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9, 2016

[零工文]《王者天下》黃金十年 大將軍揮兵進駐山手線



漫畫迷們請注意,最近如果前往東京搭乘山手線,務必睜大眼睛,因為你搭上的這一班車,也許就是《王者天下》紀念號,正載滿了英雄豪傑,勇武強猛地攻向首都東京。

閱讀全文請點擊Tokyo Insider


↑↑↑零工文,同情我請幫我在文內按讚XDDD↑↑↑

Feb 5, 2016

[零工文]走一趟淺草 「完全日本」盡收眼底


熱鬧一向湊不完的淺草,今年冬天又多了一個新的去處─「まるごとにっぽん 完全日本體驗館」。

完全日本體驗館」座落於淺草田原町,裏頭蒐羅了日本由南到北各式特色土產與知名小點,全館共分四層,每樓皆有不同主題。

閱讀全文請點擊Tokyo Insider

↑↑↑零工文,同情我請幫我在文內按讚XDDD↑↑↑

補充媽媽角度觀察:(1)完全日本體驗館裡設有幼兒專用廁所,十分貼心;但頂樓餐廳不是每間都配有兒童座椅或餐具,加上部分店面空間較窄,攜幼家庭如欲在此用餐需特別留意。(2)足湯店家很細心的準備了包腳袋,不用脫襪捲褲也能下水體驗,虎姐與蛇妹對此念念不忘!

Feb 4, 2016

收箱文:Tripp Trapp Baby Set

解圍之後


蛇妹滿一歲不久後,我們幫她購入了Tripp Trapp成長椅,用來取代已束獸不能的Aprica餐搖椅

Tripp Trapp成長椅之於吾厝並非新鮮物,虎姊也是愛用者,它的好處包括了:1)可用一生,2)保固七年,(3)與吾厝家具質材形色相配。

由於有虎姊這前獸之鑑,這回我特地叮囑煙斗,下單時務必加購獸圈喔,不,是Baby Set,以防蛇妹在習慣餐椅之前,就先從姊姊那兒染上自由上下與隨意走動的惡習

果然有敗有保庇,蛇妹這一年的用餐表現相當穩定,餐餐都能坐好、坐滿,甚至還逆向感化了虎姊,大為減少她餐間離席的次數,讓我們對這獸圈十分滿意。然而崇尚自由乃人類天性,蛇妹當然也不是沒有過自行逃脫的念頭,只是慘摔兩回之後,她就學乖了,從此寧可多等三十秒,也不再輕易挑戰翻牆。

只是人會長大,腹臀會胖蛇妹滿兩歲後,我們越來越常感覺,她離椅的行動已慢慢變成她出椅,未免日後演變成必須呼朋引伴招狗揪貓組隊用力,兩歲生日過後不久,我們決定讓Baby Set退場

在長工配合下,拆解任務很快完成,從此蛇妹不必再受圍圈限制不過一來因為椅座離地仍有高度,加上蛇妹習慣使然,所以儘管枷鎖不再,她也可以自行爬椅上座,但離位時仍然習慣等我們出手攙扶,用餐時也不會輕易離席

令人煩惱的,反而是這畢了業的Baby Set。用了一年,說新不新,但狀態猶佳,扔去垃圾場肯定要遭天打雷劈。但送人嘛,一無對象,二來還得顧慮是否合意。正困擾時,想起二手嬰兒用品收購商店,立刻拍照寄去,請商家估價判定。

這回我寄了兩家,一家條件極苛,不僅要自行送抵(神奈川欸),收購價還僅一枚金幣,回信看得我都想把它印出來撕爛。另一家我們上回賣過彈彈椅,這回果然也沒讓人失望,郵資免付,估價比野口英世多一些,於是二話不說,立刻約時間收件。

揮別Baby Set,家裡的嬰兒物件又少了一樣。只是這幾年開箱收箱下來,我由衷感覺:(1)生孩子真的就是不斷地開箱,然後又不斷地收箱。而且(2)開箱容易收箱難,收箱以後該如何處理更是一大麻煩。

今時人人皆不為物資不足發愁,很多時候即使想送,都不一定找得到人/地方願意接收。吾厝的大型育嬰物件大抵是清掉了,幼服玩具也有朋友不嫌棄,但還有些已不適齡,不丟佔位,丟了可惜的繪本教我頭痛。斷、捨、離,哪有那麼容易?

