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5, 2014

Turn around II:8M


小龎滿八個月

爬行速度加快是這個月最大的進展。和一向以虎姿前進的煙斗仔不同,小龎始終都是採腹部貼地的蛇行法前進,即使已經學會ORZ的招式,卻很少運用於爬行過程。我一直疑惑體重和肚量是最大的導因,不過反正她移動自如,爬得似乎挺開心,肥肚腩又沒因此傷著,也便由她去了。

一個多月大就愛和外公咿咿呀呀對話的小龎「喃語」紛多,其間經過幾度轉折,這個月開始出現貼近慣用對話的發音。比方說她餓了要討奶,就會扯開喉嚨高喊「ㄋㄟㄋㄟ,喝ㄋㄟㄋㄟ」,到了放飯時間,呼的則是「ㄇㄢˊㄇㄢˊ」,聽得我不得不承認,「民以食為天」這句話果真不假。

一向笑臉迎人的小妞兒這個月開始辨生。隔了幾個月沒見面的姨婆來訪,一對上眼,二話不說便哇的爆炸。留宿睽違一個月的爺爺奶奶家,也花了一個晚上才肯接受煙斗爸。返台後反應更劇,原本以為小龎的適應力會強過煙斗仔,沒想到她對周遭環境的反應比姐姐還敏感,不但突然開始奶睡,還足足耗了好幾天才對胖父胖母展露歡顏,看來只能期待時間與成長可以改善一切。

本月的基本作息型態是晨睡一次、午睡一次,然後再和姊姊一起就寢。在東京的時候不怎麼需要哄,扔上床滾一滾就會自動昏迷,回台灣後半夜卻瘋狂索奶,加上不肯咬奶嘴,讓光應付叛逆兒就快崩潰的賤婢又多了樁頭疼事。離乳食則是邁入一日二食,基本的蔬菜水果都沒問題,也早早就開了葷,雞肉魚肉已非盤中生客。

預防接種向來是回台要務,這次當然也不例外。BIII和五合一III各扎一腿,照例是嚎了幾聲,抱出醫院又一隻活龍。我一直覺得背著她的時候比較易累,剛返台時還閃了下腰,於是就趁健檢特別注意一下成長曲線,結果證明是我老了不耐操,小龎的身高體重其實只在中段偏後。如果真要說有甚麼突出,大概就是那顆遙遙領先95%的大頭,難怪煙斗老愛說「怎麼姐姐跟妹妹站在一起臉會一樣大呢?」

小龎越大越愛撒嬌,本月最愛招式就是爬呀爬的接近目標,然後冷不防歪頭靠下,拿老娘當枕頭。這動作甜蜜是甜蜜,但由一顆高居成長曲線前端的大頭執行,每次都會讓我有五臟俱動的感覺。震盪之餘,只能安慰自己,好在她還沒學過鐵頭功

姊姊放暑假,老母與小娃一同遭殃。妹妹要是能言,此刻想嚷的聲一定和我一樣:「暑假啊暑假,你可不可以不~~~~長?」

Aug 23, 2014

Turn around:3Y8M

今夏新發現:旺萊山的鳳梨酥好好吃!

煙斗仔滿三歲八個月

本月最大事就是猛獸終於迎來她人生第一個暑假。江湖傳言幼兒暑假乃爸媽地獄,親身體驗後發現果然不假。假期開始不過三天,我已經有把她扔回學校暑期保育的衝動。還好在本人崩潰前得以順利搭機返家,有胖父胖母加入陣營,又不用三餐自理,日子立刻好過起來,也更加深我今後一放假便立刻歸國的決心。

幼稚園待了三個多月,日文占盡煙斗仔聲頻,原本擔心她得花上好一陣子才能切換,沒想到回嘉不過一晚,隔天便全面中文化。非但與人交談不是問題,用來吵架似乎也綽綽有餘。

吵架?沒錯,今年暑假非常熱鬧除了虎姊蛇妹,煙斗仔的老相好兼死對頭龐小弟也回嘉報到這兩人關係一向微妙,好的時候,兄友妹恭的讓人雞皮疙瘩都要掉滿地壞的時候你來我往可以搞到胖父連連悲嘆他要出家去。所以一過24小時蜜月期,吾厝就開始不知何謂安寧。

未免胖父真的看破紅塵,我們的補救措施是給這兩名學童找找事做。龐小弟因此被送入泳訓和棋藝教室,煙斗仔則回到上了半年多的otto2去體驗幼兒美術與黏土。

其實在參觀過幼稚園作品之後,我對煙斗仔的美術細胞已無期待,上體驗課純粹就是為了打發時間(還有避免我崩潰)罷了。不過看到成品時,我對老師頓時湧上無限敬意,她竟然有辦法教這些小鬼做出我認得出是啥的作品,專業果然就是不一樣。可惜才藝課暑假人氣大旺,單是預約都得等上好久,結果體驗課上完,暑假也差不多了,要續前緣,看來只能留待來年夏天。

