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0, 2014

通園一週

每個星期五要把校用室內鞋(上履き)帶回家洗乾淨



煙斗仔就學一週

不知是否蜜月期效應使然,原本擔心的拒學抗車非但一次都沒發生過,猛獸甚至還做出了許多讓我們無比驚愕的好學行動。身為一個曾有連續半年哭著入園的前科犯,面對每天都興高采烈六點起床只為上學的煙斗仔,除了不可思議,我也只能暗中慶幸,還好她這點並不像我。

過去這一週還算適應期,學校每天都給學童和老母們安排了不同任務:

411日,這天的重點是獨自搭上校車通學。起初十分憂慮,猛獸會在車站前上演十八相送也送不掉的悲劇,結果證明我對我女兒的理解度太低。這廂還在緊張,那廂已經開開心心地踏上校車樓梯,回頭揮手還報以燦爛微笑,依依不捨程度根本是零。當然這也要感謝同站有個她的同學,對方正好是個開朗積極又不粗暴的小朋友,一見到煙斗仔就開開心心地拉著她機哩瓜啦個沒完,讓猛獸歡歡喜喜地跟著赴學。

這天的第二件任務是到學校開父母會順便接小孩放學,以便為這些初離家門的小娃兒建立「上學≠失去媽媽」的概念。不過因為家與學校有段距離,所以我等於是才剛送完煙斗仔又得飛奔到學校與她會面。雖然氣喘吁吁,但看到煙斗仔在教室裡安穩的模樣心裡的大石總算放了下來

只是會開完後,重新被領回教室的煙斗仔臉上淚痕兩道,細問之下才知,原來她到禮堂玩了半天,奇怪我沒有出現,以為遭到棄置,所以忍不住就嚎了一陣。幸好這插曲並未損及她赴學熱情,回家路上問她明天還要不要上學,小妮子頭點得無比扎實。

414日,這天新增的任務是在學校待完一個上午,還有放學也要自乘校車歸來,媽媽不會登場。送走煙斗仔後,我帶著小龎上醫院約診,一邊候號,一邊擔心學童表現。直到十二點前,在公寓前接回煙斗仔才鬆了口氣,她的一臉笑意,意味著我們又過了一關。

415日是老母登場日。這天的任務是在學校裡一起進行避難訓練,然後結伴至禮堂午餐。大概是前天不斷預告今天將會赴校,煙斗仔起床後硬是歡了一陣,一直吵著要和我一起搭電車上學,好說歹說搞得我快要抓狂,好不容易把她推上餐桌。完食梳洗更衣之後,小妮子似乎忘了方才吵鬧的理由,開開心心又爬上校車。

十點半在學校集合,手裡拿著防災頭巾的猛獸一見到我,劈頭就是「便當呢?要吃了嗎?」讓我滿頭黑線,忍不住懷疑早上的糾纏其實根本是衝著便當而發。還好這天她十分賞臉,用餐過程沒有離開活動區域不說,還在時間內順利完食,讓平常日日要在餐桌怒吼的賤婢感動了一下,也好懊悔幹嘛不早點把她送來幼稚園。

416~18日這三天沒有媽媽出場機會,倒是隨著中、大班學生開課,校車開始恢復正常通勤時間,連帶也使我們必須調快晨間步調。不過這對煙斗仔的影響不大,因為她基本上已經是個超級晨型人了,每天六點(甚至五點半)就會肩負起叫大家起床的責任,上至爹娘、下至小龎,無一倖免。我好怕再這樣下去,以後雞沒啼我們也得下床跳舞。

明天開始是通園第二週,新的挑戰即將開始,ファイト!


Apr 18, 2014

三/四月健檢



四月計畫滿滿滿4M17D,小龎要上保健中心參加區公所舉辦的四月嬰兒健檢。三年前煙斗仔與會時,煙斗媽特地抽空相陪,兩個大人大包小包地護送小娃出門,一路小心謹慎。這回煙斗媽一樣來報到,不過為的是幫我盯住剛放學回家的猛獸,至於攜嬰受檢這事,二度當娘不是幹假的,一個人扛起娃兒跳上腳踏車就殺出門去。