Feb 3, 2016

繪本存摺:1月-4




這回借下的六本書中,擊中雙獸的成功率約三分之二。其實每篇的故事與圖畫都不錯,不過類似的主題一旦並列,想要勝出,拚的就是創意和新鮮感了。

おせっちいっかのおしょうがつ年菜一家的新年)》是兩獸一致認同的選擇。此書同時呈現日本家庭準備迎接新年的過程,以及同一時間不同空間裡,年菜一家慶新年的方式。在作者筆下,漆器成了年菜們的三層之家,一層是大臥鋪,一層是大澡堂,還有一層是客廳兼餐廳,供年菜一家子和樂融融討論各種新年習俗。而有別於人類家庭入夜即眠,年菜一家聽過除夕鐘聲後,還要前往食物神社拜年;成員們實際得不得了的新年願望,一時之間還真讓人分不清楚,哪邊才是現實之家。

妹妹對此書尤其愛不釋手,雖然沒有打破之前一天重念七回的紀錄,但回讀率也高得驚人。不過,她究竟是被這書裡滿滿的食物吸引,還是年節剛過所以特別有感,就是無人能解之謎。虎姊雖然沒有妹妹那麼瘋,但也很認真地思考裡頭情節走向。

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針對末頁,年菜一家回到漆器盒中準備就寢,人類一家則剛起床正要開始享用年節料理發出的疑問:「所以年菜一家現在是要被他們吃掉了嗎?」呃,我一時不知該如何解答,只好扯出「不是啦,他們是處在平行時空裡」來應付,可想而知,後來整個晚上就陷在平行時空的定義泥沼裡逃脫不能。頭疼之餘暗中懷疑,這該不會是作者挖給書僮跳的坑吧?

だるまさんがころんだら(假如不倒翁摔倒了)》則是一個很有趣的短篇故事不倒翁在雪地裡摔倒,滾成了雪人,遇上另一個外國雪人後邀他回家取暖,雪融後才發現,對方原來是超可愛的俄羅斯娃娃。可惜國際戀愛的劇情還沒來得及上演,家裡就遭不斷掏出分身的俄羅斯娃娃佔滿,最後連容身之地也無,所有人都摔了出去,動彈不得地擠成了個超大雪人。

這書裡,兩獸最感興趣的是俄羅斯娃娃的設計,一直抓著我問為什麼她娃中有娃,後來想起虎國通訊也送過類似娃娃,兩姊妹就轉向實際操演去了。而我個人則覺得,書中最有趣的安排,莫過於不倒翁會錯意的畫面,沒辦法,誰教賤婢思想不純,無法抗拒這種下ネタ。

俄羅斯娃娃說:房間好熱喔,我可以脫嗎?
不倒翁臉還沒紅完呢,她全家大小73人就出來了XDDD


おにぎりがしま飯糰小鬼島》是我覺得有意思的一本。它說的是有個孤單小男孩餓著肚子閒晃,偶然在船上發現一顆飯糰,正想大快朵頤,未料霹靂閃下,飯糰裡生出了個長角小鬼。男孩還沒反應過來,小鬼已經驅動小船佔下遠方一島,還迅速完成墾荒闢土栽植良禾的作業,收稻烹飯,開心招來男孩一起享用飯糰大餐。接下來就是不斷重演此一歷程,最後荒島成了良田,可愛的小鬼無處不在,飯糰也一樣供給無限,各種日本傳說中的奇神異獸都受到吸引,享用大餐之餘也沒忘記貢獻己力,讓飯糰生意越做越大,千年之後甚至還有天狗宅配到家服務。

好想建議作者不要侷限於繪本,把故事描寫得更完整些,這想像力根本就可以直接進攻輕小說市場了!虎姊對此書非常捧場,但她提出的疑問和前題一樣讓我頭疼,「他吃飯糰的時候,不就把小鬼一起吃掉了嗎?」唔,你當現在是在吃鴨仔蛋嗎?還好書裡的情節比較完整,我回答時還能指圖為證,不必再重演平行世界的悲劇,由衷希望年菜家的作者也能比照辦理。

なきむしおにのオニタン愛哭的小鬼》則是以節分撒豆延伸出來的創意故事。一般只見節分驅鬼招福,卻不知道,原來小鬼們專程挑在節分出來遭豆擊,是為了強大自己的膽量,改善愛哭懦弱的毛病。這本書裡的小愛哭鬼就是在這情況下,莫名其妙被爸爸媽媽推進人類世界,雖然陌生的一切都讓他想落淚,幸好最後成功完成任務,不但擺脫愛哭鬼的臭名,還幫鬼爺爺帶回了滿頭的長生豆。

讀這篇時,我一直想連到虎姊。這傢伙在家裡也是動輒鬼叫揮淚,所以剛開始上學時,我們都非常擔心她在學校裡的表現。第一次聽到老師說她在學校很穩重,也不會隨便亂發脾氣時,我還以為老師搞錯小孩呢XDDD後來想想,也許小孩就是這樣吧,他們對內外的分別非常清明,看起來從不在意爸媽的交代,其實卻深深記在心裡;愛哭鬼是這樣,虎姊也是,看不透的,從來只有我們這些家長而已。