本月最大的問題是逆性依然不改,有令必反、有話必問的戲碼仍未落幕,不理她還會自己抓個理由黏上糾纏。三不五時偷襲妹妹則是另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儘管身邊親友人人皆云正常,還不時舉出個人經驗,試圖說服我弟弟妹妹的存在是如何讓老大傷心,但因為我本人只知老二的苦境,說實話比較同情小龎,所以相處路上仍在摸索,也不知道何時才得見天光。

夏日雖炎,一干大人還是努力頂著烈日帶小鬼們趴趴走在東京先後去過自然科學博物館、郵政博物館,看了大昆蟲展,也見識了七夕祭。回台灣後,除了已成慣例的綠盈牧場,還造訪了金桔農莊、旺萊山等地雖不清楚這些片段究竟能在煙斗仔心底留下多少印象,但起碼交個暑假作業不成問題。


「やほほ、夏休み」是這陣子最常掛在煙斗仔嘴邊的幼稚園新學曲,每次聽她唱起,我都忍不住懷念起我自己的「夏休み」。只能說出來跑總是要還,夏休み」雖然沒從我的生命裡絕跡,但在過了二十五個自己的暑假之後,從此只剩下小孩的暑假等著我了(泣)。

Jul 18, 2014

趕祭



橫躺床上狂睡一場乃我本人微小的星期日夢想可惜的是身為兩娃之母其中一個又是正對周遭世界大感興趣的幼稚園兒時,夢想即使如此微小也只能暫擱一旁

前陣子奶奶拿來了新的甚平和浴衣,提前點燃煙斗仔的夏祭魂,從此三不五時,猛獸就會嚷著她想著新裝去趕「祭」。然而季節尚早,東京的夏祭還未開跑,現在想湊熱鬧,入谷「朝顏祭」是唯一選擇。

「朝顏祭」有兩大重點,一是「朝顏」,也就是牽牛花,色彩各異、尺寸有別的牽牛花,可以沿路排滿整條大街,尋芳客在這裡必能有所斬獲。「祭」是另一重點,所有祭典應備的吃喝玩樂,此處都不會缺席,所以即使沒有綠手指,一樣可以在這裡磨耗一天。

不過這日失算,我們到得太早,封路時間未至,朝顏雖有,祭店卻還沒開張。加上大道行不得,觀祭客全擠在兩旁行道,偏偏行道又挪去一半給花市擺攤,結果就是寸步難行;大人還好,探頭能見天光,但矮童可就慘了,轉來轉去光對上別人屁股,朝顏沒見到幾朵,人倒是被搞的快要窒息。

眼見苗頭不對,煙斗提議不如轉戰鄰近的合羽橋「七夕祭」,結果倒成了一著意外好棋。合羽橋的七夕祭雖然只是商店街自辦活動,但內容並不馬虎,五彩繽紛的天川流蘇與燈籠沿路滿綴,搭配逗趣的河童擺設,不時還有阿波舞隊遊街,再加上四周各種莫名其妙的祭店,非但煙斗仔看得目不轉睛,我們也覺得十分過癮。

只是

如果不用頂著烈日抱14公斤返童還嬰的人肉包袱逛街,這七夕祭典在我回憶中應該可以更美麗一些


Jul 8, 2014

Turn around: 3Y7M

穿這樣還吵著要戴墨鏡,難道目標是下町ヤンキー?
煙斗仔滿三歲七個月

這個月是段非常辛苦的時間(這句話我是不是連續說了快一年?),理由有二:

第一,前陣子才稍微平息的叛逆之火又開始重新點燃,而且越燒越烈,巴不得一舉燎原。煙斗仔現在不只為反而反、無所不反,還無時無地不反,搞得我快要崩潰不說,就連好脾氣的她老爹都幾度瀕臨極限。「猛獸」一詞早已不足形容,「魔獸」才是真正為她量身打造的標籤。

第二,免疫力大考驗還沒完結。這個月依然醫緣不淺,看病已經看到快要能和醫師、藥師擊掌敘舊。每次稍有起色,高興沒兩天,鼻水咳嗽立刻又捲土重來,在吾厝拉起疫區防線。通園三個月,生病次數遠遠超越過去三年總和,發燒紀錄也頻頻更新。