四月健診的重點包括:(1)離乳食、(2)母嬰生活狀況諮詢、(3)身高體重檢測、(4)問診,以及(5BCG卡介苗注射。最末項我們在台灣已經完成,這日自動跳過。至於離乳食的解說也聽聽就罷,經過煙斗仔這個前例之後,家裡設備已經非常充足,現在只待小龎月齡一至便能開張。

母嬰狀況部分,主要是在確認媽媽的身心狀態與寶寶的接種情形。小龎在闖此關時顯然心情甚佳,不論保健士說甚麼,她都要搶著接話,咿咿呀呀逗得保健士阿姨樂開懷,直說「哇她好愛說話,姊姊也是這樣嗎?」讓我不知該不該招供,姊姊當年雖然比較安靜,但現在一張嘴都不知道該如何關機。

至於身高體重部分,我們一直覺得小龎似乎個兒較大,抱來也比當年煙斗仔沉。不過,數字證明一切都是幻象,兩姊妹四個半月的身形重量相去無多。若真要說有何分別,大概就是小龎頭比較大;煙斗仔戴到一歲還綽綽有餘的帽子,她現在已經快塞不下了。

當年問診時,煙斗仔靠著一招U形人特技,贏得在場醫護人員「腹肌好強,腳很有力」的驚嘆。這點小龎也不惶多讓,只是聽著保健士們的評語,我忍不住開始懷疑,吾厝雙姝將來莫非是打算朝伊調姐妹花邁進?

順利完成三/四月健檢,小龎本月外務暫告一個段落,接下來就等姐姐的全日通園生活啟動,老母重拾自由,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帶她出門晃遊。

Apr 16, 2014

針的不能開玩笑II:針貴的四月


4M16D,又是一個花錢找痛挨的日子,這天要打/喝的是肺炎鏈球菌II與輪狀病毒(羅特律)疫苗II

和煙斗仔時期不同,如今倭國的肺炎鏈球菌疫苗不但(終於)進化為十三價,還獲得了公費補助。只要繳交出生屆,便能收到區公所寄來的問診單,憑券即可免費兌換尖針四支,超級德政讓家有新生兒的父母都想按讚。

輪狀病毒疫苗則與台灣相同,仍走自費路線,而且要價非常不可親。即使明知比較沒有意義,但在收到稅後破一萬五日幣的帳單時,我還是難忍滿心恨意,「這在台灣都可以打一針半了」。

價格嚇人不說,輪狀病毒疫苗還有兩個麻煩之處:其一是自費疫苗並非所有醫療機構都有供應,其二是供給之處可能規則繁多,譬如不接受我們這種已在外地或他院服用過第一劑者上門服用第二劑,所以就診前還得先電話查詢。

幸好當初產檢的醫院規定比較寬鬆,讓我們得以免去奔波之苦。挨針前抽空就了一次診,待醫生逐一核對過接種紀錄,終於順利領得預約單,今天才有針可挨。

在台灣施用這兩劑疫苗時,護理師通常先打針,待小娃哇哇大哭,再迅速滴下口服疫苗。不過今天的醫生選擇先餵藥、再打針,餵藥時慢條斯理,一點都不搶快,滴幾滴就停一下,不時還穿插幾句「吞得不錯!」打針則依循倭國風格,不挑腿,只打臂,打完貼張小OK繃,免揉沒按,還有當然不給退燒藥。

是說不管在哪打、怎麼打,似乎都不能動搖小龎的淡定。針插下去時,她一臉沒事模樣,後來想到了扯嗓唉吼一聲,但此時針已拔起,多嚷無益,也就速速閉了嘴,淚珠都沒滾下一顆,和煙斗仔果真天壤之距。


「針」貴的四月,三大目標終於順利清空,小龎辛苦了,荷包也辛苦了!

Apr 13, 2014

入園式

410幼稚園舉辦入園式為了參加煙斗仔人生的大日子這天我們全家正裝出動連在作夢的小龎都沒放過一把扛起去見證姊姊求學生涯的起點

三歲娃個子小不隆咚穿起全套制服因此特別有意思,不單我們自己家人看得有趣,路人見狀都忍不住要來插話說聲恭喜。而大概是意識到身上迷你制服的吸睛力量,平日動輒耍懶求抱的煙斗仔這天也很賣力,即使穿著略大的皮鞋走路並不舒服,還是一聲不吭地乖乖撐到學校。

