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9, 2016

[零工文]日產食材加持-SUNNY DINER 「堡」你滿意


2016年可以說是東京的漢堡年,從「Shake Shack」、「Carl’s Jr.」,到年底即將開張的「Umami Burger」,全球知名堡店一間接著一間進駐。個個都要強調自家產品肉汁鮮嫩、份量十足,即使明知卡洛里驚人,還是讓人難以抗拒「堡」餐一頓的魅力。


海外大店名聲響亮,土生土長的日本漢堡也毫不遜色。發源自北千住的「SUNNY DINER」,就靠著精選國產食材與扎實的好手藝,成功打響聲名,從北千住一路開進六本木,誓言讓更多人品嘗國產漢堡的好滋味。




Jun 27, 2016

書僮筆記:《それなら いい いえ ありますよ (如果是這樣的話,有一間好房子正適合你喔!) 》

それなら いい いえ ありますよ


主人翁銀太是個從不好好整理房間的懶蟲有天他心血來潮跟蹤野貓茶丸,意外發現茶丸是個超級房仲,不管是鯉魚熊媽,還是鬼怪們的委託,茶丸都有辦法替他們找到最適當的居所

銀太見狀大喜,立馬比照辦理,在貓地藏前貼了張我要一間乾淨整齊的房子,開始滿心等著茶丸效力沒想到意外發現,茶丸竟然要把他亂七八糟的小窩轉介給凶鼠和鬼魂兵團,嚇得銀太三步併作兩步衝回家,花了一個晚上整理乾淨隔日清晨醒來,只見茶丸留下回信,恭喜你實現心願!但別忘了,鼠王隨時準備好接收你厝,歡迎你再把房子搞髒喔~

偶然在EhonNavi上看到此書推薦,一來深受封面圖畫吸引,二來被推薦文裡關於「打掃、收拾」的說詞打動,立刻連網預約。借回之後,果然也沒令我失望,作者的繪風十分精巧細緻,每頁圖畫都藏著滿滿的細節可供發掘,故事安排則幽默滿點,內容連大人也能樂在其間。

只是自個兒喜歡歸喜歡,小孩子們吃不吃這套,我實在沒把握。加上裡頭有點鬼怪成分,朗誦前不免擔心,膽小的雙獸姊妹會因此拒書於千里之外。

出乎我意料的是,蛇妹對此書愛不釋手,她對書裡面每一個委託都會細細確認,尤其喜歡鯉魚精翻騰出湖,與茶丸對話的畫面。鬼屋的內容也沒嚇倒她,還再三跟我確認每個鬼怪俗名,讓幾度詞窮的外國野郎老母開始思考是否需購入妖怪圖鑑。

而虎姊雖然一度被鬼屋內容震攝,但在蛇妹一讀再讀的反覆下,懼意逐漸淡去,慢慢也對這書生出了幾分好感。全書她最關心的內容,是倉庫裡到底有多少隻老鼠,還有究竟藏著幾種鬼怪。

是說,老母原初借回此書,有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暗示「什麼都很有紀念價值,什麼都要留下來」的虎姊適時斷捨離的重要。可惜這觀念似乎只有在她讀過第一回,對銀太的遭遇還能感同身受和不安時發揮效果,後來隨著她越愛這繪本,便越淡忘了此書宗旨,自然也就沒把斷捨離這事放在心上。

若說有何憾事,大概就是這點吧!

Jun 21, 2016

[零工文]遛童放風新天地 Ario Kashiwa讓小朋友玩到捨不得回家


東京及其近郊都市不乏大型賣場,但外觀與內容多半相去不遠,而且儘管它們都鎖定有幼兒相隨的小家庭作為目標對象,內部卻罕有專為小朋友規畫的空間。因此,不論爸爸媽媽再怎麼有心享受逛街樂趣,一旦遇上小朋友半途起番顛,再華美精緻的購物空間也和地獄沒啥差別。


看準了這個問題,四月底在千葉縣柏市揭幕的「7 Park Ario Kashiwa」,選擇將親子共遊作為設計的中心理念。新賣場內不但調撥出極大空間,開闢多項遊樂設施,更有寬達1萬3千平方公尺的大型公園「Smile Park微笑公園」,矢志要讓此地成為親子同歡的遊樂天堂,爸爸媽媽買得開心,小朋友也能玩得盡興。