如果只是感冒就罷了,但連就醫種類都漸趨多元。六月底煙斗出差海外,煙斗仔偏偏挑在此時上演噎食戲碼,老娘我因此有了(現在還不想回憶的)119與救護車初體驗。

兩個星期前突然嚷著牙齒痛,就診後確認雖無齲齒,卻因齒列較密,鄰接的死角竟然出現這個年齡少見的結石,此外,牙齒上也有色素沉積。儘管清理起來不算難務,但自家刷洗無法根除,因此非得上牙科報到不可。才剛結束連續兩周的牙科清洗,魔獸這兩天又開始抱怨眼睛不適,我聞言連氣都懶得嘆了,還是趕快拿好保險證,準備上眼科報到去吧。
 
撇開前述令人憂鬱的片段不談(怎麼可能?),通學邁入第三個月,煙斗仔也開始讓我見識到「同儕」影響的力量。

首先是她的「女子力」大爆發。那個穿著短褲赤腳亂跑,打死不肯束頭綁髮的野孩子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內褲、底褲、長短襪、手帕都要自行挑選,穿衣服時洋裝和短裙乃唯二選項,而且每天都要更換不同髮型和髮飾,迪士尼公主也莫名其妙*變成最愛圖騰。甚至還曾開單要我幫她弄指甲貼,讓向來不搞指上風光的賤婢不得不跟著邁向新領域。我看再這麼下去,大概她上小學時,我就得去學種睫毛才能應付了。

其次是對便當的要求一路直升,明明沒看過卡通也下得出單,讓一直以為便當可以安行樸實路線的本人不得不面對現實,開始日日朝拜cookpad尋找製作「キャラ弁」的秘訣。夜路走多了遇不遇鬼我不清楚,但幼稚園兒的老母當久了,真是會養成每看到一個新卡通人物,就開始在心底默默思考該如何將它分解拼湊入飯的職業病。

角色扮演仍然是本月最愛遊戲,而且主題獨鍾幼稚園,明明才剛從學校下課,踏入家門又急著開辦虛擬幼稚園,媽媽妹妹全都逃不了角色分配。不過我最近發現,這幼稚園cosplay倒不是完全沒有好處,比如說那些以母女身分時無法說服她的對話,如果乘勢融入角色扮演遊戲裡,改以老師之口下令,順便把她想像中的朋友一起拉進來,那效果可是出乎意料的好,只是前提是要想得比她投入、玩得比她熱切,彷彿人格分裂。

七月已屆,學期將盡,煙斗仔也要迎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暑假。我所求無多,只希望魔獸可以把握時間好好休養,重拾健康,同時慈悲一點,讓她媽我也可以趁著回台時喘口氣,那就是比甚麼都還美好的夏日時光了!


[1]明明名字一個都叫不出來XDDD

Jul 3, 2014

遊園驚夢:幼稚園男孩的溫柔

在經歷了救護車驚魂記以及三天高燒之後煙斗仔終於重回幼稚園上課這天正好遇上了小班生的玩水時間,排班則輪到賤婢到場支援。

雖說小班生的玩水其實不過就是穿上泳衣在砂場玩泥巴,然後不時讓老師拿水管沖一沖不過煙斗仔畢竟高燒剛退劇咳猶在我們不敢大意聯絡簿上特別請老師先只讓她旁觀即可

十點多到校時,小班生玩水玩得正瘋,沒得下水的煙斗仔一個人蹲在旁邊,怎麼看怎麼可憐。十一點整,老師宣布收工,有玩水的輪流到旁邊沖洗,擦乾裹上毛巾後回教室更衣。老師們體恤我身上還背個小的,就讓我到教室裡幫忙監督小朋友換衣服。

經過將近三個月的訓練,這些小班生其實都能自己搞定,只是吊帶褲裙的調整不太拿手,支援的媽媽們就是負責協助這個部分,或幫動作比較慢的小孩翻翻衣服、扣扣鈕扣。

先搞定沒下水的煙斗仔,接著轉頭幫陸續回到教室的同學們整備衣物,不時還要應付小班生們突如其來(而且沒啥脈絡可言)的攀談,以及對背上嬰兒的高度(玩扯)興趣。手忙腳亂間,突然有個小男孩走過來對我說:「帶著小寶寶還來這裡幫忙,真是辛苦你了!」

聞言先是一愣,接著有滿滿的不敢置信於胸。抬頭看了看他,小小的臉上有著非常溫柔的笑容。媽呀,怎麼會有這麼體貼的小男孩,當下好想抓住他問,「你媽是怎麼把你教的這麼好的?」再回頭看看那個每天在吾厝自爆無數次的魔獸*,我痛感自己教育失敗,眼淚都快要飆出來了。

昨天天氣很熱,在外奔走大半天,回家又要面對激咳未癒的魔獸半夜自爆,說真的已經累到快要看破紅塵。但是多虧有這個幼稚園男孩的溫柔,幽黑的夜裡好像也亮出了一點點光。

謝謝你,小朋友*。

[1]喔對,已經不是猛獸了,是魔獸!!!