與會的主角們雖小,典禮倒是一點也不馬虎;園長致詞、合唱校歌、學長姐代表致詞樣樣備齊。大班的學長姐還被安排來獻禮,完美的表現讓我們這些初為學童家長的長工賤婢大受感動,同時也暗暗生起一線「啊,再過兩年猛獸應該也是如此人模人樣」的希望。

入園式除了小主角引人注意,還有兩事讓煙斗和我印象深刻,其一就是爸爸們的高出席率。

煙斗本來大概以為,入園式多是媽媽的領地,還因此暗以「絕不錯過女兒人生大事的好爸爸」自居。未料一入禮堂,便震驚於爸爸軍團的龐大勢力。當天至少有九成的學童老爸都在現場,而且每個都是眼閃愛心,手裡快門按個不停,可見イクメン育兒爸爸原來已從流行口號落實為生活風景想不イク育兒在這裡恐怕混不下去。

老爸老媽的高齡化則是另一個無法忽視的現象。我原本推測,學童的家長應以三十代為主流,煙斗則覺得,即使現場有半數是二十代的也絕不為過。但令人訝異的是,爸爸中占有最高比例的是四十代(還是爸爸們都比較不會保養?),二十代的年輕爸爸幾乎無影無蹤。媽媽們雖然年輕一些,但看來也多是三十路人。這顯示晚婚遲育果然不假,但也好啦,起碼這樣辦運動會時,大家的條件才不會差太多XDDD。

入園式結束後,媽媽得和主角們一起進入教室報到。但一踏進教室我就傻眼了,平常面對一頭猛獸已經快要起肖,現在一次看見二十頭,其中還不乏攻擊力為煙斗仔雙倍的兇獸,這若不是地獄,我還真不知道地獄在哪裡?經過這三十分鐘,我對幼稚園老師的敬意已經超越了對大學教授;會教成人有什麼了不起,能不借暴力馴服這些小傢伙才是神蹟,這點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只能將祝福與希望通通寄託在老師身上了。

等了三年,終於等到小小姑娘上學堂,接下來就是屬於她自己的冒險,但願不論是笑是淚,煙斗仔都能用心體驗。


Apr 9, 2014

針的不是開玩笑II: 倭國五合一初體驗



4M7D,出門去打五合一。

五合一疫苗不是新相識,但在倭國挨這針倒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儘管在台時已先向醫生請益,確認返日後即使更換為四合一+B型嗜血桿菌疫苗也不至於出亂子。不過賤婢與長工很孬,想來想去總是覺得,針劑如果能從一而終,就最好不要隨便跳槽。所以一確認東京都內有醫院引進五合一疫苗,立刻下單預約,並且乖乖做好打在兒身痛在爹娘荷包的準備。

這日的目的地是東京都駒込病院。從北千住有公車直達,單趟約30~40分鐘,說不上快,但可免去轉車勞頓,對負嬰獨行的賤婢而言實為一大福音。再加上小龎一路安睡,我跟著輕鬆不少,沿途還有心情觀花賞景,差點忘了今天是為買痛出門。

第一次造訪駒込病院最驚訝的是這裡叫號不用電子燈號,也非人聲呼喊,而是靠著受信機聯繫。病患完成報到後就會領得一台受信機,之後該到哪個診療間、哪個窗口,全靠它的指引;只要聽得BB音響,按下確認鍵,通關指示掌間立現。整個過程隱私一點不透,果然很有動輒就要顧慮「個人情報」洩漏風險的倭國風格。

駒込病院採全預約制,兒科病患不多,填完基本資料單,BB聲響就召喚我們入室。問診和身體檢查的程序與台灣相同,唯二差別是這裡不由護理師執針,醫生自己捲袖動手,還有雖然預告發燒風險,但不會開退燒藥備用。

倭國初針,小龎不改淡定風格。針入肥腿,先雙眉一皺,眼神困惑,不過唉聲方揚,針已離腿,她也便跟著住了口。和姐姐無針不泣,有時還要嚎上三天的反應大相逕庭,讓耳際清靜的賤婢滿心感激。

回程正好遇上小龎餐時,拉起背帶上罩就在公車上餵起奶來。一邊餵奶,一邊想著,如果是三年前,此時肯定手忙腳亂狼狽非常。如今可以這麼面色不改,真不知道是該感謝猛獸的磨練,還是敬佩自己越來越厚的臉皮和越來越薄的羞恥心。而不論何者,可以肯定的是,老二小龎將會是這一切最大的受惠者(還是受害者?)。