Jun 18, 2016

書僮筆記:《おひいさん 太陽先生》

おひいさん


忍者小健與小權在回家途中,偶然發現正要下班的太陽先生,竟然「噗」的一聲在空中放了個響屁,好奇的兩人於是一路找進太陽先生的休息地,揪他玩起各式「屁技」。

「噗聲不斷!」是我讀完這繪本後的第一心得,雖然不能否認情節安排也算很有創意,但頭上總有一列鴉隊揮之不去,腦勺後也有下不完的黑線雨。獻聲是沒問題,但若要我說喜歡,唔,還真是無法違心。

但蛇妹對這本書可是一見鍾情,再見著迷。在圖書館裡自己挑出後便堅持要借,借回後深情反應始終如一;反覆誦讀是每天日課,而就算沒有書僮供聲,此冊也常為她置於左右,要嘛收入背包隨身攜帶,要嘛當道具共享玩樂時光,再不立起來供著也好,幾乎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當然書的畫風不差,色彩飽滿鮮明,加上兼有「忍者、太陽,和屁」這三個老實說不知道為何會湊在一塊,但個個都對小孩有強烈魅力的元素,能抓緊蛇妹的注意力的確合情合理。可是再怎麼有趣,好像也沒到一刻都不能離身的程度,於是還書前,我終於忍不住拋出疑問,「你為什麼這麼喜歡這一本啊?」

只見蛇妹指指封面圖,回以一枚粲笑,「わらこ。」

轉頭看看被稱為「わらこ」的絨毛玩具本尊,再對照書本裡的太陽先生,賤婢茅塞頓開──這,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吧XDDD



Jun 15, 2016

遛童小記:Tokyo Disney Sea



打從傍身獸由一增二後,炎夏、寒冬,以及擠死人不償命的周末與連休假日,全被我們視為造訪鼠國的禁忌期。以此原則逐一刪減,再考量煙斗出差計畫與虎姊全勤獎的野心,餘下的便只有幼稚園創校紀念日,和參觀日隔週補休可供選擇。這回我們挑了前者,後者則留起來以備書包見學之旅。

和往年不同的是,兩獸因為涉世漸深,慢慢發現鼠國不但是個好玩、好吃、好買的樂園,還十分歡迎幼童盛裝出席。因此虎姊早在去年年底就許了願,強烈表達她想著公主裝入園的野心,而且不惜拿「到入園為止,我都不會再吵著要買餅乾」的誓言作為交換,之後也的確言出必行,很有毅力地實踐了半年,成功替自己和妹妹各掙得一件入園戰鬥服。

我們出遊這天運氣不錯,前夜雖然風狂雨驟,到了出發時刻倒只剩下綿綿細絲,下了巴士後雨還停了,一整天也未再飄過雨,午後甚至還有陽光露臉,氣溫不冷不熱恰恰好,讓一度擔心兩件公主服難逃泡湯命運,而女主角們可能凍僵的賤婢鬆了一口氣。

這次的入園額度奉獻給了迪士尼海洋。攜幼入園,高處墜落、急速旋轉、360度繞圈等等刺激型的遊具,基本上都與我們無緣,所以目的地非常清楚,阿拉伯宮殿和人魚世界就是我們活動重心,至多再穿插達菲熊的歌舞表演,射射玩具,或去和烏龜聊天。

稍長幾歲的虎姊經驗值豐富,又天生熱愛嘗鮮,大部分的遊樂設施對她已經不構成問題(不帶她去搭乘才是問題)。相對之下,菜鳥蛇妹雖然不是初次入園,但由於前兩次還是懵懂無知,不像這次稍諳世事,也能清楚表達意見,對各種遊樂設施開始有自己的想法和評價。

比方說,3D型的劇場就非她所好,一來她不喜歡阿拉丁中的人物造型,二來眼鏡太大無法置妥,所以整段影片時間就她一人背對畫面。還有快速轉圈型的設施也讓她十分崩潰,儘管不再像上回一樣途中掙扎討抱,但下座後會以半哭調一再重複「我不要再坐這個了,我怕~~~」。除此之外,以真人姿態出現的角色也是她的死穴。於是當虎姊無比興奮地和精靈、和王子拍照時,蛇妹可是在一旁剉得要命呢!