おにのおめん》和《ちびっこちびおに》,是這回常居冷板凳的兩冊。

前者藉節分撒豆,描寫兄弟間打打鬧鬧的相處過程,畫風細膩,但糾紛情節虎姊一向不欣賞,略長的內容也很難打動蛇妹。老實說,我也覺得內容略為平淡,沒有令人眼睛一亮的地方,手足對戰這我轉頭就看得到了,實在不想連翻書都得與這情節為伴。

後者說的是山裡的小鬼趁節分遠遊,跑到保育園裡找人類的小朋友一起玩。圖畫用色溫柔,人物也還算可愛,但和前者類同,內容平了一些,雖然不是不好看,不過看不出來非得由小鬼執行這任務的必要。還是作者其實是想藉此提醒兒童,包容異己的重要,如果真有這麼深刻的寓意在裡頭,那就是我們母女三人識書不明,得重新評價才行。


Feb 1, 2016

Turn around II:2Y2M


努力...



蛇妹滿兩歲兩個月。

本月最大件事,非蛇妹右臂骨折莫屬,雖說她本人不以為意,還一直苦中作樂,想要挑戰以斷臂持箸進餐,但這意外還是讓她被禁足了好一陣子,直到月底才重新獲准踏進公園。

都說小孩復原力強,不會留下甚麼後遺症,但從此只要見她右手停擺,我就會無比緊張地追問「你右手怎麼了?」虎姊若與她拉扯,也會立刻踩到老母地雷。我想這骨折事件,在我心底留下的陰影比她本人大多了,不知還要多久才能從這創傷症候群中痊癒。

跨過兩歲之後,自主精神昂揚,現在更衣堅持要自己來,只要不是太緊或高領衣物,脫衣著衣基本上已無障礙。而讓我驚訝的是,她現在還能自己上下馬桶了,有無便座皆難不倒她,更有幾次主動在解放時要我退場。

面對這轉變,感覺有點複雜,喜的是終於可以卸下聞香任務,遺憾的是,母女兩人在這小小空間裡瞎扯胡談的時間,看來也離落幕不遠。

經過長期苦練,蛇妹本月順利以兩指比出了「YA!」這動作她大概從半年前就不斷練習,但始終苦於無法妥善操控,無名指總是一不留意就冒了出來。不過皇天不負苦心人,現在她在回答自己的年歲時,不僅可以動作輔助,拍照擺姿勢也多了新招,讓一路看著她從五到三,終於成二的賤婢非常感動。沒養過小孩,還真的不知道,原來比個耶是那麼費力的動作呢!


有別於虎姊在家一條龍,在外一條蟲的內弁慶路線,一向走大聲妹風格的蛇妹喚聲從來不分內外,在外頭還更興奮一些,搞得每次要帶她上電車前,我都有點緊張。雖說大聲妹風格始終如一,但蛇妹對生人的警戒卻又比姊姊更甚,我想這大概是因為她的社交場較少,而這點我難辭其咎。目前正在考慮新的年度讓她去學點東西,不過是該比照姊姊當年上寶寶泳課,還是參加幼稚園的兩歲兒保育課程,目前尚未定案(我得先說服自己停止耍懶)。

再努力...
蛇妹本人對社交生活的缺乏倒不是很在意,畢竟家有虎姊,不愁沒人跟她一塊作亂。這兩姊妹湊在一起,好的時候如膠似漆,但吵起來就像兩個人肉炸彈對峙。尤其蛇妹越大越兇猛,吵架時雖然口齒不清,但聲勢絲毫不弱,姊姊想在她身上佔便宜,一點都不容易。不過,虎姊挨罵時,她也是最盡責的安慰者,撫頭、拭淚、擁抱樣樣不少,讓賤婢一旁見狀好生羨慕,原來姊妹情深是如此溫柔的畫面。

本月最愛玩具,是姊姊三歲時的生日禮物「醫生包(お医者さんセット)」,動輒就要呼人來供她量體溫、聽診、打針。月底整理房間,不小心被她翻出了收箱的絨毛玩具笑臉娃,黃體紅衣的設計甚得蛇妹喜歡,從此就成了她不離手的玩伴,也順理成章成為診療時最佳實習對象。

最愛繪本除了不滅的工藤紀子系列,還有兩本也是在借期間晨昏定省之作,一是「おせちいっか(年菜一家)」,一是「もりのほてる(森林大飯店)」,每天念到我都快背下來了,還書時還得偷偷摸摸,深怕又被她從包裡摸出來「拒還」。

本月我大剪一揮,硬是幫她剪出瀏海,不過,後方的煩惱絲還不敢輕易挑戰。雖說蛇妹髮量已比她當年問世時大有增長,但和多毛人虎姊仍有明顯落差,今年就要拍七五三紀念照了,希望蛇妹的髮量能積極向上!