倭國五合一初體驗任務完成


另外一件和本日記無關的事--猛獸明天要開學了XDDD

Apr 1, 2014

Turn around II: 4M

小龎滿四個月

本月的肢體進展有二第一是3M28D終於突破厚衣束縛成功由俯臥轉為仰臥。另外一半的翻身挑戰還在努力途中,希望天氣快快轉暖,以便盡早為她除卻冬衣,還其輕盈姿態。第二是開始會伸手抓取感興趣的東西,至於是甚麼神物誘她出手?嗯,還用說嗎?當然就是騙錢不眨眼的  巧虎哥。看她對著  巧虎哥笑咪咪的模樣,我已經開始擔心要怎麼入手第二隻了。

這個月跳點頻頻,先從嘉義北上,在台北住了一晚飯店。回到東京不過十天,又因煙斗出差,我們母女三人轉往婆家寄宿一週。儘管環境不斷變化,小龐倒是自在的很,生活安安穩穩不說,不論見誰都先投以開朗笑容,這不只讓她贏得不少長輩讚許,對飽受她姊姊折磨的老母我本人而言,更是莫大救贖。

返日後獨戰兩娃毫無餘空擠奶,所以目前已經完全轉成親餵。好處是免除了洗刷瓶瓶罐罐和擠奶的功夫,缺點是小傢伙對奶瓶再不領情。別人餵的話意思意思喝個八十,但奶香四溢的我本人若想持瓶來灌,她可是寧淚不屈,就是要逼我卸衣掏奶才行。

晨、午的生活作息以四個小時為單位,晚上喝完後,會撐六至八個小時不等。四個小時裡玩二睡二,以前面對煙斗仔時,常常為了怎麼玩二絞盡腦汁,還好現在就輕鬆多了,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半刻不得閒的猛獸,小龎光是看她耍戲就看到呆了,哪裡還輪得到我出場呢?

3M20D,區公所的保健單位派來助產士家庭訪問,這是煙斗仔當年沒經歷過的體驗。家訪內容除了調查產婦身心狀態,也幫小孩做了簡單的檢測。讓我驚訝的是,助產士原來是用超傳統的手秤幫小龎量體重,看她提的那麼辛苦的模樣,實在好想搬台體重計給她。

本月最受小龎青睞的聖物,除了承繼煙斗仔時代而來的巧虎不倒翁外,另一件就是煙斗阿姨送的出生賀禮--BABYBJORN babysitter-balance
。這斜躺椅充分滿足了她眼觀四面的慾望,輕搖時的晃動似乎也挺舒適,而且移動方便,還可攜帶遠行,讓長工賤婢省下不少力氣。每回看到小龎端坐其上發出微笑,我們就忍不住要在心裡高呼三聲阿姨萬歲。


四月行程滿滿滿,除了上醫院挨針,開學後的頭兩週還得跟著姊姊一起到幼稚園,同時也要開始面對老母為了零工落跑的週六。新挑戰無處不在,希望小龎能保有她一貫的開朗,讓我每回望向她的時候,都能從那笑容裡獲得堅持的勇氣和力量。

Turn around: 3Y4M

煙斗仔滿三歲四個月。

這個月最大件事非返回倭國莫屬。重回老巢之後,不知道是因為喜極而肖,還是環境適應的不安,總之安分了好一陣子的煙斗仔獸性又發,每天最常幹的就是那些不該幹的事,搞得必須獨抗二娃的我幾乎崩潰,每天都有拋家棄女逃回台灣的衝動。

午睡的消滅則是另一變化。由於幼稚園發下的長串通知裡,有一項就是希望家長訓練小孩不要午睡,以便配合入學以後的作息。所以儘管賤婢極不甘願,還是只能咬牙犧牲寶貴的午後喘息時間。幸好這改變並非全無益處,自此猛獸每天遲則八點、早則七點(甚至還有六點半的紀錄)必定撲床,天黑之後,就是我歡樂的自由時光。