[2]那可不可以請你順便感化我們家的魔獸一下呢?

Jul 1, 2014

Turn around II:7M

小龎滿七個月

」姿穩固是本月最大進步月初時還需仰賴後方或兩旁力量輔佐,一週後開始自行以雙臂支撐,月中時已經能夠坐穩,兩隻手臂也有餘裕朝四周進攻。爬的動作則在發展路上,有別於煙斗仔同齡時已經撐肚而起四處遊晃,小龎的行進姿態仍未脫蟲蠕和背後發射階段,雖然光靠這兩招行動也還蠻自在的,不過離正式開爬應該還有一段。

不知是否發牙在即,最近口水量暴漲,常把地墊搞得東濕一片、西濕一塊。還有她也開始愛咬東西,巧虎毯上的蝴蝶君與賤婢的乳頭最常受難,反倒是專門拿來供她磨牙床的奶嘴不獲青睞。當年她姊姊也是如此,也許該找出猛獸彼時愛用的防撞護條給她嚐嚐。

生活作息方面,小龎終於進入「開飯」階段。她對離乳食的接受度不錯,只要拿得上桌,幾乎都下得了肚,除非想睡想得昏頭,不然日日碗底朝天。有別於當年煙斗仔菜色與份量均謹慎拿捏的書養路線,小龎的離乳食走的是豬養風格,希望不會因此造成她將來的身材困擾。

開飯後就得飲水。遙想煙斗仔當年,飲水是按階段分杯,既不超前也不延誤,根本就是廠商一個指令我一個動作。到了小龎時可沒這麼規矩,一開始就直接備妥吸管杯,寧可她多費點時間力氣慢慢練習,也不打算讓荷包再鬆一點。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小龎根本只花了三分鐘就學會使用吸管杯飲水,而且吸的還好得很,無淚無吼也無其他抗拒反應,邊喝還邊瞟我,滿臉都是「啊這有甚麼好大驚小怪?」

小龎愛笑脾氣也好,過去六個月裡,即使明顯遭到姊姊毒手」,她總還是開開心心貌不過人是會進化的小傢伙也開始慢慢學會保護自己如今要是遇上煙斗仔踰矩小龎已不甘默默吞飲要嘛扯嗓喚起注意,要嘛伸出嫩掌還擊。看這一虎一蛇你來我往的攻勢,我想我拿著菜刀衝出廚房「仲裁」糾紛的日子大概不遠。

小龎喜歡外出,一見人拎來ergo背帶,笑靨立刻綻開。小龎喜歡看/聽繪本,唸書給煙斗仔聽時,她只要聞聲,一定想盡辦法扭來身邊,把臉湊近書頁我常想著,她的生活裡大概到處都是「喜歡」、「喜歡」,所以她才總有燦笑在臉,而她的笑容,總讓快遭煙斗仔搞瘋的我有被療癒的感覺。

本月初遭姐姐感冒波及,掛了人生第一回病號,本以為餵藥將是一場激戰,沒想到過程意外順利,小妮子吃得可開心的,讓賤婢鬆了一口氣。感冒痊癒之後上醫院買痛,完成了肺炎鏈球菌第三劑注射,接下來就等月底回台再挨針。

本月的社會體驗十分豐富,除了觀摩姊姊的通園生活,還拜猛獸之「賜」坐上了救護車。至於細節,哎,等我戰完那個才剛演完救護車驚魂記,立刻就發了三天高燒的煙斗仔再來記錄好了。


七月炎夏將至,離回台還有三週,加油加油加油!

Jun 25, 2014

叛逆兒之戰:したの動物園

裝飾七夕許願竹


吾厝的三歲兒目前正值叛逆期的巔峰(還是仍在登頂途中?別嚇我了),「無所不反」與「為反而反」是她日日奉行不諱的準則,不管從誰那裏接獲甚麼指令,非得倒轉一番再回刺才過癮。

因此,哪怕只是「要不要去上野*動物園?」的溫情提議,經過三歲兒的耳濾口篩之後,都會得到「我比較想去『下の(下面的)』動物園!」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回答。

這種時候我到底是該稱讚她語感正確真幽默,還是把她吊起來打一頓比較好呢?


(1)上野(音:うえの、發音同『上の』(上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