成功!!

Jan 29, 2016

Facebook


開了FB頁面,希望能更勤快記錄書僮心得與生活片段,傳圖應該也方便一點


如不嫌棄,歡迎瀏覽(雖然現在啥也沒有)

Jan 27, 2016

繪本存摺:1月-3


 
這回的五冊繪本中,兩姊妹的好惡明顯區別分明。虎姊欣賞正月風格濃厚的舂麻糬《もちつきぺったん》與恭賀新喜《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蛇妹則愛翻鴨臉小雞露營記《ピヨピヨ はじめてのキャンプ》和《ぷくちゃんのとことこあんよ》。而且對於對方相中的兩冊,她們還不太友善,見我取書要念,就會使計拿自個兒的愛書過來排擠。還好有本田園裡的大相撲《はっきよい畑ばしょ》可以擺平,這也是這回兩人唯一的交集。

もちつきぺったん》說的是兔子兄妹起床後,被窗外傳來的怪聲吸引,追聲而去,一路遇上打羽毽的老鼠、放風箏的猩猩,趁機帶出日本新年各種傳統儀式,最後才在河馬揮汗如雨的舂餅行動中,解開咚咚咚響的秘密。此書圖繪走可愛風格,故事相對單純,本來是為蛇妹而借,沒想到深獲虎姊支持,只能說有愛(吃麻糬)果然不一樣。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則是中川ひろたか作品,他筆下的人物線條簡單,言行逗趣。夏天借過一本牽牛織女邀保育園兒遊天河的作品,曾讓虎姊印象深刻,於是這回她一看封面就直嚷,「欸,我們有借過這個人的書喔。

這回的正月應景書雖然情節不像七夕篇那麼異想天開,不過每句話都串上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的做法,讓文章唸起來有韻文效果。內容雖沒有多麼特出,但誦讀時輕快的文字頗得虎姊歡心。

ピヨピヨ はじめてのキャンプ》已是二借,只是一借是為虎姊,二借則是為正值工藤紀子狂熱期中的蛇妹。

鴨臉小雞們和雞公雞母外出露營,沒想到柴火撿啊撿的,卻遭毒菇誘引,還在森林深處迷路,幸好遇上野外達人河童父子才獲救,最後兩家和樂融融一起料理,並且共享了一頓豐富的晚餐,成功建立獸妖情誼,由此證明種族不是構築友的障礙,性別當然也不必是婚姻的必要條件(好啦書裡沒說,我自行延伸XDDD)。
 
蛇妹對此書中兩家共同料理、用餐的頁面,反應十分熱切,每回誦讀都要跟我再三確認各種菜色與食物名稱。我個人最嚮往的則是最後一個畫面,不知道那種把小孩丟進帳篷,兩老在外悠閒的好日子離我還有多遠。倒是過去也曾迷戀此冊的虎姊,這回動輒擺出老前輩的姿態,嘲笑鴨嘴雞系列有夠單調,搞得我數度有翻舊照反譏的衝動;別笑妹妹,想當年不知是誰,還要我用黏土做雞公咧!
 
ぷくちゃんのとことこあんよ》是花生兒ぷくちゃん系列最後一冊。蛇妹雖然已過搖搖晃晃學步的時期,但ぷくちゃん追著蟲跑、和媽媽一起放鬆,最後還相依午睡的情節,大概提醒了她某些剛經歷過不久的回憶,所以她聽來非常投入。當然,最後也少不了要對著書底滿頁花花綠綠的童鞋東指西點,「我要這個、那個,還有那個」。幸好空氣採購免費,要是她現在點擊的是手機商店,媽媽的錢包就要流血流淚了。
 
 
雙獸本月唯一的共識《はっきよい畑ばしょ》,是以擬人化的田中蔬菜為主角,大相撲的儀禮招式為橋段,描寫諸果菜土俵對戰的情景。不同蔬果上陣時的表情變化,是這書裡最值留意的趣點。而西瓜與白蘿蔔的橫綱戰中,非大即強的描寫,也暗暗呼應著真實的相撲世界。

只是好玩歸好玩,有的相撲用語我還真是唸不到位,途中還遭虎姊糾正數回,慚愧之餘也暗生佩服,看來虎姊沒事跟著她爸一起對著電視轉播賽叨叨唸唸,倒也沒有白看呢!