放了半年長假,一回來就得面對堆積如山的正事,區公所就是第一個交手的對象。

倭國的三歲兒必須參加區公所舉辦的集團健檢,篩檢內容包括身高體重、視聽力、牙齒、驗尿,以及語言發展。煙斗仔的身高體重在偉哉吾國一向被列入危險邊緣,幸好回到倭土即無此惱,鶴是當不成啦,但起碼不是矮子雞。視聽力、尿液檢查和牙齒狀況也無異樣,倒是語言篩檢比較尷尬,因為小妮子的日文系統仍在緩慢修補階段,如果改為測驗中文程度,那大概連吵架都可以領得流利獎章。

和衛教師、醫師談話時,皆被問及育兒有無困擾,我毫不猶豫地就拋出「拜託告訴我該如何安然度過反抗期?」遺憾的是,本人雖然發問的很有誠意,得到的卻只有「感同身受但愛莫能助」的苦笑,看來一切還是只能交給時間,或期待猛獸早日拾回那顆不知道藏到哪兒的小良心。
 
健檢完畢,接下來要忙的是幼稚園入學準備。

其實用上「忙」字太往自己臉上貼金,畢竟入園最重要的各項「親製物件」,手作之神煙斗媽已經全數幫我搞定,就連制服的修改剪裁都是靠著她的好手藝。本人唯一做的,其實也不過就是在物件上替煙斗仔書名,然後拎她參加兩回校園活動,附加不斷上網指購通園小物而已。

原本有點擔心語言隔閡將影響煙斗仔的上學意願,不過目前看來似乎多慮,因為她雖然沒有主動發言,聽老師的指令倒是不成問題,玩起園內的設施器材也毫無猶豫,甚至還不時把「我去上學以後要OOXX」掛在嘴邊,想來應該歸功於台課體驗,還有去參加活動時老師祭出點心收買有成

本月最愛玩具由ポポちゃん奪冠。煙斗仔現在已經完全以ポポちゃん的老母自居,從把屎把尿、餵奶洗澡,以至於刷牙更衣。總之我幫小龎做啥,她就如法炮製,不時還會盜我台詞,看/聽的本人哭笑不得。最熱衷的繪本則是「おばけ」系列,每天睡前都要纏我讀個兩遍,不知道是不是有心和畏神懼鬼的賤婢作對

在台灣時,常常覺得好捨不得她即將去上學。回東京後,我已經確定這想法完全只是蠢人的錯覺。面對即將開始的三歲四個月,老娘現在只有一個心願--

「開學日,你快點來啊快點來!」

妹妹每天看肖婆頒大戲都看傻了



Mar 5, 2014

好孕到

歡樂的時光總是咻一下就過去,回台當爽妹的日子轉眼已到尾聲,再沒幾天就得重回崗位,而且戰鬥對象還多增一人,光是想像今後生活,還沒踏上北國就忍不住抖了起來。

雖然一點都不想面對這殘酷的現實,但隨月曆上的紅圈越來越近,再怎麼幹還是得認命收拾行李。兩週前我已先循海運送走一箱衣物,不過既然有小孩和小小孩,又在臺灣經歷夏秋冬三季,雜七雜八的根本不可能少,所以迅速又填滿了兩卡皮箱直送機場。另外因要北上,還得準備兩日更換份量,等煙斗明日持箱來裝。

要用的帶走也就算了,麻煩的是那些將從吾厝下台一鞠躬的。

嬰兒紗衣還好,偷呆時代的友人回臺生產,寶寶月齡相差三月,正好可以轉送。但一件比一件大的孕婦褲著便不知該何去何從,還有一張入手不過三個月的新生兒搖籃床也很棘手,想送都不知道有誰願收。這讓一心想擺脫育嬰贅物的胖母與我十分焦慮,每天都要相對感嘆,為何身邊孕友不多,難得遇上幾個卻又太慢開口。

就在我幾乎死心的這日,哀奉突然一陣騷動。原來是神隱已久的乳霸突然來訊,而且一開口不為別的,就是報告有身的好消息,順道還答應接收一箱物件,讓我高興地簡直想幫她掛串長鞭炮一路放到巷尾。

這廂喜悅未完,連上網站,又見巨乳金釋梗,講的居然也是大肚喜。讓我除了敬佩金夫彈無虛發的高效率外,更由衷覺得,巨乳雙霸*相繼有孕,喜喜相連,今年一定是個開心好年。

祝福巨乳雙霸好孕順產,歡迎加入媽媽的行列。


[1]唉唷我好想看巨乳雙霸同桌哺乳的畫面喔,光想像都覺得超擠的啊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