支援網絡在育兒生活裡的重要性,玲奈的媽媽說真的已經算幸運,起碼她一找得到媽媽友幫領小孩上學,二有姊妹代顧病童,今天如果換成求助無門的母親,這書恐怕就不是甚麼溫馨繪本,而是慘烈的社會血淚紀實。

有別於我閱讀時的複雜心境,虎姊對此書倒是相當喜歡。一來是因為書中的發表會乃她學園生活之一環,讀起來非常有親切感;二來是竟然可以排擠手足,偷跟媽媽搞暗號,當然正中下懷,為此我大概被迫跟她十指緊握無數回。

蛇妹對這書則反應普通,聽是聽,但若開放自由選書,此冊不會是她首選。全書她最關心的就是裡頭戴動物頭套的小朋友,「這是XXX嗎?」「他為什麼在這裡呢?」問號雖多,關心卻明顯無涉主題。

此書還有一個小插曲。三月初畢業典禮完後,老師把剩餘的裝飾紙花分發給想要的小朋友,虎姊興高采烈地領回一個。一回家,她迫不及待地向我獻寶,才在心底暗想,「欸,這和繪本小女孩的頭飾好像喔。」不一會兒,就見她自己拿出髮夾加工,然後花開上頭,「馬麻,你看,這跟だいすきのしるし一樣,幫我拍照!」

所以別說廣告洗腦了,繪本的力量也不是蓋的......


Apr 27, 2016

書僮筆記:宮野聰子兩冊


おぞうにくらべ 雜煮比一比》
えんそくおにぎり 遠足的飯糰》

自從上回借的女兒節繪本獲得雙獸好評之後,「宮野聰子」就正式進駐我的口袋名單。前幾天逛圖書館,意外發現架上正好有同系列作品,雖然現在已經不是吃雜煮的時候,還是決定連同遠足本借回欣賞。

《おぞうにくらべ 雜煮比一比》除了淺提正月必行活動之外,全書重點在於介紹各家雜煮的內容與口味。經過此書開示我才知道,原來除了甜鹹之別、蔬菜種類,以及年糕形狀之外,竟然還有的地方會在雜煮裡添加魚與魚卵,害我越讀越想嘗一嘗。

《えんそくおにぎり 遠足的飯糰》則簡述了校園遠足的特色,同時暗中灌輸和媽媽一起準備便當會讓便當更好吃的思維。末頁一個比一個華麗的遠足便當一度讓我暗呼不妙,遠足當天早出晚歸已經超忙超累,還拿如此華美的圖片催眠小孩是要害死誰啦。幸好虎姊雖然一度心動,但在發現繽紛的便當通常愛用小番茄添色之後,立刻冷靜表示,「我不要這種便當,不要給我小番茄喔!」

雙獸讀此書,經驗與常識都比較豐富的虎姊十分融入,不但能視兩書情節提出自己的經驗,對於相異點還會追問到底。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她在讀到女主角摔倒後,一直擔心自己的便當會變得亂亂的情節時,很有同感地表示,「我也是,每天吃飯時,我都很擔心我的便當拿出來會變得亂亂的。」唔,這話一出,讓排列失能的老母羞慚之餘,忍不住開始考慮是否要加塞幾個小番茄填滿空位,以讓菜餚無處可逃?

蛇妹對《雜煮比一比》這本十分冷淡,邊聽還不忘邊放箭,「お正月已經過了欸!」《遠足的飯糰》則比較能打動她,可能是因為剛剛參加完便當會,又知道幼稚園遠足就在不久後,對擁有個人便當還抱有幾分浪漫幻想使然。不過,若她知道自己沒被老母放進遠足名單,會否因為悲憤而撕書洩恨呢?

Apr 24, 2016

大班紀錄:學裁縫



幼稚園家長的新學期,一向是從手縫抹布的任務開始有別於過往,今年老師除了要求繳交一條完整縫上四周與中央X字的毛巾抹布之外,還請我們多準備一條只縫上四周的未完成版,理由是這學期要教園兒們穿針引線,中間的X字將由他們自己完成

這項新挑戰從上週正式起跑,虎姊週五一回家,非常興奮地一直說她今天縫う」(縫線)了,還吵著要我讓她示範剛開始沒有會意過來,直以為是老師教寫ぬ」字,暗自嘀咕著這不是早會了,幹嘛反應這麼激烈?