雖說如此,蛇妹還是在鼠國獲得了頗大樂趣,達菲的歌舞秀、川頓國王的演唱會都讓她看得目不轉睛,發現姐姐被龜點名之後,開始拼命舉手想搶麥發言。射擊遊戲時雖然不善瞄準,倒也盡力發射了幾枚砲彈。至於吃食就更不是問題了,甜鹹冷熱來者不拒。

對虎姊而言,這則是一趟夢想成真還兼滿足她主角欲的旅程。鼠國員工個個深知少女心,見著盛裝的偽公主們,必定鞠躬問候「ごきげんよう」,連與龜對話,都因此獲欽點發言,整個過程爾後令她足足回味了好幾天。

入園時適逢十五周年慶,我們也(被迫)購入了一對紀念光杖。光杖有兩種模式,園內模式的玩法是必須至園內各處的光杖台蒐集七色彩光,全部集齊後可觀賞一次特殊聲光秀。除了集色之外,如果在園內遇到攜帶光杖的工作人員,也可拿出自己的光杖和對方無線傳輸,換取特殊色效果。此外,走到入口處的十五周年航船下,對船舉杖,也有特別安排。離園後,則可調回有米奇祝願的標準模式,在家裡當變身遊戲的道具,或(不怎麼亮的)手電筒用。

鼠國朝拜之旅圓滿落幕,虎姊蛇妹各有收穫,唯獨一點令蛇妹不滿:「我沒有看到A路撒啊!」

嗯,聽說要等到2021啦!


Jun 14, 2016

[零工文]只溶於水、不溶於手 AQUA BEADS滿足小朋友的創作欲



日本幼稚園流行什麼?「AQUA BEADS」!! 大概是不少小朋友們異口同聲的答案!

由玩具大廠EPOCH推出的「AQUA BEADS水溶性彩珠」,是一項針對低學齡兒童開發的創作玩具。在結合了工作板與收納抽屜的箱盒裡,置有不同顏色的小圓珠、圖樣紙、創作筆,以及灑水筆,使用者可挑選喜歡的圖樣紙固定於工作板上,再以創作筆夾放不同顏色的彩珠照樣排出圖案。最後灑上清水,使彩珠上的特製膠水融化、黏著,待放乾之後,便是一項精緻的勞作成品。

Jun 11, 2016

書僮筆記:《ピヨピヨ おばあちゃんのうち 小雞去外婆家》

ピヨピヨ おばあちゃんのうち


工藤教主(雙手合十)新書成功入手!

難得這回本人手腳迅速,不必等上大半年即搶借有成,得以順利攜回蛇妹深愛的雞仔系列,就連一再強調自己已非雞迷的虎姊都難敵教主魅力,頌書聲響,立刻乖乖擠到書僮身旁。

《外婆家》說的是小雞們剛添了一群堂弟,雞公雞母趕赴遠方探視,小雞們就託給外婆照看。外婆不虧育兒有道,絲毫不給雞仔們閒下來作怪的機會,雞公雞母前腳剛走,小雞們立刻就被扔入庭院摘果採葉。戶外勞動告終,進了室內還得幫忙煮紫蘇果汁、捏白玉丸子,自己的點心自己做。飲足飯飽,外婆扛出了幾冊相簿,裡頭不但藏著雞仔們的嬰時回憶,連媽媽的童年都給一併賣了…...


教主的書裡一向少不了動人美食點綴,這回的紫蘇果汁和白玉丸子竟然還能DIY,別說吾厝兩獸為之瘋狂,還沒讀完已經吵著要比照辦理,書僮我本人也很有親手一試的衝動。

除此之外,蛇妹還很介意為何小雞一出生就摔了個狗吃屎(這),虎姊則一直想知道,「下次大家一起去看小寶寶吧!」的「下次」會是何時。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真正讓我頭大的,是虎姊在闔上書頁之後拋出的疑問──「所以這些小雞是甚麼時候會從黃色變成白色的(大雞)?」

!!!!!!

我還真不知道欸!

慌忙電洽胖母,想不到得到的也是一樣的答案,瞬間讓我覺得好羞恥,連這都答不出來,我以後該如何嘲笑不惜在夏威夷坐了兩個小時公車只為看鳳梨的煙斗是都市俗呢?


更糟的是維基百科也沒寫,要不是有JA北九州組合飼料股份有限公司及時幫我惡補雞的一生(鄭重推薦雞迷父母們搭配本書閱讀"雞的一生"網頁 以免遭童問擊倒),我鄉下人的自尊就要崩解了啊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