雞同鴨講了好一會,才終於搞清楚她急於獻藝的內容是裁縫,就說好那過兩天找塊布,讓她幫我縫合四周做針插。

今早幫制服裙補扣子,虎姊見狀一直在旁邊嚷著她也要動手,便從衣櫃裡翻出萬聖節魔女裝餘下的布料,畫了點線,打好線結,交出針讓她操作結果她真的就縫了起來!雖說長短距離控制得不太好,弄錯方向和卡線的問題也沒少,但並不改我對她的敬意,畢竟我在35歲才學會的事情,她在5歲就開始練習,已經足足領先我30年,值得掌聲鼓勵

虎姊一邊縫,一邊向我報告班上同學們的縫紉表現據說手藝最佳的是班上塊頭最大的男生,小女生們則有不少懼針畏痛,亂縫一通就交差,所以說人真是不可貌相。說著說著,她自己也扎了一下手指,儘管頻頻言痛,卻沒像平常那樣大呼小叫,自己去找了塊OK繃貼上。

我告訴她扎針其實蠻平常的,我也常被扎到,怕痛下手就得留心,還有多練習幾次,熟練了就比較不會挨痛。虎姊點點頭,靜靜在一旁看我幫她打結收尾。

四方型的紅布本來雖要做針插,不過既然是她自己動手的第一個作品,還是交給她處理。虎姊歡天喜地領去,三分鐘後帶著波波醬出現眼前:「你看,是我幫波波醬做的『聞き耳頭巾』(神奇頭巾)耶!」


但處女作就是神奇頭巾,接下來要怎麼超越XDDD

Apr 14, 2016

[零工文]下町風俗資料館 重現老東京長屋風情



電影「Always幸福的三丁目」裡,長屋居民共享苦樂、守望相助的緊密關係,曾經帶給許多人深深的感動。今時東京雖然已難再見如此景象,但位於上野的下町風俗資料館中,倒仍保存了不少昔日文物,為遊客重現老東京的長屋風情。

下町風俗資料館位於不忍池畔,從上野車站出發,步行約莫五分鐘可抵,尤其適合挑個晴朗的日子,在漫步上野公園後一訪。

↑↑↑零工文,請助讚↑↑↑

Apr 12, 2016

大班紀錄:入園式

真希望可以廢除入園式後連放三天假的規定


星期一是幼稚園的入園式,虎姊等大班生必須以學長姐的身分迎接新入園生,所以想當然耳,賤婢又得攜童扶幼勇闖校園。

還好這日天氣不算太壞,氣溫固然不高,出門時也一度飄起細雨,但九點半以後太陽便露出臉來,比起上週不堪回首的便當會,已足讓我在心底稱頌天德。

將虎姊和同學交接給老師之後,未免堵在校園裡成為新入園生及其家長的拍照阻礙,我和媽媽友決定先轉往鄰近公園遛蛇妹兼打發時間,等園兒們都進入禮堂之後,再回到大班教室等候。

一向熱愛公園的蛇妹,對這初訪之處雖然頗有熱情,可惜不太持久,先把所有的遊具玩過一輪,再重複同樣輪迴三次之後,就放聲宣布,「我玩夠了,虎姊呢?」堅持要與姊姊同進退,我們只好把她拎回幼稚園中。

這時正好趕上目送虎姊入禮堂。是說虎姊雖然個頭不高,但和新入生們放在一塊,還是明顯高出一截,臉上的表情也沉穩多了。讓媽媽友和我邊看邊忍不住感嘆,時光真是匆匆,入園好像不過才是不久前的事,當時有的孩子連話還說不清呢,沒想到如今已經換他們轉頭迎接新生。

原本想混進禮堂觀禮,可惜找不到蛇妹身上擴音器的開關,為免她喳喳呼呼地破壞未來學長姐們的大日子,只得轉奔虎姊教室打發時間

禮是沒觀到,不過仍有兩個新發現:

第一是虎姊班上多了一位新來的轉校生,託她之福,男女人數的差距稍微縮小了一點點。

第二是今年新生的人數比我以為的少多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少子化的威力嗎?


細數幼稚園三年,第一年面對所有活動都很緊張,天天都有剉咧等的心境第二年活動相對減少,加上經驗累積,生活餘裕稍增好不容易捱到了第三年,感覺終於可以進入點煙抖腳的境界我要好好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日子,畢竟明年此刻轉換舞台,又要被打回菜鳥身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